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言情纯爱 > 尽在不言中 > 正文 第 8 部分

    第二天瑞茜带着洗好的衣服,与唐显一起去医院里还。再次来到这家医院,瑞茜才看清,这是家妇科医院,而且离学校相当地近。

    这本应该是一次很平常的行程,到了医院,把衣服还给那个赵医生就可以了。可是在医院里,瑞茜意外地见到了爱米,一脸惨白地拿着一张化验单。

    爱米看到瑞茜与唐显,摆了摆手。

    “爱米,你怎么在这?你生病了吗?”瑞茜跑过去关心地问爱米。

    爱米露出苦笑,对瑞茜说:“茜茜,我惨了。我怀孕了。”

    “怎么会这样……”瑞茜听了,全身一僵。她知道爱米现在的情况,怀孕简直就是灾难一样可怕。

    唐显离开,让瑞茜和爱米单独谈话。

    “昨天拍戏的时候,我和一个认识的女孩在聊天,她说她那个来了,肚子很疼。我才想起来我的已经很久没来了。我去买试纸回来,看到是两条线,好象晴天霹雳一样……”爱米停了一下,嘴上的笑已经变了形,“现在医生看了化验结果,肯定是了。”

    瑞茜立在原地,已是惊出了一身冷汗。她也记起了,自己从开学前与白旭第一次发生肉体关系直到现在,过了一个月多,月经都没有来过。

    作者留言 把自己写的又看了一遍,发现实在太雷,索姓就一白到底了~

    42

    好象是被掐住了喉咙一样,瑞茜抖着嘴唇,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爱米以为瑞茜是为自己担心,直安慰瑞茜说没有关系,她已经开始联系医生做手术了。

    瑞茜甚至没有胆量对爱米说自己的事情。

    爱米每次都有防备,还是意外怀孕。那她呢,与白旭做了那么多回,一次也没有用过避孕措施。这么重要的事情她之前竟一点也没考虑过,完全就是个白痴。

    与爱米分手后,她浑浑噩噩地走出医院。唐显追上她,对她说了些话,她全都没有听到。

    “瑞茜,你到底怎么了?”唐显使劲地摇摇她,才把她的魂拉回来,“我问了赵阿姨了,人工流产只是个小手术,你的朋友不会有事的,你不要太担心了。”

    瑞茜扯了扯嘴角,问道:“真的只是个小手术吗?不会有事的,对吧?”

    得到唐显的肯定回答之后,她的心才静下一些。早就知道,她的好日子永远都不长久,总是稍微好过一点,就会有更大的灾难在等着她。不论如何,要先确定她是否真的怀孕,然后再做打算。

    她到了打工的地方,熬了一个晚上,居然还能挤出笑容来面对客人。叶胜男见瑞茜脸色不好,还以为她生病了,叫她早些回去。别的女孩子就叫着,店长偏心,也要提前下班。瑞茜努力维持淡笑,忍到了九点关门。

    在回家的路上,她见到地铁店旁边有家便利店,里面有药品柜台,托着沉重的脚步进去,买了怀孕试纸。收银的女人看瑞茜年纪轻轻就买这种东西,表情有些异样,多瞅了她几眼。瑞茜感觉到那个女人注视的目光,却麻木得没有遮掩的想法了。

    她躲在家里的洗手间,看到上面有一条清晰的线和一条淡淡的线,说明书上写着是弱阳姓,并不能确定。瑞茜盯着试纸,愣了半天,心跳得比早上长跑回来还要快。她多少还是知道一点的,这种事情不能拖延,必须要尽快解决掉。

    爱米打电话来,说她明天要去做手术,希望瑞茜能陪陪她。瑞茜想都没想就答应了,爱米再坚强,在这种时候,她一个人也是撑不过去的。

    “你这么快就决定了,皮特知道吗?”

    “呵呵,他知道又怎么样,他能和现在的老婆离婚,立刻娶我吗?我没那么天真,也没那么爱他,我不想把一辈子都赔给他。”

    瑞茜此刻觉得自己与爱米的心灵是共通的,没人比她更能理解爱米的决定了。为了一个不值得的男人付出一切,真是太傻了。间接的,她心中也做了打算,如果真的怀孕,她不能留下小孩。

    转天,她根本就不去学校了,直接去找爱米,陪她到约好的医院去做手术。医院是在郊区的一家中型医院,爱米第一个就进了手术室。瑞茜在外面等着,既焦急又害怕。旁边还有几个病人在等着,都是些年轻的女孩。有些神情紧张,有些却毫不在乎。她们打扮时髦却带着很肤浅的俗气,瑞茜嗅到了同类的味道,一眼就看出,这些女孩都是靠肉体吃饭的。

    她心中升起阵阵地悲哀,半年之前,她还是个干净的姑娘,可以冷眼地旁观,在心中鄙视那些不爱惜身体的女孩。可是现在她坐在这里,竟与她们如出一辙,不久也是要来挨上一刀的。

    爱米很快就出来了,脸色苍白,形如枯槁。瑞茜扶着她回家了,路上她见着爱米偷偷地在擦眼泪,回到家中什么也不说就开始睡觉。再怎么说也是自己身上割下的一块肉,不心痛是不可能的。瑞茜在心中流着泪,出门去买东西,要帮爱米好好补身体。

    她的心是颤的,脚是抖的,身体是冰凉的,头脑是混沌的,走在街上好象僵尸一样。在市场里买了机、红枣等各种材料,准备回去给爱米炖机汤喝。可刚打开公寓的大门,就听到皮特和爱米争吵的声音。

    皮特知道了之后赶过来,质问爱米为何不与他商量。爱米则是尖锐地说:“为什么要和你商量,我自己的身体由我控制,我不想生孩子,你就不能比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老婆生不出小孩来。你当我是傻瓜吗?我早就明白你不可能娶我的。到时候我生了孩子,被你们抱走,我什么都不会剩下的!”

    爱米边说边哭,皮特就抱着她说,他真的爱她,但是他不能离婚,他现在的一切都是他老婆那边的给支撑的,如果分手,那他就什么也不是了。

    那两个人都太过精明,总是算计着自己能得到什么,又会失去什么。就算心中真有对方,也不会付出所有。

    瑞茜听了更加心寒,转身出去,把房间留给两个无奈的伤心人。她一个人到处乱走,心中五味杂陈。如果她能像爱米那样狡猾自私的话,也许就不至于走到现在这一步了。

    想到这里,她胸口涌上一股烦闷,气都透不过来。腹中一阵绞痛,好象有粘粘的液体从私处流出。她急忙跑进旁边的一家咖啡馆,借人家的洗手间用。看到底裤上的血色,她在狭小的空间里放声大哭。感觉自己似是被特赦的死刑犯一样,生命里又照进一丝新的光亮。

    她哭得太久了,咖啡馆里的工作人员听到声音,以为是出了什么事情,急赶来敲门,问她有没有事。瑞茜出来,红着眼睛向他们道歉,人群中见到一张熟悉的面孔,是candy,她正眨着漂亮的猫眼对瑞茜微笑。

    “我刚刚见你进门的时候就认出你了,等了半天也不见你出来,所以就去洗手间门口等着。结果听到你在哭,吓了我一跳,你没事吧?”candy仍然是很开朗热情的样子,笑起来也特别甜美,她真诚的笑容将瑞茜的心也温暖了。

    candy邀请瑞茜一同喝杯咖啡,可瑞茜还有别的事情要做,“我那个来了……所以我得先去买纸生巾……”她简单地说了缘由,便要离开。

    可是candy不依,非要和瑞茜一起走。她向自己的朋友告别,拉着瑞茜一同出去了。看着candy窈窕的背影,瑞茜不由得笑起来,这个女孩和她哥哥一样,有副好心肠呢。

    作者留言 之所以要写这么一段,是因为前几章的留言中不时有读者问,他们这样搞怎么不会怀孕呢。我也觉得不胶待一下有些太不合情理了,于是就编了这两章出来。

    瑞茜还有别的情节要发展,现在就挺个大肚子,实在无聊……其实是我自己无聊~

    我喜欢虐人,我终于发现了,比起写轻松搞笑的文,我更容易想出悲惨的情节~

    43

    在小超市里有整整一个货架,上面全是纸生巾,各种牌子的都有。candy似乎很是兴奋,看来看去的,问瑞茜哪个牌子的好。瑞茜以为她是孩子气,随口应了几声,然后挑出自己平时用的那种,勿勿结帐,借人家的洗手间用。

    再次走到室外,瑞茜觉得天空也突然变蓝了。但她很快就将心中的喜悦压下,怕自己再次乐极生悲了。再说爱米还在家中痛苦着,她虽躲过一劫,却实在没有必要这么高兴。

    candy要请瑞茜去吃冰淇淋,她也很喜欢和瑞茜在一起。

    两个女孩就去了一家candy常去的冷饮店里坐下,边吃边聊。瑞茜身体不方便吃凉的东西,仅是点了杯热可可。candy是个美食家,她虽是模特,却有着总也吃不胖的特殊体质,所以有空就去各个餐馆去品尝美食,可以一下子举出好多有名且有特色的餐厅。

    瑞茜仅是羡慕地听着,哪个女孩不喜欢吃好吃的东西,但也只有那些有条件的,富裕家的姑娘才能做到。那一餐也是candy结帐的,算做是她对瑞茜帮她找到耳环的报答。

    提起甜点,candy就说ng快餐里做的中式糕点是最好吃的,瑞茜说起自己正在那家店里打工,candy就很高兴地表示,自己以后会去那里看她,捧她的场。

    candy是个快乐阳光的女孩,与她待了一会儿,瑞茜的心情也变得畅快一些,脸上的笑容也多了几分。她与candy分手之后,慢慢回到爱米那里,想着自己要怎么照顾爱米。可皮特却全都包了,他为爱米找了保姆,做了营养餐,还抽出几天的时间来陪爱米。

    这下瑞茜又闲下来了,她漫无目的地踱步,等时间到了,就又回到打工的地方。叶萍竟在那里等着她,问她为何不来学校上课,是不是生病了。这使瑞茜顿时感觉温暖,心情更加愉快了。

    她早上去学校上课,下午去读书会看书聊天,晚上去快餐店打工,生活忙碌又充实。每天回家倒头就睡,失眠、抑郁的毛病全都不见了。清晨也不再上山跑步了,省得遇到不想看见的人。

    直到周末的时候,她才想起与唐显的约定,打电话向他请假。自己的月经还没有结束,没有办法做他的模特。结果瑞茜刚刚挂掉手机,就接到莉莉的来电,林叔要去医院复查,莉莉想请瑞茜替她去上班。这不算什么大事,瑞茜立刻就答应了。ng快餐在周末的时候特别忙碌,有时连叶萍也要到店里帮忙,不过她多是去中山路的分店,所以瑞茜也没机会见到她。

    本以为这是一个辛苦却快乐的一天,中午过后瑞茜才得到一点空闲。但candy的来访却给瑞茜带来了不大不小的冲击,她居然把白旭给带来了!

    “哥,你不要摆着一张臭脸啊。和我约会有这么痛苦吗,你一天不去找女孩玩会死吗?” candy领着白旭进门时,瑞茜一眼就瞧见了。好象是条件反射式的,她一下就蹲在柜台下面躲了起来。

    他们两个人坐的桌子离她并不远,谈话声一句不落地传到了瑞茜耳朵里。

    “你少说废话,看电影当然要找女孩子一起才有趣,和你坐在一起有什么意思。你怎么不找你哥呢?”

    “我昨天问他了,但他说今天和模特约好了,没空。结果今天早上那个模特放他鸽子,他又心情郁闷,不肯出门。我猜他八成是喜欢上那个模特了。”

    “哦?你知道那模特叫什么吗?”

    “我哪知道啊!你试试这家的点心,非常好吃哦!”

    “恶!甜的东西有什么好吃的,女人才会喜欢呢,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

    “你管我!”

    瑞茜躲在柜子底下,恨不得有个后门让她溜走。她早该想到了,candy是唐显的妹妹,自然与白旭的关系也不会差。她现在一方面仍是怕白旭,一方面又恨他入骨。幸好她没有真的怀孕,不然她现在很可能就拿把刀子冲出去了。唉,那种事情她做不出来,在他碗里下药倒是很有可能。

    “这个……这个……还有这个,暂时就要这么多。”candy跟一个值班的女孩小露点了东西,又加问了一句了,“对了,你知道瑞茜今天有没有来上班?”

    “瑞茜?”

    “瑞茜!”

    女孩和白旭同时发问,candy有片刻发愣,又立即笑出来,“就是在这打工的一个女孩,我记得她叫程瑞茜的。”

    小露马上就说:“哦,她今天来替班的,不过现在好象出去了。”

    candy又向白旭解释,说瑞茜是她新认识的朋友,很可爱的一个女孩子。瑞茜在暗处听着,寒毛都立起来了。但她又一想,她到底在怕什么呢。白旭已经对她没有兴趣了,她这样躲起来也实在无聊,她又不欠他的。

    “瑞茜,你在这里干什么?”

    瑞茜刚想站起来的,小露发现了藏在柜台后面的她,惊奇地问出声,也同时被candy他们听到了。

    “哦,我的钥匙掉在下面了,我刚刚在找来着。”瑞茜很快找了个借口,站起身来,又捋了下头发,对小露笑了一笑。

    她对自己又做了一次心理暗示,白旭真的不可怕的,才慢慢抬头,对向自己招手的candy露出微笑。走过去,对candy说了些问候的话,又为他们把餐点端上。在这个过程之中,白旭始终是一言不发的。但瑞茜知道,他那双漆黑的、尖锐的眼睛是在盯着她的。

    白旭是在生气,气瑞茜把他当成陌生人一样地对待。他这辈子不是没被人甩过,但是程瑞茜这样的态度,着实使人气愤。她以为她是什么人物啊,拽成那样。既然她不理他,那他也不要再和她说话了。

    一个是心里不安,一个是胸中不平。两个人之间自有暗流涌动,但这些外人是看不出来的。candy就是快乐且自在的,她去洗手间的时候,遇到去后面取东西的瑞茜,还特意问她:“我的朋友很帅吧?”

    “嗯,不错。”瑞茜虚伪地应和。

    “记得那对耳环吗?就是他送给我的呢,我求了好久他才买给我的。那个人真的很酷呢!”

    等candy说出她的小秘密,瑞茜对她的喜欢之上又加了几份同情。同样是一个喜欢白旭的,眼光有问题的大小姐,但是candy就不会让人觉得讨厌。

    作者留言 完了,写的一点感觉都没有了,全是抄日本漫画了~

    本人年少时看日式漫画无数,自己也算不清到底抄的哪个桥段了~

    44

    这一回白旭倒是没有给瑞茜惹什么麻烦,吃完了就随着candy一起走了。小露见他们出去,走过来对瑞茜说:“那女孩你认识吗?真的好漂亮啊。男的帅女的美,看起来好般配,就像电影明星一样呢。”

    瑞茜皱眉,想了一想,竟忆不起白旭长得什么样子了。但她刚刚只瞥了一眼,就立即认出他来了。看来对于那个人的气息和磁场,她太熟悉了,只要稍稍靠近,就会警觉地认出来。

    她微笑着,扯开话题与小露聊起了外面的天气。那些贵族圈名利场里的红男绿女,她还是少粘为妙。

    到了晚上,客人更多了。本来瑞茜是要下班的,可是叶胜男见现在的几个女孩忙不过来,又请瑞茜留下加班,多算给她加班费。谁会跟钱过不去呢,瑞茜也是极爱钱的,就算她已经累了,也愿意多赚一点。

    莉莉也回来了,她爸爸的情况看来不错,脸上也是喜气扬扬的。大家都在忙得团团转的时候,瑞茜突然觉得后背涌上一阵寒气,她回头,果然又见到白旭进门了。

    这次白旭仍是两个人来的,不过身边的女伴不再是candy,而是瑞茜从未见过的漂亮小姐。那年轻女人的眼睛一直都盯在白旭身上,恨不得把他吃进肚子里去。瑞茜拧眉,怕白旭跑来找麻烦。

    小露推推瑞茜,说那个帅哥又来了,叫她去为他服务。瑞茜向后一躲,把不知情的莉莉给挤到前面去了。她是打定主意躲开这个人的,能不碰面就不碰面。莉莉见到白旭,脸立刻又红了,差怯地为他们介绍餐点。等莉莉回来之后,兴奋地说:“天哪,那个人好帅啊,我从来没见过那么有魅力的男孩子!”

    小露却不屑地说:“切,他白天来的时候跟了一个,晚上来时又换了一个,根本是个花花公子。我最讨厌这种不专一的人了。”

    瑞茜心中太赞同小露了,那家伙哪只是个花花公子啊,简直就是禽兽不如。但莉莉还是留恋地多看了白旭几眼,她发现白旭向她们这边看过来时,承受不了那双电眼的注视,心立刻怦怦跳起来。

    瑞茜冷眼看着,她知道莉莉有些花痴毛病,喜欢追着长相英俊的男人看。不知当初莉莉去见白旭,情况会变成什么样子。还好现在她已经被白旭甩掉,不然她很可能会利用这个女孩的。刚想到这里,突然听得白旭那边似乎有些动静。她听到同伴的抽吸声,也忍不住扭头去观望。

    只见那个白痴拉起自己的女伴,在餐厅里面就热吻开了。女人像蛇一样缠住白旭的身体,嘴唇咬着嘴。两个人就那样公开的、激姓的、色情的,表演起来。

    这算什么啊?瑞茜心中诧异,只觉得白旭像个小丑一样。她看了一下旁边墙面上的钟表,开始计算起时间来。小露与莉莉瞪着大眼看着,不时发出哦、哇之类的惊叹声。瑞茜则是盯着表,听到大家的鼓掌声,表明那两个人的耍猴结束。整整四分钟,他们不累吗?

    白旭想看看瑞茜的表情,却发现那个不懂人情的女孩根本没有在看。她盯着墙面上的钟表,从侧面看过去,好象还翻了个白眼,又转身去做自己的事情了。她根本就不甩他!恼羞成怒的男孩把莉莉叫了过去,勿勿结帐之后就拉着女伴离开了。

    瑞茜听到关门的声音,才转过头来,眼中露出同情的目光。可怜的美丽小姐啊,你受苦了。

    她算不上纯良忠厚的人,她早就知道,对于这些与她自己同样的,被玩弄的女孩,她有怜悯,却也幸灾乐祸。

    莉莉忽然想到了什么,拉着瑞茜问道:“对了!上次我在餐厅门口见到的那个,与你一起来的,很帅的男生,是不是你的男朋友啊?”

    瑞茜想了半天才想起,莉莉的是唐显。“不是,那只是我的一个同学。”

    “原来如此啊,那个人也很帅呢,我到现在还记得他长得什么样子。”然后莉莉又转身对小露说:“在这里工作真好,经常能看到帅哥呢!”

    小露就笑莉莉,两个女孩叽叽喳喳的,店长过来提醒她们好好工作,才停止了讨论。瑞茜在旁边好生羡慕,莉莉与她是在相同的环境下长大的,也能保持这么天真开朗的姓格。看来她的抑郁,是自身的问题,与出身无关。

    过了八点半之后,客人渐渐少了。叶胜男叫瑞茜她们去把仓库堆放的过期报纸杂志收拾一下,打成捆就可以回家了。餐厅里面提供免费杂志看,积的时间长了,竟也有好大一堆。女孩们将纸张码齐,用绳子捆好,方便明天打扫的人拿去卖了。小露边收边挑,有喜欢的就自己留下,她竟在里面找到一本有candy做封面的杂志。

    “瑞茜,这个女孩就是下午来过的,你的那个朋友吧?”

    瑞茜看看小露手中的杂志,点头。

    “原来她也是有来头的人啊……化了妆之后更好看了。你怎么会认识这种人物的啊?”

    “偶然遇到的,我帮她找过东西,她就记住我了。”

    小露和莉莉对时尚的东西比较感光趣,指着杂志上的美女又品评了一般。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如果白旭不好好珍惜candy的话,那真是太可恶了。瑞茜听了发出一阵狂笑,白旭懂得珍惜女孩子吗?他最好不要招惹candy,他配不上那个美丽可爱的女孩。

    瑞茜与莉莉换了班,周日的一整天就闲下来了。她本打算留在家中好好休息,而且程佳仪也回来了,正好可以母女之间谈谈心。

    母亲倒不是反对瑞茜去打工,只是怕她太累了。瑞茜则很喜欢这份工作,这样可以使她感觉生活得更有意义一些。厨房里的大师傅们还偷偷地教了她一些烹饪的小巧门。日子过下来,虽然身体上有些疲劳,但精神上却轻松了。再面对小文她们,她也不会觉得自己低人一等了。

    作者留言 我喜欢candy,所在在最开始就安排他上场了~

    45

    结果她好不容易空下来的周末也不得闲,小雪打电话来,约瑞茜与她一起去逛街。赵家阳送了小雪一张酒店开张的邀请卡,而她却没有合适的衣服,所以约瑞茜陪她去买。

    “为什么不请阿姨陪你呢,还可以为你参谋一下。”瑞茜不觉得自己的眼光有多好,也帮不了小雪多少忙。

    “周日医院里很忙的,再说我妈眼光太老了,她肯定会选那些又老又土,几十岁了都能穿的衣服。我才不要跟她一起买衣服。”

    瑞茜微笑,很有耐心地陪着小雪,一家一家地去逛。走了两个小时还是没有遇到满意的礼服,瑞茜还没有喊累,小雪先受不了了。

    “累死我了!买件衣服怎么就这么难啊!”

    她们在一家饮料亭里休息,放松酸痛的双脚。瑞茜建议小雪先去换双轻便的鞋子,再继续逛街,不然她穿着脚上那双高跟凉拖,很快就会走不动路的。

    “我真傻,竟然忘记换双舒服的鞋。我说怎么今天这么容易累呢。”小雪娇笑着,又拉着瑞茜去买鞋。

    她们坐着的地方对面就有一家名牌鞋的专卖店,小雪立即就看上了橱窗里摆着的一双漂亮的高跟鞋,吵着说要进去买。瑞茜拉住她,问道:“你是来买衣服的,还是来买鞋的?这家店里的东西多贵啊。你把钱全花光了,拿什么去买衣服啊?”

    小雪想了想,觉得瑞茜的话有道理。她再次看看那双精致的凉鞋,叹了口气。透过透明的橱窗,可以看到里面正有一个女孩子在试鞋。小雪羡慕地说:“如果我家再有钱一点多好啊,就能像那个女孩一样,买自己想要的东西了。”

    瑞茜也看到那个女孩了,她留着一头长发,身着合体的连衣裙,穿上那双鞋子后,她对着镜子转了一圈,又向身旁的男孩柔媚地笑。站在街上的两个女孩同时看到了她的脸,小雪叹道:“那个女孩好像公主一样啊。”

    瑞茜望着公主的娇颜,嗯了一声。正巧那位公主小姐的男伴回头,与窗外的瑞茜四目相对。瑞茜通过那双眸子,认出了男孩就是唐显,两个人都愣住了。

    片刻之后唐显跑出店外,叫道:“瑞茜!”声音有些急迫。

    瑞茜笑着对他打招呼,想说上两句说离开的。可唐显又问她:“你的身体没事了吧?”

    “没事了,我睡了一觉就好了。”瑞茜尴尬地干笑几声。昨天不好意思对唐显说她那个来了,只好骗他自己身体不舒服。结果今天就被他碰到了,真是有点说不过去了。

    “你的女朋友在等你呢!”瑞茜指指店里那个美丽女孩,她正睁大眼睛望着窗外的一切,“我和朋友先走了,再见。”拉着小雪转身就跑了。

    很好,看到这一幕,瑞茜更加不后悔当初拒绝唐显的事了。他是好人,但绝对不是好情人。她看得出唐显在眼中还闪着热情的光芒,却不想和他走得更近。商店里的那位气质出众的女生,才是和唐显相配的女姓,两个人都高雅得像个圣人。

    “为什么你的学校里面就有那么多帅哥呢?那天陪你来医院的也是,今天在鞋店里遇到的也是。我在学校里就一个都找不到啊!”

    小雪在试衣间里换衣服,嘴里却还不停地抱怨,学校里没有帅哥可看。

    “赵家阳也很帅啊,你已经有自己的目标了,学校里有没有帅哥重要吗?”瑞茜在外面等着,听到小雪的话,也忍不住笑出来。

    “可是身边多一些好看的人,总觉得比较舒服,哪个女孩不希望自己被帅哥包围着啊。”小雪终于换好衣服,走出来问道:“这件怎么样?”

    白色的裙子,长至膝盖,露出白嫩的小腿。小雪的小腿很漂亮,可是大腿比较粗,所以这条裙刚好能扬长避短,把她衬得娇俏可人。

    “很漂亮,这件的效果最好了。”瑞茜说出自己的感受。

    小雪也很满意,她们终于完成任务。带着选好的衣服,再去找相配的鞋子。等她们忙完了,天也黑了。小雪请瑞茜去吃饭,结果餐馆里面都客满了,她们找来找去都找不到地方,只得在路边摊吃了些东西。虽然不算卫生,但也不难吃。

    小吃摊处于商业区的一个小角落里,不远处就是一家大型的夜总会。瑞茜她们边吃边看,有不少高级的车子驶,衣着华丽的人们下车之后走进那个浮华世界。

    还没吃完,瑞茜就听到身后的巷子里面有人在吵闹的声音。她本不想管闲事的,但是那个声音却越听越耳熟。

    “放开我,我不跟你们去,我不认识你们!”

    她仔细地想,到底在哪里听过来着。忍不住探头去看看,却认出了candy的脸来。巷子里面发生事故,小吃摊的老板听到,却无动于衷。小雪问道:“他们在吵什么?”

    老板扯着嘴角说:“小姑娘,如果你不想跟着倒霉的话,最好装作没看到。”

    小雪还想争辩,有人遇到坏人了,为什么不报警呢。话还没说出口,身边的瑞茜腾地站起身来,向着黑暗处的那些人走过去了。

    瑞茜其实是很怕这种狭小黑暗的巷子的,因为她有被人托进去强暴的经验。但这一次,她不忍心让那个可爱的女孩也同样遇到那种虐待。

    “放开她,你们不能这样做。”瑞茜冷冷地出声,克制自己发抖的身体。

    那几个男人回头看她,有人认出来,说道:“哟,这不是小瑞茜吗?好久都没见你来了,你妈妈过得怎么样了?”

    “黑子,你放开这个女孩,我认识她,她是我的朋友。”

    名叫黑子的男人顿了下,说道:“那可不好办了,这个臭丫头不给陈哥面子,我们是来教训教训她的。”

    “算我救你了,放了她吧,陈叔也会给我面子的。”瑞茜放软态度救着他们,反倒有些安心了。她母亲是跟过陈叔的,那个男人曾经把她当做女儿一般地照顾过。虽然是黑道人物,但并不是极不讲理的那种人。

    46

    黑子他们只是听从命令,却做不了主。他们说一定要把candy带回去,否则胶不了差的。瑞茜提出要和他们一起走,由她来向陈叔求情。

    瑞茜安慰小雪说,她和朋友有话要说,让小雪自己回家。然后就跟着黑子一起上车离开了。她坐在车子的后面拥着candy,闻到candy身上有酒的味道,神志也不太清醒了。

    “她到底是怎么得罪陈叔了?”瑞茜问前面的黑子。

    黑子解释了一下,有个黑道的少主看上candy了想收她做情人,结果candy狠狠地羞辱了那个男人。这本来与陈叔是无关的,偏偏那个少主与陈叔是世胶,要称陈叔一声伯伯的。他来求陈叔帮忙,想得到candy,结果黑子他们就来绑人了。

    瑞茜冷冷一笑,没有再说话。车子开到了郊区的一所房子,陈叔正在里面坐着。见到瑞茜,陈叔有些吃惊,但还是耐心地听瑞茜解释了。

    candy是唐家的人,他们若是动了她,肯定会比得罪少主更要倒霉。陈叔听了之后告诉瑞茜,他答应那位少主把人绑到这里,叫他明天过来领人。在这之前她们跑了的话,就与他无关了。

    瑞茜也听明白了,即是说,陈叔已经把女孩绑来了,并非是他们没有办事。可是candy自己偷偷从这里跑去,就根他们无关了。他总要做个姿态,以免得罪人的。

    瑞茜笑着说,自己以后就欠陈叔一个人情。可陈叔却说,应该是他欠瑞茜一个人情才是。如果真的动了唐家人,那才可怕呢。陈叔带着人走了之后,只在房子里留下瑞茜和candy两个人,她以为这件事情极好解决的,只需打个电话,叫唐显来接人便可。

    偏偏她出门勿忙,忘了带手机,也不记得唐显的号码了。她翻找candy的身上,在她衣服口袋里摸出手机。可是打了半天,唐显的手机都是关机,她就只好在语音信箱里留言,叫他快点来接candy。

    candy似乎越来越不舒服了,她躺在床上,不时发出呓语,身体也开始扭动起来。瑞茜以为她生病了,掏出手绢来沾了水为她擦额头上的汗。可是她当靠近时,仔细闻到candy身上一种独特的香味,整个人都愣住了。

    他们竟然给她用了迷药,这也太过分了吧!此时她已经没时间等着唐显过来了,她再次拿起手机,在通讯录的第一行见到了白旭的名字,便毫不犹豫地拨通了。

    “你大半夜打来搞什么鬼?”白旭的声音有些不耐。

    瑞茜还没来得及说话,突地听到似乎有女人的声音,看来她打断了白旭的好事,所以他火气才会这么大。

    “你最好现在过来,candy被人下了药……情况非常危险,我们在南河三村……”她还没说完,手机就没电了。瑞茜看着手中精巧的高科技产品,气得直想摔了它。做得这么花里胡哨的有什么用,关键是续电时间够长才行啊!

    “好热……”candy开始嘤嘤哭了起来,她撕扯自己的衣服,几下就把上衣给脱掉了。

    瑞茜又跑了趟洗手间,竟然找到了毛巾,她用凉水洇湿了,想为candy降降温。可她开始为candy擦身的时候,才发现这个女孩是个平胸。瑞茜有些为她可惜,这么漂亮的姑娘若是一点胸部都没有的话,以现代男生这么畸形的审美观来说,就算一个很大的缺点了。

    可是当她发现candy下身那明显的突起时,她就觉得欲哭无泪了。这个candy,没有胸部却有音茎,他分明是个男人呐!

    瑞茜抽回手,站得远一些,表情僵硬地看着床上呻吟的美丽男孩,暗骂自己真是多管闲事。她为什么要跟过来,现在待在这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屋里只有她和一个被下了药的男姓,根本就是自找死路啊。

    她躲在角落里,看着candy痛苦的哭叫,心里也跟着焦急起来。男孩身上的药效已经开始发作,音茎肿胀欲裂,急于发泄。瑞茜知道那种药的厉害,也不敢上前去帮他。她跑到屋外去待着,盼着白旭或是唐显快点找过来。除此之外,她倒还有一条路可以走,就是把candy丢下,自己走夜路回家。

    瑞茜本打算这样做的,她才认识这个唐家的男孩不过几天,也不算太熟,没有必要为他做那么多的事情。她步子都迈开了,又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在室内candy正在快速地自慰以求摆脱痛苦。可是他弄得太快太狠了,这样下去他会伤了自己的。

    “可恶,不要管他,现在你比他的处境更危险啊!”她这样说着,可最后还是走回了屋子。不知为什么,她心里就是很喜欢candy,不管他是男是女,都是一个很可爱的孩子。而现在他快把自己弄成太监了。

    她走到床边,拉住candy的手,轻轻地哄着他,“candy,快住手,你这样等于是自残。”

    瑞茜想阻止candy,可他肿大的音茎充血殷红,在叫嚣着释放。上面还挂着汝白的粘液,他显然是刚刚射过了。

    candy张开眼睛,眼白已经变得布满血丝,因为哭过,也因为药效,他虚弱地说:“瑞茜,我好难受啊,我会不会要死了。”他的肉茎还在挺立着,好大一根,顶端还在冒着白沫。

    “不会、你不会死的,很快就会没事的。”瑞茜安慰他,只好自己用手去帮他解决。她极轻地套弄着,怕自己会再弄伤他。candy的伴是美丽的粉红色,但表皮似乎都渗出血来了。瑞茜帮他弄的时候,他尖叫着,似是舒服,但又很痛苦的样子。

    虽然上面沾着他自己流出的粘液,但还不够润滑。瑞茜没有办法,只得用嘴去舔,用唾液去湿润手中的伴。口中尝到腥味,微咸的,但瑞茜还不至于觉得太恶心。她伸出舌头上下地舔,将伴润得湿漉漉的,再用手去套弄。一不小心碰到下面的肉囊,candy就尖叫一声,顶端喷出一股股浊液,淋得瑞茜身上脸上都是了。

    作者留言 顶风作案,终于用上村药了,小白文里这种东西怎么能少啊~

    47

    瑞茜苦笑,抽出床单,把自己身上的脏物擦掉。嘴角粘了些东西,她一时忘了,用舌头去舔,结果就尝了candy的金液。想吐掉,可那东西迅速化在口中,吐了半天,嘴里似乎还有味道的样子。

    她帮candy拉好衣服,想让他睡一下,等着他的哥哥来带他离开。可没过二十分钟呢,他的分身又开始挺立起来了。这下candy还没哭出声,瑞茜就想掉泪了。

    candy弓起身体,在床上磨蹭着,又要用手去捣弄下体了。他使劲地圈着自己的分身,用力地揉搓,很快又喷出金液来,可是那根伴不但没有松软下来,却越来越粗大了。瑞茜吓坏了,忙用身体压住他,不要他再自残了。

    “瑞茜、瑞茜,我好难受,我在夜总会里喝了别人请的酒,他们是不是下了毒药了。” candy的力气好大,不断扭动着身体,体温高得吓人。他发现瑞茜冰凉的身体可以使他舒服一点,就紧紧地抱住她。

    瑞茜感觉到了,他的晕眩似乎过去,说话也清醒了一些。这才是最可怕的,那种药的后劲可是非常强大的。因为爱米在刚到夜总会的时候就被比着吃过,当时她差点没被折腾死。

    candy的坚挺立在空中,向上翘着,瑞茜到现在仍不能适应,这么漂亮的美人竟是个男儿身。她清楚若是不把他的火降下来,他们两个都很危险。

    瑞茜伸出双手环住那根红色的伴,她凉凉的体温传到candy身上,使他不自觉得叹息一声。在瑞茜的手开始抽动之后,他就用手捂着脸,口中只剩下吟叫了。

    “啊……啊……好痛啊……”candy在一波高朝之后终于感觉到音茎表皮传来的疼痛,他蜷缩着,喘息着,颤栗着,像一只受了伤的小兽在垂死挣扎。

    瑞茜心里疼得紧,她看看自己的双手,虽然已经很轻柔了,可她手上的茧还是刮伤了他。这个精致魔魅的男孩在绝望地哭叫着,身体又开始肿胀复苏了。

    “呜呜……再这样下去我会死的!”candy顾不上羞耻,光裸着身体向瑞茜求救,在这个陌生可怕的环境之下,她是唯一能够救他的人了。

    “candy……别乱动了,我知道你很难受,我来帮你……我会让你好受起来的。”瑞茜移到candy身边,哄着他放松身体。手也不行,那她就用舌头来代替了。

    “啊!”

    瑞茜的凉唇立刻舒缓了他身上的疼痛和紧绷。她轻吻着他的顶端,用舌头舔吸着。candy不自觉地挺起身体,鬼头撞到瑞茜的牙齿。

    “啊疼!”他痛得尖叫。

    瑞茜忙低下头,张口含住舔舐吸吮着,把他整个圆头都吞进嘴里,用温热的舌头来安慰他。口中的软肉贴着他的坚硬,既不会摩伤他,又能为他带来紧箍的快乐。candy扬起脖子,喘着粗气,快被这种极爽快的刺激比疯了。他双手抓住床单,身体开始不自觉地上下蠕动,将自己胀大的亢奋送进她的嘴里,依靠那种温柔美妙的摩擦来满足潮水般涌现的欲望。

    痛苦夹着快感,他被强烈地震撼了,身上的热气全都涌向小腹。瑞茜用手捧着他的男根,揉捏下面的肉袋,她微粗的指腹抚弄着,那里敏感的电流一瞬间就击中他。他猛起抬起下身,将分身顶到瑞茜的喉咙,她似是被呛着了,想咳却又生生忍下。接着口中的壮硕开始剧烈地抽搐痉挛,candy全身悸动,释放出肉茎中的热液。

    粗大的伴不停地弹动,微腥的金液喷涌

高速文字手打 书包网 尽在不言中章节列表 http://www.bokbao.com/xiazai/1105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