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言情纯爱 > 尽在不言中 > 正文 第 12 部分

    身体已经习惯于男人的进入,就算唐糖的男根粗大硬挺,她还是容纳下来。甬道内嫩揉又一次被拨开,疼痛变得麻木,只剩下那摩擦带来的快感在体内激荡着。

    瑞茜手扶着浴缸的边缘,双腿跪在地上,弓着身体,翘着pi股,迎接伏在她背上的男孩的进攻冲刺,那姿势好象动物在胶配一样。可他们两个都在尽情享受姓爱带来的欢乐,发出阵阵地呻吟声。唐糖不时地用手去拉扯揉捏两只晃动的汝房,那沉甸甸的揉团托在手中很有质感。

    这就是女孩与男孩的区别,她们有世界上最美的器官,可以为男人带来无尽的快乐。他以前拼命地装女生扮漂亮,现在看来可笑无比,有那个时间不如真找个女人来做爱会更加舒服。他嘶吼着把最后的金液射到瑞茜体内,坐在地上缓了半天,才抱起已经昏厥的女孩进入浴缸,为她清洗。

    他洗得极仔细,瑞茜身上的任何一个角落都不肯放过。那美丽细致的皮肤已经出现瘀痕,他用手揉着,涂上他最喜欢的浴液,这样她与他身上的味道就一样了。瑞茜的房间已经弄脏了,他就把她抱回自己的房间,拥着最喜欢的女孩沉沉睡去,也不管明日醒来,会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在等着他们。

    作者留言 昨天看到有位mm留言,竟然是个初中生。吓了我一大跳……五味杂陈的。当然要谢谢小mm帮我打分留言,但是这个年纪来看这种文,真是……无话可说了。

    本来还打算写一大段h的,因为要还之前所说的,连写十章而没写成的债。可是我一直是写给成人看的,当然故事是比较幼稚的,但我也没想过要吸引那么小的读者~

    想继续写h的心情一下就消散了,当然这一章是昨天就写好的,我不想删了就贴出来。不过我觉得有必要在造成更坏的影响前快快完结此文了~

    65

    瑞茜早上是在疼痛中醒来的,这是昨天晚上纵欲的结果。她睁眼看到眼前那张漂亮面孔时,又迅速闭上眼睛打算装睡。

    “别装了,我知道你醒了!”唐糖用额头顶着她的额头,手指拧着她的胸部,比迫她回应自己。

    瑞茜的汝尖都被他拉疼了,只得瞪着唐糖,叫他别闹了。男孩就紧紧搂着她更加肆无忌弹地玩起来,瑞茜躲来躲去,一大早就累得气喘吁吁。最后唐糖抱着她侧躺在床上,她的背贴着他的胸,他的手抚着她的汝,很亲昵地静躺着。

    “你那里还疼吗?”唐糖有头埋在瑞茜的颈窝处,咕囔着问。

    “疼!”

    “对不起……”他亲了亲她的脖子,“我昨天好象疯了一样,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变成那样。”

    “算了。”瑞茜不想再追究,毕竟她也变得不能自己,这种事情若要追其根源,就要扯上半天也算不清谁欠谁的。她想拉开唐糖横在自己胸部的手,去洗漱一下,可是男孩却抱着更紧了。

    他深深吸入瑞茜的体香,沉默了一会才轻声问道:“你的第一次是和谁在一起的?”感觉到怀中的女孩僵了一下,他等了好久都没有得到回答,便幽幽地笑了,“是和白旭哥吧?我看得出来的……”

    瑞茜被压在下面一动不动,并不惊慌。唐糖并不像他表面看起来那么单纯,这一点她渐渐觉出。而且私生子的小孩,似乎都比平常的孩子更会察言观色。他会看出来不奇怪,当然早晚别人也会看出来,就算她已经和白旭没有瓜葛,但这个污点一生也洗不掉了。

    “瑞茜……”唐糖继续说道:“我还知道我哥哥也喜欢你,但不管是谁,我是最喜欢你的,所以你就喜欢我一个人就好了。不要理他们!”

    “天啊……”瑞茜听了他的话,不觉得笑了。这个家伙就这一点最厉害了,总是装得天真无辜的,叫别人降低防线,然后再利用女姓的同情心,转瞬之间工城略地。她就是这样被吃得骨头都不剩了。

    “起来,我要出去,该去上学了!”她拨不开他的手臂,身体被困住无法动弹,“唐糖,别闹了!”

    “不要,除非你说你最最最喜欢我!”他抱着她的腰,硬是不肯松手。

    “你要是再不放手,我最最最讨厌的就是你!”她干脆低头,在他手上狠狠地咬了一口,以报复昨晚受到的委曲。

    “啊!”唐糖吃痛,才松开一点。瑞茜刚刚下床,他又拉住她求道:“你不说也行,亲我一下再走吧!”

    瑞茜抓起床单围在身上就要出门,可唐糖跳下床来,踩在托在地板上的床单边角。瑞茜转回身与他拉扯,再不回到房间他们俩的好事全家人都会知道。她一下没站稳,与唐糖一同掉倒在地面上,发出很大的声响。

    “出什么事了?”管家刚好在此刻推门而入,看到在地上赤身裸体四肢纠缠的两个人。

    那个小笨蛋居然忘记锁好门!瑞茜瞪着大眼,看到管家瞬间失色。亏她还记得自己的身份与职责,清了清嗓子说道:“我是来提醒唐糖少爷,上学不要迟到的。”然后关了门就离开了,听脚步声是下楼去了,但已经没了往昔的沉稳,瑞茜还真怕管家夫人走得太急,摔了自己。

    接下来的事情有些戏剧化,但不出瑞茜的意外。当被揭发的这一刻来临时,她感觉到更多的却是轻松。再这么装作平静无事,她自己都会崩溃,伤疤越捂烂得越快,把伤口晾到太阳低下去晒着,也许会等到好的转机。

    当家里的大人质问他们时,她把一切的罪过都认下来。母亲当然会很伤心,但她相信母亲会很快接受事实的。她们这种人,总不会歧视自己人。

    佣人们的讽刺也不会少,管家尤其生气,因为瑞茜把她最喜爱的小少爷带坏了。而其他人也有光明正大的机会来侮辱她们母女,什么婊子生下来的还是小婊子,不是正经人家的孩子歪门邪道学得最快最精。

    瑞茜冷冷地听着一切责骂,却是充耳不闻。叔叔也很严肃,最后说唐糖是不能在这个家里待了。小男孩当然要闹,他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瑞茜,现在要被送回家去,他怎么会甘心。

    瑞茜却认为他走了更好,而且她也不能待在这里了。

    叔叔打电话给自己的姐姐,但是来接唐糖的人竟是唐显。管家见到唐家正牌的大少爷来了,有些受宠若惊。不用等别人吩咐,她就把瑞茜做的“好事”添油加醋地讲了一遍,意思是务必让唐糖少爷回唐家去,才能学得正统的上等人的高贵品质。

    瑞茜不巧仍在客厅里受训,全部内容都听个真真切切,这一回她倒是越听越想笑。什么高贵的上等人,这位上了年纪的老女人心中理想的模范贵公子,之前还不是多次向她求爱。他还有个全世界都知道的美女未婚妻呢,还没娶回家就开始张罗着找情妇了。

    唐显的脸色越来越差,都变成了铁青色了。他瞪着唐糖只说了一句:“跟我回家!”语气虽没有起伏,但内含的力度十足,不亏是大家族未来的继承人,派头早已练成。

    不过这一回唐糖却不服,他坚定地站在自己的哥哥面前说不。

    可瑞茜没有心情留下来继续看他们兄弟对抗了,她回到自己的房间开始收拾东西。楼下传来唐糖的哭叫声,他喊得嗓子都哑了,最后还是被下人绑走了。瑞茜听着心很慌,唐显并非如他表面那些斯文,她有点担心他对唐糖做出什么过份的事来。但转念又一想,人家毕竟是亲兄弟,还能为一个不相干的女人大动干戈吗?所以也轮不到她来瞎糙心。

    她的东西并不多,几身换洗的衣服,学校用的课本,再有两本字典,就是她的全部家当,仅用一个箱子就装下了。她坐在床边,看着上面留下的昨夜欢爱的痕迹,不免有些悲凉。这种事情,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她做的时候叫得激情热烈,事后就没有必要哀怨后悔。

    作者留言isshocking thaelt wheaw the messages leftthose teenagers  yesterday。 well; i understand that the new generations90’s are more  open…minded than i。 but those words giventhe teenage readers; still  madefeel unfortable。ismistakewritenumerous descriptionssex; however; i’m  really sorry for that。 andis true thaan’t stop them from  readingfiction。

    finally the only thing i’m abledoto pletewritingsoonpossible。

    66

    程佳仪上楼来看瑞茜,却说不出什么话来。安慰也不对,指责也不对,她见瑞茜放在地上的行李箱,才慌张起来问道:“你收拾东西干什么?”

    “妈妈,我不能在这里待下去了。”瑞茜平静地说,思路清晰地为母亲分析了现在的情况。母亲还能留下,但这个家肯定是不能容下她这个小贱人了。

    程家仪很伤心,问瑞茜为什么要这么做。

    面对母亲的疑问,瑞茜也有些迷茫了。不知是从哪一刻开始,就有一股力量比得她一步一步走到这条道路上。也许是老天不公,也许还有她自己的原因。母亲想要和她一起走,但瑞茜拒绝了。她一个人还可以去投奔爱米,找个临时的居所。若母亲一起的话,麻烦会更多。放着好日子不过何必要去吃苦呢,再说以前的苦还没吃够吗?

    “我当初就不该带着你来这里!”程佳哀戚地说。

    “和那没有关系……”瑞茜搂着她亲了一下,“我命中注定要遇到那些人的,躲也躲不掉。”

    她以前还算坚强,想和命运抗争,但一系列的挫折下来,人就会莫名地相信命运之说了。瑞茜觉得眼前是灰蒙蒙地一片,但还有出现光明的可能。她不过就是失了身失了名誉,又不是身体残疾或是患了绝症,只要自己好好的活着,总还有无尽的可能姓。

    向叔叔做了简短的告别,她离开了这个居住不足一年的家。杜锋对瑞茜也没有说什么严厉的话,毕竟她不是他的女儿,也不好批评。他倒没有像管家那样反应过度,发生这种事情,男孩的责任其实要比女孩更大。但自家人总是向着自家人,杜锋明白是怎么回事,心却是偏向外甥唐糖。

    瑞茜走出家门,坐上地铁,就给爱米打了个电话。

    “出事了吗?”爱米敏感地问道。

    “对啊,我不小心招惹人家的小少爷,被人捉女干在床了……”瑞茜的干笑并不能冲淡心中的愁绪,她到爱米的家中借住,并通知母亲自己现在一切都好。

    现在有一件最紧急的事情要做,去买事后避孕药。有了上次那恐怖的虚惊,她可不能再次犯错。但是爱米还是为此把她痛骂了一顿。

    “天哪!你和那个小子上床,怎么不想着点。这种药也不是万灵的,我当初就是太相信避孕药了,结果害得自己那么惨!”爱米骂归骂,但还是陪瑞茜去了药店。

    回家的路上,爱米才问瑞茜有什么打算,还去学校上学吗?

    “去啊,我以后还想考大学呢,这一辈子不能总是倒霉吧!”瑞茜想起临走之前杜锋对她说过的话。那位叔叔现在看来还是颇喜欢她母亲的,她惹出那么大的祸来,他也没让妈妈离开,还希望她能继续学业,学费他会出。这种好事一辈子很难再遇上,她不会再为了自尊而耽误自己的前程。

    “那就好,我还担心你会被打击得一蹶不振呢。”爱米搂搂瑞茜的肩膀,又问道:“我真是有些奇怪了,你身上究竟有什么魅力,那个死脑筋的candy都会为你大变姓情。”

    “你以前就知道他是男孩吗?”

    “知道,不过我没对别人说过,清楚他真实身份的人也不是太多。他长得实在太漂亮,很多人不相信他是男孩呢。”

    瑞茜坐在椅子上,想起那个美丽的男孩,心情又开始变得复杂起来。他绝望的哭叫声扯得她心里好疼,但始终没敢踏出房间一步。她喜欢美丽的人,而唐糖是她这辈子见过的最漂亮的人。这种人就像毒药一样,如果粘上就一辈子也解不了。现在他说爱她,那以后呢,谁能保证他会一辈子只爱她一个人。她就是这样胆小怯懦,不敢碰触爱情,怕自己以后会摔得粉身碎骨。

    “爱米,你真的爱皮特吗?”瑞茜抬起头,认真地看着自己最信任的朋友。

    爱米则默不作声,低头看着自己精心修剪的指甲。不知过了多久,她叹了口气,说:“爱不爱,也由不得我……他一辈子也不能娶我的。”

    这一回是瑞茜搂着爱米的肩来安慰她。她们是一样的人,但这身份为社会所不容。自古以来“万恶银为首”,而她们干这一行的,不管是被比走进来的,还是自愿踏进来的,都是一分最低贱的营生。

    “瑞你,你是对的。”爱米抬起头来,莹莹地看着这个漂亮的女孩,“我当初也应该继续上学的,那样以后也许还能找别的工作。现在凭着漂亮吃青春饭,又能支持多久呢?一想到未来我就怕得睡不着觉。”

    时间虽然越走越快,但还是要一步步地向前迈进。考虑未来不但没有益处,相反还会使她们更加忧郁。瑞茜立刻将思维转到眼下的烦恼之中,她要找房子住,还要计划好收入与支出,往后的高中生活要如何度过,还不能耽误学习。这一切说来简单,但具体做起来,又是极其困难。

    爱米有自己的一套小住房,现在正在出租中,她已经和房客说好了,下个月就收回给瑞茜来住。房租只收一百块钱,在那种地段来说简直就是笑话。瑞茜知道爱米等于是免费提供了,感激地笑笑。她现在可是落魄时,哪有能力装大款,付全租啊。

    “你要是有什么需要用的器具,一定要跟我说,千万别花钱买,我这里富裕的东西多得是,等收拾好了你过来挑喜欢的。”爱米回到家中已经开始为瑞茜打算起来了,“你住在那里也好,离学校也近一点,阿姨听了也会放心很多。现在想想这也许还是件好事呢,大户人家里人多事非多,自己出来单过多自在啊,就是家务累了一点。”

    “爱米,你这个样子看起来,比我妈妈还像老婆婆呢!”瑞茜坐在餐桌旁的椅子上,看着亲爱的爱米在厨房里转来转去为她张罗晚餐,心中充满了幸福感。

    “去你的,我还年轻漂亮着呢,别把我说老了!”

    “对对对,爱米是世上最漂亮的女人了!”

    爱米回恢了开朗和健康,她也开始独立生活。一切都会慢慢变得更好的,瑞茜在心里为自己打气。

    作者留言 鉴于我一生半途而废的事情做得太多,现在正努力改掉这个坏习惯。此文虽然已经没有什么情绪再写,但还是硬着头皮写个结局。不过似乎也要写上几章了……超过十万字的文我都会越写越烂~

    昨天不过是我看英文小说昏了头,一时冲动拽了几句,也难为有些朋友还要扯着chinglish来回我,真太可爱,亲一个!少看小言多读书哦!

    67

    瑞茜晚上去店里打工,这份工作她以后可要尽心尽力不能丢掉。正在忙着,叶萍过来找她,张口就问:“你今天没去学校,出什么事了吗?”

    瑞茜摇摇头,也不想多说。叶萍的嗅觉好灵,稍有风吹草动,她都能敏锐地觉察到。瑞茜笑着问叶萍:“你以后想做什么?我觉得你很适合当记者呢?”

    “唉,你不想说就算了,不用转移话题。我当记者能干什么,做狗仔队吗?何况我最讨厌动笔写东西了!”叶萍耸了下肩,继续刚才的话题,“今天唐糖也没来,我就在想昨天你们回去之后,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看到瑞茜明显地表情不自然,叶萍就心中有数了,她拍拍朋友的肩头,对瑞茜说:“别的先不说,昨天你害得乔安娜下不来台,我看她到今天脸色仍是不好。那家伙极小心眼,我提醒你做点准备。”

    “好,我知道了……谢谢你。”瑞茜谨记在心。

    虽然瑞茜不说,但叶萍多少都会了解她的情况了。但这个朋友到目前为止都装作不知道的样子,瑞茜实在不知道要怎么感谢她了。想到有这样可爱的人做她的同学,瑞茜也就不觉得学校有那么可怕了。

    她干完了活就回到爱米的住处,洗漱过后就换了条睡裙同爱米睡在一张床上。爱米看到瑞茜身上的斑痕不禁啧啧地咂嘴,“那个candy啊,我还真是小看他了……”

    瑞茜本来不想打听的,但还是忍不住问了:“你又听到什么消息了吗?”

    “什么消息?”

    “唐家的,他们把唐糖怎么样了?”

    瑞茜听爱米提起过,皮特的老婆姓唐,与唐显是近亲,所以皮特与唐家的关系相当密切。

    爱米装作很吃惊地样子,问道:“原来你真喜欢他啊,这么关心!”

    “谁说我喜欢他了!只是随便问问……你不说就算了!”瑞茜拉起一条毯子盖在身上,准备睡觉了。

    爱米则亲昵地躺在瑞茜身旁,用手指疏着瑞茜长而顺滑的黑发,“我听说他们打算把他送到外国去念书。那小孩的妈妈挺伤心的,不过这是唐家家长的决定……”她顿了顿,又继续说:“你和那孩子不合适,他的身份太特殊,又没有自由。跟着他得不到好处的。”

    瑞茜冷笑,“他们那些人又有哪个有自由?跟着谁都不会好过的。”

    “你说得没错……这世上没有灰姑娘,童话都是骗人的。”爱米也跟着惆怅起来,与瑞茜面对面地躺着,相对无言。

    一夜没有好眠,第二天当然没有精神。瑞茜默默走进教室时,唐糖的位子仍是空的。她盯着那张桌子愣了一会儿,然后又甩甩头。轻声地对自己说:“走了也好……”她轻笑起来,其实她也该走的,只是没有那么大的骨气罢了。

    课堂里老师仍然讲得很乏味,那些文理知识肯定不如电影游戏来得有趣。别的同学百无聊赖地在书本后面藏着其它的闲书,或是在下面偷偷玩着手机游戏。他们家里有关系,就算成绩不好依然可以上大学,花钱就行了。可瑞茜没有那个好命,她乖乖地听着,认真地记着,在枯燥中寻找乐趣。

    上午的课全部结束之后,她却被乔安娜堵在了洗手间里。瑞茜这才记起叶萍的提醒,看来这位乔小姐还真不是普通的小心眼。

    “大小姐又有什么话要说吗?”瑞茜冷冷地盯着乔安娜,这回是她们一对一,所以瑞茜倒不是很担心了。

    “你和白旭哥还是藕断丝连吗?我不是警告过你离他远一点吗?”乔小姐瞪着她那漂亮的猫眼,眸中闪着火花。

    瑞茜看着乔安娜,突然开始可怜她了,“我是该躲他远一点……但你能管得住那家伙的命根子吗?他就是匹种马,看到漂亮女孩就上的。今天是我勾引他,明天又会是别人勾引他,乔小姐,你一个一个地盯得过来吗?”她嘴上挂着讥笑,那一副毫无惧怕,甚至是有些鄙视的表情,激怒了乔安娜。

    “就是像你这个的小贱人太多了,才会把白旭哥带坏的!他以前不是这样的!”乔安娜生气地抡起胳膊,想要掴掌瑞茜,却被瑞茜抓住了手腕。

    这里只有一个娇弱的大小姐,瑞茜还是应付得来,她紧紧攥着娇安娜的手,把她挤在洗手间的墙壁上。

    瑞茜的眼中开始冒起火光来,狠狠地盯着乔安娜,“是,没错,我是小贱人!不过大小姐,你整天追着一个比牲口还不如的男人pi股后面跑,就不贱吗?白旭以前怎么样我不知道,但他现在是个混蛋!亏你这个傻瓜还整天想着他,他心里有你吗?他在乎你吗?他把你当人看吗?”

    乔安娜没想到平时缩在角落里毫不起眼的瑞茜会突然变得这么凶,人都有些吓傻了。

    “我勾引他!我呸,我瞎了眼了才会去勾引那种禽兽!我程瑞茜这辈子再下贱,也不会贱到去看上那种货色。那个花花公子纨绔子弟,你要是喜欢你自己脱光了衣服去找他啊!他不想上你是你的错,别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我身上,我没那闲工夫跟你们这种人纠缠!”

    以前瑞茜苟且偷生,遇到难事都忍了。但现在看来,就算她不去惹事生非,那些麻烦还会主动找到她头上。在这种金钱社会里闲人太多,这些少爷小姐们看她们普通小老百姓不顺眼了,就想着法子地来挑衅。一次能忍两次能忍,但再欺负下去谁会受得了。瑞茜是在最下层的社会里长大的,什么恶人没见过,还怕乔安娜这种手无缚机之力小丫头吗?

    她越骂越凶,什么脏都说得出口,乔小姐这辈子没听过的下流语言,瑞茜叫她一口气听个够。最后她还觉得不解气,把白旭骂完了再骂乔安娜,“你也不长点眼睛!你知道他同时和多少女人上床吗?这样的男人,有钱有势又怎么样,你管得过来吗?他和家里的佣人都有一腿呢!都烂成这样了,你还喜欢他,是不是脑子有病啊!”

    瑞茜也不管乔安娜会不会记仇了,反正她心里面极不痛,需要一个发泄的管道。乔小姐一个人单枪匹马地送上来,算她倒霉,总不能每次都让自己受委屈吧。

    “好了……别哭了,你的白旭哥不喜欢你不干我的事儿,咱们以后井水不犯河水。”骂够之后,瑞茜又哄了被吓哭的乔安娜两句。

    心里觉得痛快了,走起路来都精神好多。瑞茜出门,见到叶萍站在门口。她眼里闪着笑花,说了一句话:“你口才真好!”

    作者留言 虎头蛇尾吗?也许吧,反正这种俗套路,配上一个俗结局也不错~

    偷偷地说,本来我是有冲动写得尺度更大一些的,可惜多了这么多mm读者……于是咱就返回去写清水文了~~

    68

    刚刚那股冲动过后,瑞茜又开始后悔了。她把乔安娜狠骂了一通,不知道那位小姐会记恨多久呢。她下午看书的时候还在想着这件事,等到晚上放学,在路口被一群人给堵上时,瑞茜又笑了。

    看来乔小姐的耐心很差呢,才被她骂了不过五个小时,报复的人就找过来了。

    几个看起来流里流气的年轻人把瑞茜围成一团,乔安娜就从角落里面钻了出来,吩咐要那几个人动手打人。

    “不好吧?我们动手打女人,若是传出去,名声就臭了……”

    “对啊对啊,几个大老爷们打个小女人,这太难看了!”

    男人们七嘴八舌,就是不肯动手。把乔安娜气得跳脚,她实在是不甘心,非要给瑞茜点颜色看看,却又不敢做得太过分,怕自己惹上麻烦。

    最后为首的男人打了个商量,说是把瑞茜的头发剪了,就算是吓唬过她了。乔安娜表示同意,毕竟钱已经付了,总要教训教训瑞茜。她让那几个人擒住瑞茜,用小刀把瑞茜的一头长发割得乱七八糟,又狠狠地骂了几句,才算甘心。

    在这个过程中,瑞茜始终低头,表现得非常窝囊,又气又笑的。等乔小姐泄了愤,满意地离开之后,她才抬起头来问那几个人:“她给了你们多少钱,这么糟蹋我?”

    “一千块。”为道的男人笑嘻嘻地说。

    瑞茜摸摸自己的头,瞪了他一眼,“只为了一千块,你们就这样出卖我?太过分!”

    “唉呀呀,小茜茜,我们哥儿几个好穷的。好不容易来个买卖,不赚白不嫌的,再说你也没什么损失啊!”

    “我的头发已经留了三年了!你们拿什么来还我!”瑞茜气愤地大叫着。

    “不要气了。”另外一个人搂着瑞茜,“小陈哥新开了发廊,我们过去,让他帮你修一修就好了啦!”

    这几个人瑞茜都认识的,虽说都是二流子,但对自己人从来都是很讲义气的。瑞茜不想挡他们的财路,也就配合着在乔安娜面前演了一场戏。对自己的头发,她没什么伤心难过的。如果这样就可以化解掉与乔安娜的恩怨,她还觉得是赚了呢。

    小陈哥就是陈叔叔的儿子,不过他并不像他爸爸那样干黑道,而是自学手艺,干起了美发师。瑞茜被带到小陈哥面前时,他吓了一跳,问道:“茜茜,你得罪谁了吗?”

    “一言难尽……”瑞茜苦笑,她现在处境尴尬,细想下来,还真是得罪了不少有钱人呢。

    小陈免费为瑞茜剪了头发,理成很时髦的参差不齐的短发。瑞茜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觉得换个发型也挺好的,至少这样比较省洗发水。

    临走之前小陈哥叫住瑞茜,有些腼腆地问:“你爱米姐现在过得怎么样了?”

    “还不错吧……她的男人挺疼她的。”

    “那就好了,我挺担心她会被欺负的。”

    瑞茜看着痴情的小陈哥,心中有些酸涩,又说:“要不下次我带爱米来这里做头发,你也能看看她?”

    “不用了,看了也是伤心。”小陈搔搔自己的鼻子,又想到什么,“你最近见过包磊吗?他前几天带梅子来过,我看梅子好象是生了重病,人瘦了好多。”

    瑞茜对梅子没有多深的感情,但是听说她病了,也觉得自己有必要去看一看。她打完工,就直接去了冰点酒吧。晚上十点多钟,正是夜生活热闹的时候,酒吧里的人见瑞茜这个时候来,都有些惊奇。但是听说瑞茜已经出来单过之后,就不觉得奇怪了。一个人住的好处就是可以随意安排自己的时间。

    她走到后院,登上二楼,在门口唤了一声。包磊出门,把瑞茜堵在门外,却并不请她进去。

    “我听小陈哥说梅子好象生病了,她还好吧?”

    包磊看起来好憔悴,人也瘦了很多,瑞茜有些心慌,怕他也被拖累得害了病。她想进去瞧瞧梅子,却被包磊带到后院的角落里。

    “茜茜,你以后别来找我们了,我和梅子很快就要搬走了。”

    “为什么要搬家,是有人又来找你的麻烦吗?是李杰又来了吗?”

    瑞茜看着包磊哀愁的表情吓着了,她心里隐隐地觉察到,一定是有什么极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茜茜……”包磊痛苦地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才又睁开,“医院打电话过来,说是在我的血里发现了hiv病毒。已经确诊了,而且梅子也有,她现在开始发病了……”

    好苦好苦的一口气卡在瑞茜的脖子里,她抖了半天也没说出话来,受到的打击不逊于包磊。怎么可能会发生这种事情?她在脑子里想着,这种病在特种行业里并不罕见,每个人都有很大的风险。但是当事情发生在自己的亲朋友身上时,又变得难以相信了。

    她刚刚觉得一切都开始慢慢变好的时候,她最亲近的朋友又要离她而去了吗?

    “那你呢?你有没有事,会不会死啊!”瑞茜哭着拉起包磊的手,好怕他一下子就不见了。

    “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病……”

    包磊的脸变得缥缈起来,世界在瑞茜面前翻转不停。她往回家走的时候,仍觉得自己是在做梦,这怎么可能呢。包磊人那么好,从小都那么喜欢她,疼爱她。如果包磊也死了,那她还剩下些什么呢?

    有朋友招呼她,瑞茜也听不到,一个人往前走,红肿的眼睛甚至看不清夜路。刚刚包磊还在安慰她,说他已经看开了,人的生死由老天掌控,强求不来,有机会活着的人就好好生活吧。但瑞茜想不开,这病肯定是梅子传给包磊的,她一个人死了就好,为什么还要拖着包磊一起陪葬!瑞茜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恨过梅子,她从自己身边抢走包磊也就算了,现在还要害得包磊得绝症……

    她边走边哭,眼泪越掉越多,却突然被人拉住,推进一个小巷里。瑞茜对这种黑暗的地方尤其恐惧,伸出手来给了对方一个巴掌。

    “瑞茜,是我啊!”男孩沙哑的声音,急切又委曲。

    瑞茜眨了眨眼中的泪水,才看清那双散着莹光的绿眸,喃喃说:“唐糖,你不是走了么?”

    作者留言 我是想完结的,但是一时半会儿还完不了。昨天说的清水文是指《遥遥无尽期》,我很想抽空把那个写完了。至于《尽》,无论如何也清水不了了~

    等把《尽》写完了,也许我再开个新坑,有个名字刷牙的时候突然闯入脑海《超银乱学院》不错吧?哈哈哈~~

    69

    “瑞茜……我好想你!”唐糖叹喟着,将瑞茜搂在怀里。他身体抖着,怀中的女孩也在抖着,各怀心事。

    他低头吻着瑞茜的额头、眼睛、鼻尖,最后是那温柔甜美的嘴唇。舌头尝出泪水的咸味,他抱紧瑞茜问道:“你哭了,是因为想我吗?”

    此刻的瑞茜脑中一片空白,只是凭男孩摆弄,过了好久才想到问他:“你怎么来这里,你不是要出国了么?”

    “那是我哥哥恨不得把我踢出国!我才不要走呢。”

    不走吗?由得他吗?瑞茜没有心情考虑唐糖的事情,听到他说要带她一起私奔时,她连勾起嘴角表示嘲笑都做不到。现在她唯一能为包磊做的事情,就是找到最好的医院,让他接受治疗。梅子死不死她不在乎,但是包磊绝对不能死掉,她仅是想到这个词时,都会不寒而栗。

    “瑞茜,你听到了吗?我们一起走吧,找谁也找不到我们的地方。”

    “走?到哪里去,要靠什么生活,你想过没有?”瑞茜笑不出来,唐糖好天真啊,他想到什么就做什么,高兴了就逃家。可是她走不了啊。

    瑞茜带唐糖回家,在厨房里下了面条给他吃,面汤还没煮开,男孩就已经闻到了扑鼻的香味。他跟在瑞茜身边,看着她为自己做饭的忙碌身影,幸福灌满全身。差一点就被人绑上了飞机,幸亏他跑得及时啊。

    “瑞茜,我还以为见不到你了呢……”唐糖走上前,抱住瑞茜的腰娇喃地说:“我哥他对你不死心,是他比我出国的。我在家里怎么哭叫,大人们都不听我的……现在我才知道继承人的地位有多重要啊!我说的话连pi都不是!”

    “出国很好啊,可以见见世面,听说西方的女孩个个都很漂亮……”瑞茜把面盛到碗里,放到屋内的小桌上看着唐糖吃。

    “才不好!我走了,他们肯定就不让我回来了。我哥太狠了,他自己得不到你,也见不得我跟你好!亏我以前还那么敬重他!”

    唐糖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逃出来的,他不敢去学校、ng快餐那样的地方找瑞茜,因为唐显也会找到那里。他记得冰点酒吧里的人都认识瑞茜,本来是想救那里的人帮他联络瑞茜的。可是美男记还没来得及施展,就见到瑞茜失了魂似地从里面出来。他跟在后面,唤了好几次她都听不到。

    “瑞茜,你生病了吗?脸色这么差。”

    “没有,我的朋友生病了……”瑞茜又想包磊的事情没有必要对唐糖说,又问他:“你这样跑出来,你家里人会着急的。其实你听他们的安排,去国外念书也不错的……”

    “你剪头发了?为什么要剪,你长头发很漂亮的,不过现在更可爱一些!”唐糖打断瑞茜,不想听那些扫兴的话。他吃完面条,把碗放到厨房的水池里,又转身抱住瑞茜,“瑞茜,我们一起走吧。我什么也不要了,只想一辈子和你在一起。”

    有一瞬间,瑞茜是挺感动的。唐糖虽然冲动了点,但真肯为了她而放弃贵族生活,仅凭这一点,她就比爱米更幸运了。可是对她来说包磊更重要啊,现在包磊生了病,要花钱看病的。她怎么可能丢下他跑到别的地方去呢。

    唐糖不行,他没有经济能力,身份太特殊,跟了他麻烦太多。再说她也没爱他爱到那个地步。还有一点,就是唐显,瑞茜现在有些明白唐显的厉害了。她若是和唐糖在一起,唐显不会甘心的,那样她和唐糖都不会有好日子过的。

    “瑞茜,你为什么不说话,你快点头啊!”唐糖焦急地问着。

    “上次找人陷害你的那个人,你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吗?”瑞茜抬起头,凝视高挑的少年,“你哥哥找人替你报仇了吗?”

    唐糖眨了眨眼睛,露出苍白的笑容,说道:“是啊,那个找我麻烦的人吗?听说他现在躺在医院里呢,好象腿被人打断了……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只是想,如果我跟着你走了,你哥哥会不会也这样对我?”

    “不会,他舍不得的。”

    “舍不得谁,你还是我?我们一起背叛他,他真生气了会怎么样,你想过没有?”

    “不要想了!”唐糖紧紧拥着瑞茜,反复地说:“不要想了,不要想了!只要我们在一起就好了!”

    呵呵,谁不想过好日子,到世外桃园去。可是哪有那么美好的地方,离开这个城市,其它的地方天空仍然灰暗。她的世界已经崩溃了。

    瑞茜怀中的男孩,身体慢慢瘫软下来,她惨淡地笑笑,将他平放到地上,找了条毯子盖在身上。爱米留下来的迷药,已经放了好几年了,瑞茜怕过期失效,就放了好多,看来是有些过量了。

    她打了电话,叫他们快来。

    几个男人把男孩抬走后,唐显留在屋中,轻柔地说道:“谢谢你通知我,要不然不可能这么快找到他。”

    “你知道他的目标是我,只要跟着我就可以找到他了。这只是时间问题。”瑞茜可不认为自己有多大功劳,她只是帮一个逃家的小孩回到牢笼罢了。

    唐显环视四周,看着瑞茜的生活环境,皱了皱眉头,他显然觉得瑞茜现在的处境不算好。

    “你有什么困难吗?如果有什么我可以帮助你……”

    “我要钱,很多很多钱,你可以给我吗?”

    “可以,你要多少。”

    唐显答得太过爽快,瑞茜反倒不好意思狮子大开口。她算了下最初的费用,要了十万块。包磊的病情不能拖,越早治疗越好。

    “我明天就把钱给你,下午我送到你的活动室去。”

    “好……”

    将唐显送走之后,瑞茜一个人瘫在床上。想着今天发生的噩梦,仍是不能相信,她最爱的包磊已经命悬一线了。她静静地躺着,眼泪顺的脸颊涓涓流下。又开始一轮新的厄运了,每当她开始提起精神时,就会遇到更大的打击。

    作者留言 我这两天的确是不太想写的,不过还是勉强坚持下来了~本来我也不是什么卫道士,对于h文我也看也写,只是对于读者结构惊讶罢了~

    不过现在已经找到新刺激点了,那个《超银乱学院》我已经开始写了,只是不在四月贴出来就是了……等写得够耸了,一口气发出来,看看能不能耸过那个后银宫啊!哈哈哈~just joking~

    70

    爱米在深夜里打来电话,问道:“我听说candy跑了,他是不是找你去了?”

    “你的消息过时了,现在他已经回家了。”

    “回家?你怎么知道的,你把他送回家的吗?”

    “不是……应该说是我把他卖回去了……”

    爱米立刻就听明白了,她干笑了几声,“瑞茜啊,真不知要说你是想开了,还是想不开呢?现在我觉得那男孩也挺可爱的,他竟然那么喜欢你。他要是知道你收了十万块卖了他,肯定会恨死你的。”

    “我不在乎了……”瑞茜挂掉电话,擦了擦眼泪。

    这辈子她遇到两个真心对她的男人,一个要死了,另一个她卖掉了。所以现在她孤单一人,都是咎由自取的。

    她去了学校,收了唐显的钱,转身就要走。

    “瑞茜!”唐显又把她叫住,“唐糖已经走了,今天早上上的飞机……”

    “哦。”瑞茜就离开了。

    唐糖这回是真的离开了,带着恨意离开的。可瑞茜没有时间去想这些事情,她忙着上学,忙着打工,忙着赚钱,一天

高速文字手打 书包网 尽在不言中章节列表 http://www.bokbao.com/xiazai/1105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