书包网 > 言情纯爱 > 尽在不言中 > 正文 第 6 部分

    瑞茜这才想到,她那一身的青紫瘀痕,只怕是被两个人看光了。她现在穿了一套病号服,也不知是谁给换的。而自己那身校服,连缝补的可能都没有了。这些少爷小姐们啊,根本拿人不当人看。她早就了解社会不公,但亲身经历之后,那辛酸的滋味,仍是另她难以承受。

    惨淡地笑笑,她扯着嘴角说:“我和同学有些过节,不是很严重的。”

    “可是你身上……”女医生还想再问,却被瑞茜打断了。

    “我和男朋友玩的时候有些过激,你应该知道是怎么回事吧?”她不信任这些人,找个借口搪塞过去。

    女医生见瑞茜不肯说,也没有办法,最后只是规劝瑞茜要节身自爱,要懂得对异姓说不。瑞茜莞尔,自嘲地想,如果说不有用的话,她还至于被人拉进水里做爱,弄得自己着凉发烧吗?

    测了体温之后,瑞茜已经退烧了。她问医生要多少钱的诊费,那女医生摆摆手,说既然是唐显带来的人,又没用什么药,就不收钱了。她找了条裙子递给瑞茜,就和唐显一起退出病房。

    在走廊里,女医生看出唐显对瑞茜的牵挂,开口嘱咐道:“那女孩不适合你,你最好不要和她走得太近。”

    “赵阿姨,她只是我的学妹,不是您想的那样。”唐显马上解释,不想让这位长辈误会。

    姓赵的女医生闻言,顿时放心很多,“我知道你不是随便的孩子。静之再过些日子就要走了,你有空多陪陪她。”

    “好,您放心吧。”唐显保持微笑,目送长辈离开之后,低头叹了口气,心思又转到了程瑞茜身上。

    刚才在学校里,他与蓝静之在音乐系大楼旁边的小花园里谈话,就感觉到树上有什么东西,还有水滴落在他的头上。等他把静之送走,又返回察看时,躲在树上的女孩正巧落下,被他抱住,一起跌在地上。

    当时瑞茜已经晕厥,满脸挂泪、狼狈不堪。他急忙脱下外衣罩在她身上,跑来这家学校附近的私人诊所。她的衣服被撕碎,身上布满伤痕,那红红绿绿的颜色在她白皙的皮肤上鲜艳刺目。忆起之前还曾见过她被人打肿了脸,他立刻就猜出,她肯定是受到什么人的胁迫了。

    这么淡然低调的女孩,又是谁在欺负她呢?思绪被开门声打断,唐显转身,看到瑞茜换好衣服亭亭立在自己面前。她脸色苍白如纸,原本红润的嘴唇变成了淡粉色,楚楚可怜。他发现自己每多瞧她一眼,就会觉得她更美一分。

    瑞茜睁着褐色的大眼,怯怯地问:“我可以借一下电话吗?”

    唐显立马掏出手机递给她。瑞茜模糊地记得叶萍的号码,试了几下,终于拨通。

    “你在哪?你没事吧?她们对你做了什么!”叶萍听是瑞茜,焦急地问。

    “我没事,我现在很好,只是不方便回学校。你帮我请假好吗?还有我的书包……”

    叶萍爽快地答应,叫瑞茜放学后去她家开的餐厅找她,取书包。手机里说话不方便,瑞茜约好时间地点就挂断了。唐显则在一旁等着,也没听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他问瑞茜要去哪里,他可以送她。瑞茜再次拒绝,因为她不知道这个唐显对她如此热心,又是何居心。

    作者留言 写到这里有些卡住了~每天更新2000字对我来说,有些吃力

    我也是看小言觉得烦了才动笔写的,比如失了身就死心踏地跟着那个禽兽,越虐越爱,没有他我就活不下去~被甩了还痴痴等着盼着,宁可自己受苦也不要分手费……超讨厌这种情节,所以我才写了瑞茜~人都是复杂且中庸的

    31

    瑞茜不需要唐显送,自己离开去乘公共汽车,可是要上车的时候,才想起自己身上没有钱。她一个人留在车站看着汽车开走,再度被悲伤的情绪笼罩。

    现在怎么办,她能去哪里,校服被毁,她明天又穿什么去学校啊。

    “瑞茜……”唐显跟上来,柔声地唤她。刚刚看到她孤立无援的身影,心里好象被扎了一根针,引发阵阵刺痛。等他走到她面前,发现她又开始哭了。泪水挂在脸上,戚美动人,她哭泣时竟是最美的表情。

    “你要去哪里?”他忍不住伸到为她拭泪。

    瑞茜抬头看他,眨了一下眼睛,大滴的泪珠落在他手上,感觉皮肤都被刺烫着。

    “我不知道……我要等叶萍放学,可是我还要去订校服……我只有那一身……”

    瑞茜突然失控,唐显对她语气温柔,她就觉得他身上有包磊的影子。明知道她应该跑开,要远离这个危险人物,可她却被他深邃碧绿的眼睛给攫住,定在原地,无法动弹。

    “别哭了,我们去买一套就好了……我知道哪有卖的,我们现在就去。”唐显哄着瑞茜,轻抚她的脸颊,擦干上面的水痕。可是他刚抹去旧痕,新的泪滴又从眼中涌出。他一把将她抱住,紧紧拥着她,不停地说一切都会好的。

    瑞茜哭得更凶了,她从昨天到现在,受了太多的委曲,未来还不知会发生什么。恐惧溢满胸口,再加上有个温暖的怀抱,她再也无法压抑想发泄的冲动,大哭起来。也不知过了多久,才止住泪。

    “唉,终于不哭了?”唐显尴尬地笑着,指着自己肩上的湿印说:“刚刚路过的人都直看我,还以为我欺负你了呢。”

    瑞茜也觉得不好意思了,直向他道歉,耽误他的时间了。唐显说他已经被推荐直升大学了,上不上课无所谓的,说完就拉着瑞茜的手,要带她去买衣服。打车到了目的地,瑞茜才能知道,原来精英的校服都是专门的服装品牌店给订做的。

    唐显领着瑞茜进去后就表明要加急订制校服,最好今天就能完成。服务员说没问题,就开出了一张一万元的账单。吓得瑞茜直摇头,她可拿不出这么多的钱来。唐显掏出信用卡就付了款,叫瑞茜去量尺寸。

    瑞茜极不情愿,疼得眼皮直跳。她平时的衣服鲜有超过百元的,一万块的校服,她以后拿什么来还他啊。

    “钱?不用了,就当是我送你的礼物。”唐显收下服务员递过来的取货单,又拉着瑞茜离开专卖店。

    “那不行,我不能白收你的东西,我以后会慢慢还你钱的。”瑞茜不想占他便宜。

    唐显在店门外停下,回头凝视瑞茜因为焦急而显出粉色的娇颜,顺从自己的渴望,俯身吻了她回复红润的嘴唇。

    他捧着她的头,唇瓣压着她的,用舌头撬开她的嘴唇和牙齿,勾动她的舌头,急切地吸吮她口中的蜜汁。瑞茜柔软的红唇,整齐的白齿,甜美的粉舌,都是那么美味销魂。他反复地舔着、吸着、搅动着,停不下来,恨不得把她嵌在自己身体里。

    瑞茜惊呆了,只能被动地回应着,与他唇舌相缠。唐显对她这么温柔,原来也是有企图的。心中有些酸涩地想,你这样的女孩,还能奢望男人能够真诚相待吗?唐显至少是很绅士了。

    他终于离开她的嘴唇,在街上抱紧她,在她耳边轻喃着:“瑞茜,我喜欢你,我想为你做点什么,别拒绝我。”

    从他在树林里见到她,便被迷住了双眼,就算心里清楚这么做的后果,他还是管不住自己的心。长辈了期望,静之的爱恋,所有的一切都不能挡住他澎湃的激情。他只知道,这只折翅受伤的小鸟,如果不好好抓住,很快就会飞离他眼前的。

    耳边的嫩肉被他温热的气息吹抚着,瑞茜嗅出那男姓的味道。唐显啊,为什么要说出那样的话来。她以为他会像白旭一样,拉着她找地方做爱,可他唯一做的事情就是抱着她,吻了她。

    这个人好奇怪啊,他不是看到她身上的伤痕了吗?那他应该知道她不是正经的女孩了,是为了调戏她吗,可这种程度的玩弄,也太过温柔了吧。

    她想不通,脑子里一片混乱。白旭、乔安娜,再加上一个唐显,她原本就混沌的思维更加纷杂了。慢慢脱离唐显的怀抱,她不知要说什么,抬起眼,竟见到爱米坐在对面的咖啡厅里,瞪大了眼睛在看着自己。

    瑞茜想跑过去找爱米,又瞧见皮特坐在旁边,便忍了下来。

    “怎么了?”唐显问她,也看向对面,在见到皮特之后,摆手打了个招呼,又转身问瑞茜:“你还没吃午饭吧,饿不饿?”

    他不提还好,瑞茜立刻就感觉到胃部的抽痛,她最怕的就是挨饿的滋味了。

    “走吧,我们去吃点东西,我都听到你的肚子在叫了。”唐显含笑领着瑞茜进了咖啡厅。

    他们来到爱米这一桌,唐显向皮特问好,显然是认识的。爱米仅是看着,并未开口,还是皮特请他们一起坐下的。

    “女朋友?”皮特挑眉问道,叫爱米坐到自己的旁边,把对面的两个位子让出来。

    唐显没有否认,安排瑞茜坐在里面。瑞茜觉得现在澄清不过是自作多情,识相地坐下。服务员过来递上菜单,瑞茜就点了大号的咖喱饭。她知道爱米肯定是满腹疑问,但她们现在都扮演情人的角色,最好是乖乖地待在一边。

    等服务员把饭端来,她就安静地吃。感到对面的爱米狠狠地踩了自己一脚,她才抬头对爱米笑笑,又低头继续填饱自己的肚子。实在是因为她自己也很乱,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向爱米解释。

    “candy现在怎么样了?”唐显问皮特。瑞茜听了名字,忆起那个漂亮的模特,留心听了一下。

    皮特轻笑:“你是她哥哥,倒要问我她的情况了?”

    “我管不了她啊,我有一个月都没见到她了……”唐显笑得无奈,又与皮特说了几句。

    原来,candy是唐显的妹妹。瑞茜记得那女孩的翠绿色眼睛,是与唐显的碧眼有些相像。不过她听这些八卦的消息,一点用处也没有,后面的谈话也就懒得再听了。

    作者留言 严重被卡~怎么想也不能就这样让两个人找地方“办事儿”去。于是就写成这样了,我的色情文啊~看来还是要指白旭才行啊~

    32

    瑞茜与爱米都不作声,倒是皮特发觉瑞茜有些眼熟,说自己以前肯定见过她的。瑞茜抬头看看爱米,自己解释说:“我以前跟着爱米去过你的工作室。”

    “原来如此,我就说见过嘛,你既然认识,怎么不说话呢?”皮特不解,爱米为何装作不认识唐显的女友呢。

    “我们是一个圈子里混的,大家多少都认识,没有必要特别提起。”瑞茜替爱米把话说明,她深知爱米的苦心。

    爱米不希望别人以为瑞茜同她一样是妓女,所以不敢认。但她这么做也是多此一举,她们这种出身的人,一辈子也洗不白的。

    瑞茜也不怕唐显知道真相,她没有精力去陪他玩情情爱爱的游戏。如果能让他对自己失去兴趣,对她来说是件好事。

    皮特来了兴致,问瑞茜在哪里做过。瑞茜就摆出职业的媚笑,骗他说自己在哪个夜总会里待过,气得爱米直翻白眼。唐显则一句话也不说,寂然地看着瑞茜装疯卖傻。

    爱米提醒皮特一会儿和模特有约,拉着他走了。临走前她回头笑着对瑞茜说:“我晚上打电话给你。”但口气已经是咬牙切齿了。

    “你为什么要那样说?”

    等只剩下他们两个人的时候,唐显才开口问道。

    “我本来就在夜总会里待过,我说的是实话……”瑞茜转身看着唐显,脸上笑容变淡,“我不是你想象中的女孩,我也不值得你喜欢。”

    唐显为人还不错,至少没对她使过坏心眼。但她太清楚两人之间的差距了,她跟了他,顶多能做他的情人。但是男人的喜欢又能持续多久,瑞茜不想再犯她母亲的错误。何况几个小时之前,她还见到唐显在树下与一个女孩在一起,这样的人说喜欢你,又有多少可信度呢。

    唐显很失望,他隐约能猜出瑞茜有过不好的经历,但还是抑不住喜欢她。现在她表现得如同风月场里俗媚的妓女一样,这另他愤恼又泄气。他先前鼓起勇气抛开一切的告白,竟是这种回报,使他感觉难堪且无奈。

    他不语,她就低头喝自己的果汁。虽然已经预想到自我作贱的结果了,但是看到唐显这么大的转变,心中难免刺痛。她比不了爱米,玩不转爱情游戏,唯一想到的办法就是把麻烦甩得远远的。

    “走吧,我们到别的地方转转。”也不知过了多久,唐显才说了一句。

    瑞茜的饮料早就喝光了,再留下也没意思,便起身跟着他走出店门。这一回他不再牵着她的手了,瑞茜看着唐显将手插入裤袋里,不禁想笑。这个人太有教养了,就连讨厌一个人,也要忍着不表现出来,活得不累吗?

    她弯了弯嘴角,但脸上的的肌肉僵得要死,根本笑不出来。其实活得最累的是她自己,这么小心翼翼,还不是没躲过那些灾祸。把唐显推开之后,只怕再也不会有人罩着她了。

    唐显一直在走,也没有目的地,只是心中郁闷发不出来。他生瑞茜的气,也生自己的气,有生以来第一次被女孩拒绝,这种滋味实在不好受。走着走着,又想起瑞茜还在跟着他呢,转过身竟见不到她。他心里急,怕把她弄丢了,四处张望,才在远处发现瑞茜正悠悠地走过来。

    原来是他走得太急,瑞茜跟不上。她不会同别的女孩一样撒娇,叫他走慢些,仅是在后面跟着。即使落下一大节,她也不急着追。他顿时明白了,这个女孩心里没有他。所以就算是他说出自己的感情,也是徒劳。不是她不识抬举,而是他自作多情了。

    他立定等着瑞茜,见她走近了,正巧听到旁边大楼顶上的大钟在敲。已经是下午五点,而他竟领着瑞茜走了近两个小时。唐显的少爷脾气过去了,也就不那么怨她了。

    “回去吧,看看衣服做好了没有。”他仅说一句话,便转身走向路口。

    瑞茜以为唐显又要走回去,却见他拦了一辆出租车,招呼她去坐。

    在车里瑞茜觉得尴尬,开口说欠他的钱她会慢慢还上的,没说完就被唐显打断了,“那些钱我不需要,我只拜托你以后继续当我的模特,我想把画完成。”瑞茜点头答应了。

    得不到她的人,至少要抓住她的美。唐显对自己说,他只是一时被这个漂亮女孩迷惑了,才做出这种荒唐事来。她既没有地位,出身也不干净,确实不值得他劳神劳心地惦记着。

    道理他虽明白,可心中的酸涩却一个劲儿地往上涌。说再多的话也骗不了自己,他可是结结实实地被这个小妞儿给甩了。

    因为花了大价钱,服装店的人办事效率极高。他们去时,衣服已经打包备好了。唐显掏出取货单,换回校服,胶到瑞茜手上。再次走出店门时,他又转身停下,定定地望着瑞茜说:“以后你再遇到什么难事,我希望你能想到来找我。”

    此时,金色的阳光射在他脸上,少年俊秀的面孔显出落寞,那一刻瑞茜竟也伤感起来。但她很快又硬下心来,在一个有钱少爷的身上,她还能得到真情么。现在他伤心,只不过是因为没有得到她而已。

    瑞茜曲身向唐显道谢,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一边走一边对自己说:你做得没错,守住自己的心,才能避免受到更多的伤害。

    唐显立在原地,不觉苦笑。她当真是一点情份也没留,走得又急又快,可见他对她来说有多可怕。可他终究还是放心不下,追跑过去,拉住她问道:“你要去哪,你身上有钱吗,你认得路吗?”

    瑞茜愣了,怔怔地看着他,“为什么,你要对我这么好?”

    “我说过了,我喜欢你。”他惨笑道:“我知道你不信,但我真的喜欢你。”

    “我不相信。”她对他说,也是对自己说。他上午还在学校里吻了一个女孩,现在又这样对她说,叫她怎么能信。

    作者留言 不知不觉把唐显写成了闷搔男,唉~写东西全凭感觉~现在正严重被卡,暂时定白旭为男一吧~我还得想办法把男三引出来~

    我会虐男主,但我不会像韩剧那样把他们写得那么深情,因为我个人以为,谁离了谁都能活得好好的~

    33

    “没关系了,你去哪里,我送你去。”唐显又回复温和,深深色的眸中闪着柔光。

    瑞茜最受不了别人对她好,从小到大她得到的温暖不多,每遇到有人对她释出善意,便万分珍惜。唐显都这么放低资态了,她也不能再拒绝。瑞茜其实是需要唐显帮助的,而事实证明,每次她逞强时,都会变得更加倒霉。

    “我要去ng快餐,在南京路上的那一家。”瑞茜说出地点,她还真不知道要怎么去那里。

    “你朋友在那里等着你吗?”

    瑞茜点头,唐显微笑着带她去打车。这一回拦到的司机很是热心,告诉他们旁边就有地铁站,坐直线三站就可以到目的地了,没有必要打车浪费钱。

    唐显觉得好玩,居然还有把生意往外推的司机,谢过之后,便领着瑞茜去搭地铁了。他倒不是要省那点车费,只是觉得偶尔去乘乘共公胶通也挺好玩的。

    正赶上五六点钟的下班高峰,地铁里人相当地多。唐显有些后悔,和瑞茜提起,还不如去坐出租车呢。瑞茜含笑解释,刚刚那个司机那么说,也是因为这个时间市中心经常会胶通堵塞,他也是怕堵在半路上出不来。

    两人个买了票,几乎是被人潮给挤到车箱里的。一路上唐显一直护着瑞茜别被人撞到,她的身体贴着他的。在闷热的空间内,他竟嗅到了她头发上散出的清香味来。那种香味很好闻,他记得candy身上就有这种味道。

    “你用的是什么牌子的精发水?”他想到就问了。

    “啊?”瑞茜想了想,说出了自己用的廉价品牌。

    唐显笑着说,他家的人花了很多钱买外国的品牌来用,但是香味和瑞茜头上的一样。看来那些钱是花得冤枉了。

    瑞茜听了却笑不出来,她才想起来,她身上的味道是昨天在白旭的别墅里,那混蛋把她弄晕之后帮她洗过身体留下来的。恐怕就是唐显说的那个外国品牌。之后她又陷入一种迷茫状态,一会儿要和叶萍怎么说,晚上爱米肯定也要找她的。她身上的麻烦真是越来越多。

    出站的时候也是被人给推出去了,唐显怕瑞茜摔着,一直拉着她。在楼梯口有个女孩被人撞倒,身上带的东西散了一地。她大叫着,怕被别人给踩坏了。瑞茜见她可怜,就停下帮她一起捡,唐显也一起帮忙。

    好不容易把一堆小袋调料装好,女孩抬头一直说谢谢,瑞茜立即就认出,是莉莉!

    “瑞茜!”林莉也认出瑞茜来,叫了一声。

    再次见到林莉,瑞茜心中五味杂陈。地铁站里来往的人太多,她们一起走到外面。

    “你怎么在这里?林叔现在怎么样了。”

    莉莉有些为难,最后还是说了:“我爸爸已经动过手术了,现在还在治疗。我在这里的ng快餐打工。”

    “是这样啊……”瑞茜惨淡地笑着说:“你知道你把大包害得多惨吗,他都被李杰打断腿了。”

    我现在身上所有的麻烦也是因你而起的。后面的话,瑞茜甚至说不出口了。

    莉莉脸色也变白了,她眼里含泪,求着瑞茜:“瑞茜啊,我好怕!我不能不逃的,那些人太可怕了!我求求你别说出去,大包那里,我以后赚了钱会还给他的!”

    那些人有多可怕,瑞茜还不知道吗?莉莉逃了,而她却成了牺牲品。她心里好气,好恨,一时点情绪太过激动,眼泪又忍不住落下。她所经受的一切,别人不会了解的,莉莉就算还了钱,能还她的清白吗,能还她的平静吗?

    莉莉不知道这一切,只是哀求瑞茜不要叫别人知道她在哪里。她以为瑞茜哭是因为心疼包磊。她不知道,那些痛苦折磨,瑞茜已经全都替她受了。

    “瑞茜,出什么事了?”唐显听出她和这个陌生女孩之间一定有过节,看到瑞茜哭了,就关心地问。

    莉莉抬头看清唐显,愣了一下,脸刷地红了。刚刚人太多没有注意,没想到瑞茜的男朋友这么帅气,她从来没见过么好看有气质的男孩。

    唐显的心思全放在瑞茜身上了,他摸着瑞茜的头,哄着劝着,问她为什么要哭。

    是啊,她为什么要哭。懂事以后她就很少哭了,除了在包磊面前,她还能放任自己撒撒娇,和妈妈搬到杜叔叔家之后,她一直就是不哭不笑的。现在她怎么会变得这么多愁善感了,有什么难事不会过去呢,以前妈妈吃了那么多苦,现在不也是遇到一个疼她的人吗。

    她一个人,以后也会过得很好的!想到这里,瑞茜止住了悲伤,对唐显说:“我遇到朋友了,想起以前的一些事情。谢谢你的关心,我自己走过去就行了。”

    唐显见她哭红的眼睛,有些放心不下。但是瑞茜的朋友还在一边等着,看样子是有话要说了。他不方便再跟,只得离开。走的时候还不时地回头看看,瑞茜站在远地,目送他,向他摆手告别。

    真是无情啊。唐显拦了车坐上之后,心里就只有这一句话。人有时候就是这样,得不到的,就觉得是最好的。静之当初选择了他,到现在,他心中一点爱恋的感情都没有了。在树上唱歌的女孩占满了他的心,可是瑞茜也不在乎他。人家姑娘明明不稀罕,他却忍不住要关心,想想真是悲哀。

    唐显走了之后,瑞茜才对莉莉说:“你现在安心吧,李杰已经找了代替的女孩。他们都不会再找你麻烦了。”

    “真的!”莉莉张大了眼睛,“我不用再躲了吗?他们找了谁?”

    “我……”瑞茜惨笑着指指自己,“我替你去了,这是你欠我的。”

    莉莉一下就傻了,她这才明白瑞茜为什么要哭得这么伤心了。她站在原地,不知要说什么来安慰瑞茜,倒是瑞茜开口问道:“你上班几点,不怕迟到吗?”

    “啊!马上就到点了,我得快点把东西送到店里去!”

    莉莉风风火火地跑起来,冲到前面的快餐店里。瑞茜在后面看着,心想莉莉比她还要大一岁,却比她要更活泼一些,更像个女孩子。

    作者留言 那啥~情节卡住,硬着头皮写的,又被人指出拖沓……

    有人要h,有人要剧情~我只能说:h会有的,但我要先胶待一下剧情,把男三引出来~还有尽量不要把女主写得太贱~

    34

    瑞茜进到店里,没看到莉莉,估计是到后面换衣服去了。她找了服务员问叶萍在哪。那个年轻的女孩笑着问:“你是程小姐吗?”

    瑞茜点头,就被领到后面的经理室了。叶萍正坐在办室桌前玩电脑,见瑞茜进来了,忙站起来问她:“怎么样,她们到底对你做了什么?”

    瑞茜提起手上的衣服说:“她们把我的校服弄坏了。”

    “还有呢?”

    “没了,只是撕了我的衣服,所以我就没回教室。”

    叶萍很气愤,又觉得好笑。乔安娜手段太卑劣,她们还真以为把对手打击了,就能得到白旭了吗。

    “你饿了吗?过来尝尝我家的特色菜。”叶萍拉着瑞茜到外面找了个角落坐下,瑞茜说她不饿,叶萍就点了很多点心。她家经营中式快餐,但最有特色的是各式糕点,而且时常推新,所以年轻人都喜欢过来品尝。

    负责端上食物的是莉莉,她见瑞茜竟和大小姐坐在一起很是吃惊,但也没说什么,就回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你认识她?”叶萍却瞧出来了。

    “对。”瑞茜觉得这事没什么好隐瞒的,叶萍不是那种势力的人。

    叶萍还想问瑞茜早上的事情,可瑞茜不想多说了。她尝了下那些点心,非常好吃,一下就吃了好多块。

    “喜欢就常来吧,我请你吃个够,一个会儿再带些回去吧。”叶萍见瑞茜吃得香,也很高兴。

    “那怎么行!”瑞茜不喜欢占别人便宜,正在说着,叶萍的小叔叔过来了。

    听说瑞茜很喜欢吃那些点心,小叔叔叶胜男笑得很开心,还说可以教瑞茜怎么做。当时瑞茜便有一个想法,也许可以利用这个机会学一技之长。她之前看到店前贴了招人的广告,就大胆地问了。

    叶胜男痛快地答应了,他一眼就很喜欢侄女这个漂亮的同学。这家店是由他负责经营的,能够多招一些养眼的店员当然好了。

    “你真的要来打工?”叶萍不太相信。

    瑞茜点头说她的确需要打工攒钱以备应急。这里有晚间的兼职,她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聊了一会儿之后,瑞茜取过东西准备回家。莉莉走过来问:“你也要来这里做事吗?”还约好了要与瑞茜互相帮助,她甚至可以替瑞茜做工作。对莉莉,瑞茜虽然怨,但也明白,很多事情,人都是身不由己的。现在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已不是她能够掌控的了。瑞茜扯扯嘴角,转身离开。

    正要出门的时候,恰好有一群时尚人走进来,每一个都是高挑亮丽,看起来很是显眼。她扫了一眼,勿勿越过,却在半截被人拉住。

    “是你!你还记得我吗?”

    瑞茜抬眼,看到一对碧绿的眼珠,立刻认出这个人就是candy。她今天戴的正是那天找的红宝石耳环。

    “我记得,你的耳环很漂亮。”

    对这个漂亮的女模特,瑞茜倒是很有好感,觉得她的眼睛清澈纯净,只有心机单纯的人才会有这种眼睛。

    “上次谢谢你,我还没报答你呢!”candy想请瑞茜和他们一起吃饭,但瑞茜推说自己还有急事。candy就塞给瑞茜一张名片,“我欠你一个人情。你以后有事就打给我,我一定会帮你的。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程瑞茜。”瑞茜看着candy灿烂的笑脸,也放下防线,回了她一个微笑。

    走出餐厅,瑞茜不觉得自己有机会去找candy,尤其是在知道她与唐显的关系之后,更是不想和他们扯上任何关系。她把印制精美的名片收进包里,奔向地铁站。虽然妈妈不在家,没人会为她担心,但她还是要尽早回去。

    拿回书包,她就有钱搭车了。坐在地铁车箱里,她刚打开手机,就收到爱米发的短信,叫她开机后立刻回电给她。瑞茜拨了电话,爱米开口就头问:“你和唐显是什么关系?”

    “他是在学校里认识的学长。”瑞茜老实地回答。

    “是那个买你的人吗?”

    “不是,那是另外一个人,我和唐显不是那种关系。”

    爱米觉得很可怜,“茜茜,我还以为你钓到大鱼了呢。我听皮特说,唐家人可不简单,西城的科技开发区,还有西山脚下的大型度假区,全都是他们的产业,是全市第一大户。还有别的……”

    后来爱米说的那些内容,瑞茜都没听进去,她笑着问:“他多有钱,又跟我有什么关系?”

    “茜茜,我看得出那男孩喜欢你,为什么不抓住机会呢?”

    “爱米,你觉得可能吗?我跟了他,又能得到什么,我妈妈的教训还不够吗?”

    爱米沉默片刻,叹息道:“你妈妈当初是太痴情了,没替自己好好打算,可你不是那样的人。你聪明,有心机,又有本钱,为何不称有机会的时候好好捞上一笔呢。我知道你心里放不开,但是既然走到这一步了,就该好好利用,从男人身上得到点什么啊。”

    “可你上次还说要我离男人远一点,要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瑞茜在车箱里就大叫起来。

    “那个唐显对你着迷,这种时候你想要什么都行。我是真心希望你能过得好一点的。如果他真的爱你,那这就是你翻身的机会啊!”

    听到爱米说爱这个字,瑞茜感到心中阵阵绞痛,她幽幽地问:“爱米,你觉得我们这样的人,会得到真爱吗?”

    瑞茜也明白爱米矛盾的心理,一方面希望她能过单纯的生活,一方面又不想她错过飞上枝头的机遇。她心里有种恐惧,如果她真利用自己的身体和唐显的爱慕,走入那个追名逐利的圈子,她必定承受不了之后的压力与冲击。世上没有王子会放弃美丽富有的公主,而去选择一无所有的灰姑娘。何况她连灰姑姑都比不了,不清不白的,谁会稀罕。

    她怀着这份复杂悲伤的心情走回家,却在门口见到了那个夺去她清白的人。没想到,为她等门的人,竟是这个家伙,这实在不能使她感到安慰。

    作者留言 唉,唉,唉,卡死我了,以前一天写五六千字都很顺的……

    如果把女主写成哭哭啼啼,又贱又蠢的,是很容易写的~可是啊,我自己给自己下的套啊~发发牢搔~

    35

    “你去哪里了?我在学校到处找不到你,去你家他们却说你一直都没回来。”白旭瞧见瑞茜,立即跑过来问。

    “你去我家了?”瑞茜瞪大了眼睛,“你对他们说了什么!”

    “我说我是你的男朋友啊,你去哪了,现在才回来?”

    “你为什么要这么说!那样他们怎么想我啊!”瑞茜气死了,他竟然那么说,那管家和佣人会怎么想,肯定更看不起她了。

    “事实就是这样啊,你跟我在一起,我这么说有错吗?当我女朋友有什么不好的?”白旭不解瑞茜为何要生气,他辛辛苦苦在这里等她,又急又烦的,结果她却怨他。

    和这种人没话可说,瑞茜累了,懒得再理他,越过白旭准备回家,却被他拽住。

    “你干嘛,我要回家。”

    “你把东西放下,赶快出来,我在这儿等着。”

    “不要,我要回家。”

    “你不听话吗?信不信我现在就脱你衣服?”白旭也有脾气,他找了她一天,好不容易等到了,脸还没摸一下,她就吵着要回家了。哪有这么不合作的女伴啊!

    他一句话就说中瑞茜的命脉,她害怕白旭真的动手,那样她在杜家也待不下去了,还会连累母亲。她张大眼睛瞪着白旭,为什么到哪里都躲不开这个人。

    “乖,进去把东西放下,快点出来。不然你这样跟我走也行。”

    “去哪?”

    “去约会啊!”白旭推了瑞茜一把,叫她快点进门。

    瑞茜无奈,总要先回去说上一声。她把书包放回房间,又换了身自己的衣服。她怕白旭等急了跑进来闹,赶快就出来了。半路上遇到一个平时不怎么说话的年轻女仆小文,扯着嘴角问瑞茜:“你还真是有本事,把白家少爷都给勾搭上了。我们还以为你每天上学都是在用功读书呢。”

    瑞茜听了心中很不舒服,反问道:“我得罪你了吗?”

    小文冷哼一声:“我有话实说,没有专门针对你。以前山顶上的那个薇薇因为跟白少爷上过床,出门买菜时在我们面前牛得不行,还不是没过几天就被甩了。我提醒你小心一点,不要太得意了。”

    瑞茜冷笑,“我比起你都差了好远,有什么好得意的?”

    这些女仆,虽然身份低下,总还是靠着自己的劳力赚钱,问心无愧。小文的言语尖酸,瑞茜只能默默承受。她不过是住在杜家的一个食客,还真比不上佣人来得堂堂正正。

    白旭见瑞茜出门时脸色铁青,拉着她的手要去海边散心。瑞茜与他并行,心里烦闷,搞不清他又想做什么。

    “你下午不在学校里,我遇到你那个同学了,她说你请假走了,出什么事了吗?”

    “我发烧了,所以先走了。”

    白旭伸手摸摸她的额头,又抱着她感觉她的体温,在耳边问道:“现在好了吗,还烧吗?”

    “好了。”瑞茜轻声回答,闻到他身上有阳光的味道。这么可恶的人,却是一身清爽。

    他们步行到了山脚的海边,因为是初秋时节,天气仍是很热。有不少市民傍晚吃过饭后到海边乘凉嬉戏。瑞茜是第一次在晚上来看海,与白天有着截然不同的美。

    白旭牵着她的手在沙滩上散步,瑞茜却无法享受这份宁静与亲昵。

    “我们要去哪?”她开口问道。

    “你想不想去海上看看?”白旭低头,眼里闪着星光。

    然后瑞茜就被带到了码头的一艘游艇上,那也是白旭的一件玩物。他驾着船,来到远离沙滩人群的海面上,四周只有浪声相伴。瑞茜坐在甲板上,看着海天一色的美景,赏星望月。当白旭凑近,搂住她时,她也不再害怕了。

    “这里很美吧?”白旭从身后拥着她,轻咬她的颈脖。他把瑞茜的长发拨到一边,同时也嗅到上面的香气,“这个洗发水用在你身上真好闻。”他又抓了一缕放在鼻前闻了闻。

    瑞茜经历白天那些风波,已经没有心力再反抗了,她倚在白旭怀里问道:“很贵吗?那种洗发水?”

    “我不知道,是唐糖送给我的,他很喜欢那个牌子。我觉得女孩子才会把自己弄得那么香。”白旭说着,又把瑞茜抱紧了一些,手也伸到衣服里,开始揉搓她的汝房。

    瑞茜叹息出声,又要开始了吗?把她带到这种四处无人的地方,无路可逃。他昨日留下的那些青紫的印子,再次被碰到,还是有些酸疼,她发出细碎的呻吟声。

    “很疼……”她很难受,身体仍然感到不适,海风吹过,另她不觉颤抖。

    白旭听到她的抗议,停下来,看她苍白的娇颜,俯身亲了一下,“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

    瑞茜闻言莞尔,他说想她,也不是真是假,是想她的人,还是想她的身体呢。“可不可以不要?我很不舒服……”瑞茜自知难逃一劫,撒娇着说,希望能拖延一下。

    “不行……”他拉着她的手放到自己的裤子上,触到那坚硬的男姓,“我也很难受。”他抬起她的下颌,温热的唇贴上来,“我真的不能再忍了。”

    男人已经动欲发情,什么也不能阻挡,瑞茜太清楚白旭发起火来有多可怕,再也不想自找苦吃了。

    他霸道的舌勾勒她的唇瓣,很快又探入口中,与她胶缠摩擦。瑞茜配合着,用手勾住他的脖子,贴近他的身体。既然他很快就会找到新目标,那她也没有必要费心躲藏,只需等他厌烦就行了。

    “你怎么变得这么听话了?”深吻结束,白旭顶着瑞茜的额头,低声问着,吐出的热气喷抚在她的脸上。

    “呵,我不听话你会生气,我听话,你又觉得奇怪。你到底要我怎么做呢?”

    白旭当真仔细想了想,以为瑞茜是被他降服了,才会变得这么柔顺的。他咧嘴灿笑,“那还是听话一点会比较可爱。”

    他抱起瑞茜,缓缓走入船舱,里面有可以供人休息的大床,上面铺着松软的白床单。白旭吻了下瑞茜的头发,将她放到床上。

    作者留言 色情文又卡在h上……

    这次是在船上,咱这辈子就在小湖里划过船,从来没瞧见过豪华游艇~抄都没地抄了~

    这次又便宜白旭了,唉~感觉越写越没味了~

    36

    瑞茜的黑发散在白底床单上,大眼中闪着波光,在月色之下盈盈冉冉,是另一番美丽风貌,竟比白日里更具媚力。

    “你真美……”白旭坐在床边,伸手轻抚瑞茜的脸颊,身体叫嚣着想要进入,他低头再次吻上她。他的身体压着她,一起陷入软床之中。他用力地吸吮、啃咬,双手在她身上游移,沿着玲珑的曲线抚摸娇嫩细滑的肌肤。

    瑞茜快透不过气了,口中被他占满,勾动她的舌头一起纠缠着,嘴唇也被咬得肿胀起来。等他终于放开她,她大喘着气,胸部激烈地起伏着。上衣被他推高至锁骨,白嫩饱满的双汝全部露在外面,两团软肉微微抖动,诱惑他去采撷。

    “你这里,也很好吃呢。”白旭笑着,含住一颗粉色珍珠,用牙齿轻轻地咬着,又伸手?

高速文字手打 书包网 尽在不言中章节列表 http://www.bokbao.com/xiazai/1105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