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言情都市 > 社长天下 > 社长天下 正文 第1章 回家啦!少年

    七月份的bei jing提前开始了酷热,单调的知了声更增加了烦躁,老式的电风扇在头顶蹒跚的转着,没有把哪怕一丝的凉意带给昏昏yu睡的学生们。老师嘴里的话就像是唐僧的紧箍咒一样,摧残着少男少女早已疲惫不堪的身心。台下的每个人都恨不得把自己的头伸到课桌里面去,仿佛只有这样才能逃避老班的魔音。

    坐在角落里的清秀少年,看着前桌的胖子弯着腰,头插在课桌里一拱一拱的,就像条蠕动的肥虫一样,嘴角不由发出会心的微笑,心底同时发出了微微的叹息,“终于要回去了呢,这些可爱的同学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再见呢”?

    思绪慢慢扩展开来,少年脸上无奈的笑容就越发的明显,透过窗外的阳光,魅惑的气息就这样强烈的散发开来,强烈地吸引着异xing的注意力。连台上滔滔不绝的女老班不经意看到他,都会连连失神,“这个祸国殃民的少年啊,姐姐年轻二十岁的话,肯定不会放过你的”。

    同时心里另一种想法也冒了出来,“原来韩国也有不整容就很帅的花美男呢”!

    少年沉寂在自己的回忆里,丝毫没有注意女老班火热、异样的目光。

    这算什么呢?原来真的有穿越啊。为什么这么离奇的事情会发生在我的身上呢?我的前世虽然不是什么好人,可以没有天怒人怨啊,不就是潜规则搞的多了吗?

    少年叫崔正源,今年十六岁,一九八五年三月二十四ri,出生于韩国汉城国立高等医院妇产科。崔正源的父亲崔基灿是家里的长子,于是他便成了长房长孙。

    他的出生是家里的头等大事,代表着崔家后继有人。当爷爷崔武龙抱着他,一家人新奇的围着他的时候,没有人知道这个婴儿的身体里有个异国他乡漂洋过海,非自愿穿越的灵魂。

    婴儿的脑细胞发育还不是很完全,对于穿越这样高深的科研题目提供不了多少帮助,于是乎,我们的主角在一片“啊拗哈塞哟”中,果断的睡着了。

    貌似出生在有钱人家,主角别无他事,只好努力的成长,以尽快的适应这个陌生的环境。当然了,前世我是某大型唱片公司唱片总监,我会告诉你吗?我是电脑触电穿越过来的,我会告诉你吗?好吃好喝中,主角臭屁的想着,看这每个人的目光都充满了傲娇。只是家里人都很忙,除了那个每天贴身的保姆欧巴桑,没人会在乎一个少年的矜持。

    闲来无事的崔正源,只好用前世后世加在一起的经历,努力的分析着,“社长”“会长”“理事”“常务”“代表”等称呼,哪个是爷爷的,哪个是爸爸的,哪个是妈妈的。

    所幸,对于一个拥有成熟灵魂的孩子来说,想要确认自己生长的环境不是太难的事情。在别的孩子还在混混噩噩噩的顽劣的时候,崔正源就已经被自己的家世震撼到了。韩国虽小,毕竟是一个国家。一个国家中的顶级豪门,绝对是一个恐怖的存在。而崔家,就是其中的一员。看看家中平素来往的客人,就可以想象崔家的地位。三星李家、现代郑家、乐天辛家,哪一个都是跺跺脚,韩国抖三抖的大物。

    能和这样的豪门比肩,崔家也有着自身过硬的实力。第一制糖集团的第二大股东和创始人之一,就是崔正源的爷爷崔武龙。第一制糖集团在韩国业界声名显赫,涉及了制糖、机械、地产、食品生产、娱乐等诸多领域。其庞大的经营规模、雄厚的资本和深不可测的背景,都让它成为了一个不倒的巨人。

    如果说第一制糖集团,可能很多人都感到陌生。但是提到该公司在2001年更改后的名字,绝对能让不少人如雷贯耳——c.j集团。而崔家,就是在这个超级集团里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除此之外,虽然崔家人丁不旺,但是各个都是jing英,在各自的领域里都有不小的成就。生长在这样的环境里,崔正源安能无动于衷,一心做一个混吃等死的纨绔子弟。前世身为艺术总监的他,是个地道的农村娃。依靠家人的辛勤劳动的供养,才奋力搏杀出一条艰辛的成功之路。现在有了这么好的环境,不做出一番事业,焉能对得起重生一遭。

    就在崔正源十三岁的时候,他的父亲崔基灿接到调令,前往中国担任现代汽车集团驻中国总代表,全权负责现代汽车集团和中国方面的合作事宜。为了照顾丈夫,母亲潘景贞辞去了工作,陪同前往。而作为他们的孩子,崔正源也跟随到了中国读书。

    而就在他们前往中国的时候,第一制糖集团的内部,矛盾开始渐渐激化起来。策划了许久的崔正源,怎么可能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第一时间把自己jing心准备的计划书,递交到了崔武龙的面前。

    意外收到孙子的计划书,崔武龙也很意外。好在崔家一直注重对子弟的培养,讲求学以致用。崔武龙并没有因为崔正源年纪小而有所轻视,拿着这份厚达五十多页的、多达三十万字的计划书,仔细的研读起来。

    越是读到后面,崔武龙就越是震惊。这份计划书里面,严谨合理的逻辑,周密细致的步骤,步步为营的谋划,毫无破绽的方案,充满前瞻的预测,即使是从事多年商业规划的老手,都很难做到。要不是崔正源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他都要怀疑是有外人打入了内部。

    虽然震惊,但是这份计划书也让崔武龙非常兴奋。崔家是集团的第二大股东,但也仅此而已,始终屈居人下。这份计划书,让崔武龙看到了摆脱他人桎梏,让崔家du li的希望。因为这份计划书具有非常可观的cao作xing,只要按照上面的步骤一步一步的来,想不达成最终的目的都很难。于是,崔家三代人汇聚一堂,经过了jing心的讨论,终于确定以这份计划书为草案,正式开始行动。

    如今历时三年,这个计划也该见分晓了。而我们的主角崔正源,也到了离开生活了三年的bei jing,回去汉城,开创自己的未来的时候了。

    “可惜啊,亲爱的同学们,我们要再见了”。想到这里,少年嘴里吐出一丝微不可觉的叹息。

    就在昨天,爸爸透露说,他马上要卸任回国,自己的学籍,已经通过关系,转回了汉城。不过听爸爸的意思,这次回国,他将不继续在现代汽车集团内任职,具体做什么工作,爸爸却没有说。只是从父母严肃的表情中,可以猜到,这次的事情或许真的很重大,因为从崔正源出生起,就一直没有见过的外公,听妈妈说,也已经回到国内。想到那个带着慈祥的面容和锐利的目光的老人,崔正源的心头总是一阵火热。从来没想过,有朝一ri,自己会和这个老人搭上关系。

    就在崔正源魂游天外的时候,女老班也开始了总结发言,“好了,大家在一起经历了三年的时光,不管这一次的成绩怎么样,也是到了我们说分别的时候,未来的高中里面,我们有些人或许会相遇,有些人或许会别离,在这里,希望大家记住这生命里短短的三年。虽然时光短暂,眨眼而逝,但这份痕迹,都将深深地刻印在我们的生命里。希望大家将来回首青chun的时候,还能想起曾经风华正茂的同学们”。说到这里,平时总是女魔头一样的老班,眼角里也泛起了水雾。

    窗外的蝉似乎也知道了别离的伤,停止了无休止的烦,刚才还颓废的东倒西歪的学生们,也默默地坐直了身躯,带着留恋的目光,在前后左右那些熟悉的面孔上梭巡着。

    每一次的毕业分别,都充满了不舍和伤感。不管曾经的三年初中时光,大家互相之间有什么开心的、烦恼的故事,还是有过矛盾,都到了说一声再见的时候。

    老班稍微控制了一下情绪,“下面的时间留给大家,有什么话想说给同学们的,都来说下吧”。

    少年的心绪直白而纯洁,离别在即,虽然有千言万语,但是阅历上的缺失,却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出来。彼此的目光交替,仿佛在鼓励别人做第一个一样。

    就在大家都犹豫的时候,崔正源缓步走上来讲台,带着怀念的目光扫过每一个同学,最后的目光定格在了第三排的一个漂亮的女孩子身上,深沉的眼神也转化为了丝丝的笑意。

    平时大大咧咧的女孩现在也没了jing神,只有似水的目光迎着他,交错的注视就像在空间中激起强烈的火花般,炫丽夺目。毕业在即,同学们也没了顾虑,看到以前暧昧的两人现在的情形,都起哄了起来,就连刻板的老班也带着些微笑看着他们。终究女孩的面皮薄,熬不过同学们善意的戏谑,低下的脸颊上早已是浓浓的红云。

    崔正源看着同学们误会的眼神,心里好笑,你们以为我是她嘛,过几年,恐怕全中国的人都知道她了,希望你们不要被今天毫不起眼的她震到。

    收拾起心思,崔正源向同学们深深的鞠了一躬,才深情地说道:“请大家原谅,我第一个向大家道别,因为我要回到我的国家去了,不知道何时还能够再见。谢谢大家三年来的照顾,我在中国留下了美好的回忆,在我以后的人生中,我会一直记得的情谊。大家以后一定要记得我啊,希望未来的岁月里面,我们还能重逢”。

    “正源,你要走了吗?回韩国了”?刚才总是拿脑袋顶书桌的胖子惊叫道。其它人的声音也是此起彼伏,充满了不舍。三年来,谦逊,礼貌,乐于助人的崔正源在同学中也是留下了好人缘,听到他要走了,大家都很惋惜。刚刚还在害羞的女孩,猛地抬起头来,原本希冀的目光里满是泪水,左手因为攥的太紧,已经让粉红se的信封变成了一团。终于还是走了,表白也是没用的了,看来还是无缘呢!

    小胖子看了一眼女孩,也注意到了她的情绪。于是替他问道:“正源,你什么时候走啊?大家在一起三年了,我们给你办一个欢送会吧”。

    崔正源婉拒了他的好意,“不用了,我今天就要走了,飞机票什么的都已经买好了”。

    敲门声适时的响起,原来是崔正源的妈妈来了,“不好意思,老师,飞机的时间快到了,我的孩子该走了”。

    坐在驶往机场的车上,看着车外飞速倒退的景象,崔正源默默的感慨,“再见了,bei jing,ri后我还会来的,不知道到那时,你和我曾经见过的样子有什么不同。再见了,我的同学。虽然分别了,但是可爱的女孩,我却很期待以后的相遇,不知道你是不是还一样的惊艳绝伦”。想到这里,女孩那大大的眼睛里含着泪水的模样,仿佛就在眼前。

    潘景贞看着儿子小大人的样子,嘴角的微笑无论如何都收不住。自己的这个儿子,从小就和别的孩子不一样,从来不哭不闹,要吃要喝要上厕所,不管做什么事情,总会用你最明白的方式表达出来,慢慢的长大了,也从不淘气捣蛋,很是让自己省了不少心。

    唯一的不足,是不是太多愁善感了些,真怕他以后像个女孩子一样啊。崔家的长孙,你要经历的风雨还很多,可一定要坚强啊。想到这次回国,崔家要遭遇的形势,潘景贞也是感慨满怀。

    看着静默的儿子,潘景贞有心找找话题,“正源啊,虽然离开这里很难过,但是韩国才是我们的家啊,爷爷,叔叔,外公,你的堂弟堂妹,他们也都很想你呢。堂弟听说你要回来了,都高兴的快疯掉了”。

    听到妈妈提起堂弟,崔正源不由的想起那个总是带着妹妹,趴在自己膝盖上听他讲故事的孩子。这个堂弟比自己小两岁,如今也是初中生了,是不是真的跟后世一样的帅气啊。没错,堂弟的名字叫崔始源,和他就差了一个字。初次听到爷爷给堂弟起名字时候,他还以为是重名呢,但是当得知叔叔叫崔基浩时,他就知道了,这个露着小**,在爷爷怀里干嚎的小子就是迷倒万千少女的“马”始源了。

    小时候长辈们不让出去玩,其他世家子弟的年龄又都和自己差太多,所以就只好带着堂弟玩。一直到堂妹崔智源出生,跟屁虫从一个变成了两个,自己就是家里名符其实的孩子王了。三年多没见了,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叔叔崔基浩前世被误传为韩国第二大超市的社长,很是传出了不少荒诞的新闻。其实呢,叔叔是个营销专家,按他自己的说法,就是家里的企业已经固定了经营模式,没法创新了,所以他一直在外面闯荡。不过照爷爷的说法,叔叔就是不务正业,好好的不帮家里做事,偏偏跑到外面去。爸爸又一直在现代集团里任职,爷爷只好一直以高龄在企业里支撑,其中的辛苦可想而知。

    奇怪的是,对于父亲在现代集团里任职一事,爷爷却从没有微词。想到这里,崔正源就把自己的想法向妈妈求解,“这次爸爸回国似乎很匆忙啊,这里的事情还没有结束,怎么能突然就回去呢,而且还是从现代集团里出来,是不是有欠考虑”?

    潘景贞长叹一声,才说道:“爷爷和郑景三社长的矛盾已经到了危机的关头,没有办法再调和了。郑景三社长一心一意支持朴槿h代表,你爷爷却一直持反对态度,双方的理念分歧越来越大,集团里面估计要进行分家了,道不同不相为谋”。

    “朴槿h”!!!崔正源脑子里电光火石,脱口而出。这一声已经带着惊呼了。

    自从提交了那份计划书后,崔正源在家里的地位就直线上升,多次参与了崔家的事务。对于崔正源知道朴槿h,潘景贞也不觉意外。“朴槿h代表是前总统朴正x的女儿,在党内威望很高,可是近些年来,她行事作风越来越霸道,渐渐的有点一言堂的苗头。爷爷担心党内失去min zhu,所以才反对的。但是郑景三社长却不这么认为,他觉得朴槿h代表能够继承其父亲的意志,继续带领各大集团再次迎来辉煌。所以你爷爷就想通过迂回手段,达到制衡的目的。你爸爸这次回去,就是担任大gj党内部事务理事会理事一职的”。

    “这个职务是做什么的啊”。崔正源前世没接触过政治,尤其是外国的政治,所以对这个职务不了解。

    也许是自己的儿子的缘故,潘景贞并没有掩饰,“这个职务主要是协调党内资源和内部人事的,同时还负责党派内部的安全事务”。

    大发,这是崔正源此时心中唯一的想法。他是做过企业高管的人,当然知道资源协调和人事的权利有多大。爷爷不愧是老狐狸,这个位置一卡,朴槿h想一统党内,几乎是不可能的。

    “最主要的是,李m博代表打算竞选下一届的汉城市长,你爸爸还要担任他的竞选参议,所以不得不回去了”。潘景贞接下来的话让崔正源已经完全激动了,原来家里是李line的啊。他可是清楚的知道,后世这位boss是如何击败一众敌手,最后当上韩国国家总统的。跟随这么一个大boss,看来自己家族的前程无忧啊。

    关于政治方面,崔正源已经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就没有再往深入了解,以免刺激到老妈的神经,转而开始了解家里面的事情,“关于企业划分,是按照我们之前商议的内容决定的吗?对方没有提出异议?李在贤理事有说什么吗”?这才是崔正源最关心的问题,因为这关系到他以后能不能大展宏图的关键。

    “嗯“,潘景贞给了肯定的答复,又道:“集团被分成了两块,一块是传统经营部分,包括食品,建筑,财经,机械等;还有就是传媒部分。你爷爷的打算是要联合现代集团,全力拿下传媒部分。这是我们之前的既定目标,对方的目光也不太看重这里,阻力会小得多”。

    听到潘景贞的话,崔正源的心就不停的颤抖。一旦这次谋划成功,那么自己重生的优势,就有了用武之地。相信凭借自己超前的知识,和经历过无数次的娱乐策划,锻炼出来的手段,绝对能让c.j传媒更上一层楼。

    这可是c.j传媒啊,m、金钟国、t-ara、李孝利、超新星、ftisland、cnblue、seeya、davichi、男女共学、sgwannabe、孙丹菲、afterschool,这些名字一个一个从眼前划过。前世混迹娱乐圈的崔正源,虽然没有和韩国方面怎么接触过,但是对这些星光熠熠的名字,可是了如指掌。

    只要这次的谋划成功,未来这些人的命运就将会由他掌握。崔正源相信,凭借自己的手段,这些人的未来绝对会比上一世要好。他有信心,让一个庞大的、无与伦比的娱乐帝国诞生在自己的手里。

    崔正源二人到达机场,汇合了等在那里的崔基灿,还有三个助理,通过了安检,登上了返回韩国的飞机。看着爸爸的三个助理,崔正源啧啧不已,“这些人真是小心呢”!

    那个带眼睛的jing明男,一看就是爸爸的秘书,至于另外两个,即使穿着西装,手臂上也是隆起的块块肌肉,说是爸爸的行政助理,三岁小孩都不会相信的。他们的身份只有一个,那就是保镖,而且是那种非常厉害的安保人员。因为他们是前天刚刚从韩国派来的,从那时起,就寸步不离地跟在崔基灿的身边。

    什么,你说现代文明社会的韩国,不会出现政治暗杀这样的龌龊手段。那只能说,少年,你天真了。不要忘记了,前总统朴正x是怎么命丧黄泉的,就连其夫人也没有逃过此厄运。

    关键的时刻,一切小心为上啊。崔基灿这次的职务任命,别人也不是傻子,能不知道其中的深刻含义?

    飞机发动机的轰鸣声响起,跑道犹如黑se的河水向后方急速的流去。祖国,要再见了。

    我现在要----------回家啦!

高速文字手打 书包网 社长天下章节列表 http://www.bokbao.com/xiazai/11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