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言情都市 > 娘子为夫饿了 > 第 3 部分T

    “烨子,你扯,你继续扯,你以为你是说书的啊,好好说,不然吃的没你份!”紫晓楠一语就听出她这讲的有百分之八十的夸张成分在内,毫不留情的打断她。

    杨烨嘻嘻哈哈一笑,瘪瘪嘴,忙讨饶:“好好说还不成,好好说,其实是龙龙叫来的那两个高手把店给拆的,中间有个人看你遇到了,拿着匕首上来杀你,龙龙把那人脖子给拧断了。”

    “还胡说!看戳!”紫晓楠虽然见识了龙龙一招暗招,把掌柜的手指割了,但是要说他一个小布丁点的娃娃,把一个大汉的脖子拧断了,打死她都不信。

    杨烨可是受了委屈了,捂着了眼睛逃到一边:“我没有胡说,龙龙就这么这么这么一下,就把那人脖子拧断了,尸体还躺在楼下呢,你要不信,我们可以下去看看!”

    尸,尸体……

    杨烨一提到尸体,紫晓楠就遍体生寒,脑海里,顿然浮现了醒来之时,身边堆叠如山的,腐烂的腐烂,发臭的发臭,死不瞑目的死不瞑目的尸体。

    胃里翻江倒海一阵难受,她忙推拒:“算了,就算你是说谎,我也假装相信了,尸体我就不去看了。”

    显然,她对杨烨的话,依旧保持一个态度:不信,不信,还是不信!

    两人的聒噪,吵醒了熟睡的龙龙,粉嫩的娃娃脸上,一双大眼睛缓缓睁开,睫毛漂亮的让人妒忌,眼珠子黑溜溜的骨碌了一圈,懒懒散散,看着身边躺着的紫晓楠,他嘴角弯起甜甜的笑容,冲她问好:“娘子,早啊!”

    紫晓楠面部表情再度僵硬,不知道的人以为她中风面瘫了!

    “那个龙龙啊,姐姐再纠正你一次,饭可以乱吃,娘也许你乱叫,这个娘子……”

    “你不是姐姐,你是我娘子,在为夫面前,你要自称为妻,哦,还有,为夫忘了告诉你了,为夫小名龙龙,大名龙凰!娘子可要记住了,以后你就是为夫的人了。”一句句,连个嗝都不见打,这么顺畅的,条理清晰的自龙龙红嘟嘟的小嘴巴里倒了出来。

    紫晓楠只觉得浑身发寒,鸡皮疙瘩尽数起立报道:“龙龙啊,你饶了我吧!”

    “娘子,你喊我的时候,要这么说,相公,你绕了为妻吧!”他还好心好意帮紫晓楠纠正,完全忽略紫晓楠那状似要晕倒的神态。

    “姐姐,你就从了他吧,等个十七八年,他就比你大了!”杨烨这个猪脑,十七八年后,就龙龙会长年纪,她紫晓楠是妖精吗,千年不老!

    臭丫头,胳膊肘往外拐,白眼狼,狼心狗肺。

    杨烨居然会给龙龙帮腔,他们不是为了一只虾子差点引发了一场血案,势不两立的冤家吗?

    如今倒戈相向,看样子,龙龙肯定是许了她什么好处?

    第十三章 銮寿山庄

    看着外头的天色,紫晓楠草草的起床穿衣穿鞋,对着两个孩子有些无奈,演的是哪一出,三岁的说要娶她做老婆,七岁的帮着做说客当红娘,这是什么乌烟瘴气的朝代。

    无语,随便她们去,等她参加完那个神厨大赛拿了奖金就撤退,走的远远的。

    只是一开房门,别说走的远远的了,她连走的力气都没有,这,楼下的,在拍戏吗?拍装死人的戏?

    为什么……那么多血,那么多断手断脚。

    “尸,尸体……”

    浑身猛烈颤抖起来,好不容易醒过来的她,眼前一黑,又晕过去了!

    紫晓楠脆弱的神经就这么被折腾来折腾去,再一次崩溃!

    昏天暗地一觉醒来,人已经不在客栈之中,而在一驾马车之内,先前的一切,好似做了个梦一样,她惶恐的左右顾盼,发现车内除了她还有正在打盹的杨烨。

    怎么回事,她怎么会在马车上,这种马车,真比劳斯莱斯差多了,颠的她骨头都要散掉了,忙起身推推杨烨:“烨子,醒醒,醒醒,烨子!”

    杨烨揉揉惺忪的睡眼,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然后,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看着紫晓楠:“晓楠姐姐,半夜三更的,你干嘛!”

    半夜三更?不是什么卯时吗?这么就半夜三更了,紫晓楠一把撩开马车的帘子,靠,还真是半夜三更,月明星稀,凉风习习。

    到底又发生了什么,谁来告诉她啊!

    “烨子,为什么我们会在这辆车上?龙龙呢?那些尸尸尸尸体呢?”完了,她完全对尸体产生了条件反射的恐惧,一说到这两个字,就成了大结巴!

    “说要准备喜堂,快马加鞭回去了,让我们慢慢来,三日之后就能到!”杨烨懒懒一句,枉顾紫晓楠瞪成了龙眼的眼珠子!

    “杨……烨……”她咆哮了,愤怒了,这丫头,居然趁着她昏迷不醒,合伙龙龙把她扛上了贼船。

    这一声咆哮,可把杨烨的耳朵给教聋了,她忙捣住耳朵,一脸痛苦!

    好不容易,紫晓楠的河东狮吼平息,她才后怕的腆着脸给她赔不是:“晓楠姐姐,其实跟着龙龙也挺不错的,听说他家里很有钱,还有,他人也挺可爱的……”

    “那给你!”紫晓楠没好气的冲了一句!

    “我倒是想要,他不肯!”杨烨的回答,让紫晓楠差点吐血而亡,早熟也不是这么个熟法吧!不但早熟,还拜金,非但拜金,还卑鄙!

    “他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老实交代,不然我就是跳车而死,也不会和你去!”紫晓楠可是有骨气的,把自己下半身卖给一个小孩,笑话!

    “晓楠姐姐,你,你不可以不去,求求你了!”杨烨一脸哀求的模样,楚楚可怜!

    “你给我一个我非去不可的理由!”紫晓楠安耐着最后一份性子,非要杨烨吐出真话不可!

    杨烨眼珠子骨碌碌一圈,显然是在想诌什么谎更好,很可惜的是这样的小动作逃不过紫晓楠的火眼金睛:“别想骗我,你要是骗我,我立刻跳车!”

    说着,紫晓楠作势撩起车窗!

    杨烨急了,什么都顾不上了,扯着小嗓子急急道:“我说,我说,龙龙其实是銮寿山庄的少庄主,他抓了我爹娘兄弟姐妹一共十七口人,说我不帮着他把你娶进门,就一天杀我一个亲人!”

    “什么狗屁銮寿山庄,兄弟姐妹十七口,杨烨,你都习惯说这么低级的没有水准的谎言吗?我这就跳车!”太荒诞了,种猪也不可能生出那么多小孩来,更重要的是,龙龙会残忍的一天杀一个人逼杨烨,这根本就是……

    下定论之前,脑中猛然闪过掌柜的手指,和客栈里一屋子缺胳膊少腿的尸体,她的上下牙齿,开始咯咯打架:可能的!

    回头看杨烨,死活拖着她的裙摆,哭的泪如雨下!

    “晓楠姐姐,你要是跳车了,就先杀了我吧!让我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亲人一个个死去,我不然去死,虽然她们都是爹娘捡回来的,但是我们兄弟姐妹一起长大,他们死了,我也不会独活的!”杨烨声泪俱下,表情凄怆,看着不似作假。

    紫晓楠心口猛颤:“捡来的!”她还以为是种猪父母!

    “嗯,之前我不是不肯告诉姐姐为何我偷窃吗?是因为要偷钱给家里的大哥治疗恶疾,那种恶疾要是让官府知道了,是会被直接抓去活埋的,所以我才不敢告诉你!”抽抽噎噎,杨烨越说泪水落的越快,那眼泪,那眼眸,那表情,那语气。

    太有说服里,紫晓楠真是想不信都有难度。

    “不哭不哭了,烨子,姐姐嫁,嫁还不成!”就这样,紫晓楠心不甘情不愿的把自己给卖掉了,完全没有注意到,杨烨抽噎的嘴角,那一抹狡黠的微笑。

    马车颠颠簸簸,颠颠簸簸,连着赶了三天三夜,路过五个驿站,换了两次马,三次车夫,顺带添了五次粮草。

    就在紫晓楠的骨架都要被颠的散掉的时候,杨烨口里所谓的銮寿山庄,终于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只是一眼,她就傻眼了。

    这,这该不是玉帝所居住的云霄宝殿吧!

    第十四章 悲剧人生

    銮寿山庄,屹立在云巅之上,如今正是黄昏时分,天边显出一片火烧云,远远看去,如同一团烈火燃烧起来一般。风过云散,风去云聚,嫣红变幻,美轮美奂,祥和吉利。

    这一片片祥云笼罩在那巍峨如宫殿的山顶建筑上,让紫晓楠有种置身仙境的感觉。

    夹道而上,山峦叠嶂,一洗白日的烈阳灼热,清风拂名而来,紫晓楠心境也开阔多了,一边的杨烨蹦蹦跳跳拾级而上,偶尔回头对着紫晓楠招呼!

    “晓楠姐姐,快点快点!”紫晓楠起初倒也走的快,但是走了一程,差点趴下。

    这石阶有完没完啊,怎么感觉走了几个世纪了,举目望去,她想哭:不是说很有钱吗?不是嫁过来当少庄主的吗?为何没个轿子,让她爬楼梯,天煞的她最讨厌爬楼梯了。

    就算两边风景再美,也感化不了她恶劣的心情,越往上怕,她的怒气就和她的喘息一样,不断升腾。

    “晓楠姐姐,快点啊!才爬了三百多阶而已!”杨烨还不怕死的提醒她,才过了三百阶,紫晓楠真想一把飞刀飙死杨烨算了,什么叫“才”?难道她没看到自己气已经断了吗?

    一屁股坐在地上,紫晓楠再也没力气了,摆着手对杨烨道:“不走了不走了,呼呼,好累啊,呼呼!”

    杨烨见状,咚咚咚跳下来坐到她身边,嘻嘻的笑着:“听说銮寿山庄建在天然山林之巅,入夜之后,两边道上会有野兽出没哦!”

    额!野兽!!!

    紫晓楠浑身一个激灵,一双眼睛却如刀子般恶狠狠的割向杨烨:“你敢吓我,小心我咬死你!”

    话音才落,一声狼啸声凌空响起……

    “唔……”沧桑的嚎叫,激的紫晓楠浑身鸡皮疙瘩瞬间起立报道:“烨子,狼,狼……”

    “所以说要趁着天黑之前赶紧爬到顶端,等夜再深一点,什么虎豹之类的都会出来的,我目测了一下,顶多还有七百多阶吧,晓楠姐姐,再忍忍,就到了!”

    这个“就”字,给不了紫晓楠任何鼓励,倒是然她感受到了绝望般的无力感,天煞的,被逼着嫁给一个三岁小娃已经够悲剧的了。

    为毛现在还要沦落到如此境地。别人做新娘子,不都是八抬大轿抬进去,然后新郎官背入喜堂的吗?

    她没指望龙龙背她进喜堂——原因很明了,怕新婚第一天就做寡妇!

    但是也不至于徒步出嫁吧!是这个该死的时代的习俗吗?这习俗会不会太恶劣了点!

    “唔……”狼啸声依然在继续,似乎在鞭笞紫晓楠,说的直白点,就是警告她:你再不走,就等着给大爷我做下酒菜吧!

    紫晓楠被这狼啸声激的浑身颤抖,认命的起身,以飞一般的速度往上跑,直到跑的气喘吁吁,跑的嗓子冒烟,跑的两眼发昏,那“云霄宝殿”似乎离她还有好多距离。

    夜幕已经渐渐降临,不用看,只用感受的,她就能觉察到树林里隐藏的一双双暴戾残忍嗜血的眼神,更可怕的是,杨烨好似已经爬到了顶端,胜利的朝她招手,把她丢在了半山腰。

    “晓楠姐姐,我先进去了,我好口渴,你赶紧啊!”杨烨遥远的声音从顶端飘渺过来,紫晓楠多想上去揪住她,狠狠赏她两个大屁股。

    是谁把她害的那么惨的,她是为谁受这些苦的,杨烨这个忘恩负义的死小孩,居然把她丢在了豺狼虎豹堆里!

    紫晓楠步子已经灌了铅,一下子都挪不动了,但强烈的求生意识,容不得她停下脚步,一步一个晃荡往上走,若不是自尊心使然,她都想学那些猛兽,四蹄落地,爬上去得了。

    走到精疲力尽,当那高大巍峨庄严肃穆的写着銮寿山庄三个描金大字的朱红铁门近在眼前的时候,紫晓楠只觉得两眼昏花,身子摇摇欲坠,虽然近在咫尺,但是再也前进不了半分了。

    天旋地转,星星在眼前打圈,身体累到散架,她半曲着身子,双手支撑在膝盖上,不停的,大口的喘息,喘了半天,才发现有出气没进气,原是累的连吸气的力气都没了。

    努力直起身子,因为低血压的缘故,眼前黝黑,身子再也支撑不住,软软倒了下去。

    以为自己难逃和冰冷的石阶上亲密接触,然后滚雪球一样滚下山去的命运,却不料瘦骨嶙峋的身体,会在到底前瞬间,落入一双结实的大手之中。

    强健的胸膛,馨香的气息,还有月色中那朦胧的墨色的眸子,是谁?好模糊?

    紫晓楠努力睁开眼睛想看清,无奈累到虚脱,如今知道自己得救,放松下来,居然脑袋一偏,沉沉的睡了过去。

    也不能怪她虚弱的连个杨烨都抵不上,实在是她这具先天不足的骷髅身板太虚弱了,再加上三天的马车颠簸,外带嫁给一个小娃娃的悲惨心理,多种因素导致她又一次光荣晕倒。

    第十五章 不许裸睡

    紫晓楠做了个梦,梦见了自己置身一个朴素宁静的院落之中,院落的围墙边,种了大片的爬墙虎,中间夹杂了几株紫罗兰,正是花季,那紫色的罗兰花攀附在苍翠欲滴的爬墙虎上,逶迤荼蘼了整一堵墙。

    整一面围墙上,满是大团大团的紫色纱幔和翠绿翠绿的大幅锦缎,如同浑然天成的画儿,又似七仙女所织出的华丽云景。

    风过香飘,染了她一头一脸的的香气。

    她欣喜若狂的举起挂在胸口的数码相机想把这一幕拍下来,只是焦距对准后,她的脸色顿然吓的苍白,那爬满了一墙的,哪里还是紫罗兰的爬墙虎,俨然是一条条吐着红色信子的竹叶青。

    吓的花容失色,她步子频频后退,一转身,却见身后密密围了一圈才狼虎豹,前有毒蛇,后有猛兽,她别无退路,脚下不小心踢到了一粒石子。

    那毒蛇猛兽劈头盖脸的齐齐飞扑过来。

    “啊!”她醒了,吓醒了,脸色苍白,满头大汗。

    待确定自己现在安全的躺在床上平安无事后,她才抚着胸口大声喘息:“呼呼,还好是梦,还好是梦!”

    “娘子,为夫在这呢,怎么了,做噩梦了吗?不怕不怕,有为夫在,谁也伤不到你。”奶声奶气的声音,怎么都没法让人产生安全感。

    紫晓楠转过头去,在看到龙龙赤lo的身体后,她倒更希望回到刚才的噩梦里去,或许那会比较好一点,这个早熟的娃娃,居然一丝不挂的躺在她身边。

    换做别的小孩,她是无所谓了。她大表姐的儿子,七岁了还是她给他洗澡呢,可是当对象换成了思想早熟的龙龙,就另当别论了。

    “龙龙,你怎么会在这里,还有,干嘛脱光光,你想干嘛,衣服呢,把衣服穿上!”

    别怪她思想不健康,是龙龙逼着她不健康——虽然他胯间小小的家伙看上去对她没有一点的威胁。

    “我们成亲了,为夫自然在我们的婚床上,至于脱光光,娘子不也脱的光溜溜的吗!还说我!”龙龙一句,紫晓楠才猛然发现自己身上,居然也是一丝不挂,排骨身段一览无遗。

    “额!谁,谁给我脱的?”紫晓楠惊慌伸手乱抓了枕头,紧紧的抱在胸前,眼神警惕的龙龙,好像面前不是个小孩,而是个猥亵妇女同志的大流氓。

    “自然是娘子你自己了!”龙龙说着慌,脸不红心不跳。

    那身上的衣服,可都是他一件件除掉的,虽然衣衫落尽后,里头的一把琵琶外加两个小笼包让他有点失望,但是想着养肥点,可能还能看,所以,他才没有……嘿嘿……

    紫晓楠显然不信:“不可能,我记得我累趴了,怎么可能自己脱衣服,还有,我们几时成亲了,我怎么不知道!”

    龙龙抬起右手,食指放在唇边,做可爱冥想状,半晌,开口:“我也不知道,总之是成亲了,你看,这就是证据!”

    说着,伸手指向紫晓楠苍白的脖子。

    紫晓楠才注意到,自己脖子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条银色的链子,如果它再细点,紫晓楠会把它当作银项链!

    但是这个粗细,无语,郁闷,想死!

    “我是狗吗?给我带这么粗的狗链子,拿掉!”她一把把脖子上的链子往外掳,但是很悲剧,卡在了脑门上,如今不是狗了,是戴着狗链子的孙悟空。

    小手摸索着,总有环扣吧,松开就可以,龙龙一句话,让她堕入绝望的深渊。

    “没用的,是曹伯按着你的头型量身定做的,那链子是作为我龙凰的女人所特有标志,除非是我,不然谁也解不开。”

    “我龙凰的女人”,这几个字让紫晓楠哭笑不得,早熟,太早熟,早熟的不得了的小孩,除了那地方没熟,他还有哪里不熟?

    “那你给我解开,我才不要戴这种狗链子!”紫晓楠指着箍在脑袋上进退两难的链子,如果是纯银的,可能这么粗会比较值钱,但是她不要值钱,她要的是美观,这东西,与美观简直就搭不上边。

    就算这龙龙好像很有钱的样子,但是不代表他有权利用紫晓楠的身体来显阔。

    “这不是狗链子,这叫夫妻链,你看,我也有!”说着,他在枕头低下掏了一阵,掏出一条和紫晓楠脖子上这条差不多的狗链子出来。

    “那你怎么不戴!”她质问。

    “因为像狗链子!”他一句,紫晓楠七窍生烟,两眼放火。

    “你,你……”努力按压着怒气,深呼吸再深呼吸,她告诉自己,不要和一个三岁的奶娃娃计较,要有素质,有素质,好不容易镇定下来,却见龙龙的小肥爪子,居然朝着自己的胸口袭来。

    刚刚忙着扯“狗链子”,都忘了护住胸口,如今真好给龙龙有机可趁,一把抓住了她的小笼包,紫晓楠惊呼一声,想去拍龙龙的小手,只见龙龙捏了把,松开,摇头叹息了一下:“太小了,要好好补补,你既然是神厨,该知道吃什么补这个,你告诉我,我让他们每天准备一箩筐给你!”

    紫晓楠两串清泪狂飙,一个三岁的小孩,都嫌弃她胸部小,呜呜,女人很是骄傲的地方,被看扁了,还是被一个三岁的小孩。

    小手接着往下,摸到了她的排骨:“比阿黄捡回来时候还瘦,补补!”

    又往下……

    “喂,住手,龙龙,不要以为你是个小孩我就不敢……”她大声喝住他游离往下的小爪子,大掌威胁的高高抬起。

    迎上的,是一双楚楚可怜的眼睛:“呜呜,娘子你凶我,呜呜!”

    这一招,让紫晓楠如何招架,顿然偃旗息鼓,换做手足无措的安慰:“不是,乖,乖了,没有凶你,龙龙你别哭啊,是姐姐不对!”

    “你不是姐姐,呜呜,你是娘子!”

    “好,好,是娘子不对!”

    “错了,你要说是为妻不对,快说,不然我要哭了!”

    额,还带这样的!

    “好,我说,我说,你别哭就是,是为妻不对。”

    三句下来,紫晓楠直接被吃死!

    第十六章 丰盛早膳

    紫晓楠曾经无数次幻象过自己的婚礼,西式的婚纱礼堂鲜花蛋糕,中式的旗袍盘头绣鞋老酒,甚至是日式的韩式的,却从未料到过,自己的婚礼会是如此草草了事的!

    没有八抬大轿凤冠霞帔不说,连个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送入洞房都没有,除了脖子上取不下来的狗链子,完全寻不见一点她和龙龙已经结为夫妻了的证明。

    唉,婚礼这么悲催也就算了,关键是谁来告诉她,她不是嫁入有钱人家做豪门少奶奶了吗,为什么一大早起来居然要亲自下厨做早膳呢?

    思绪飘回了半个时辰前……

    “娘子,为夫饿了,你快起床了!”睡的香甜之中,却被一双肥嘟嘟的小手无情的摧残醒来。

    “别吵,我好困!”她素来贪睡,这山庄上清凉舒畅的空气,更是让她赖在床上不肯起来,眉头痛苦的皱着,她一把抚开龙龙的小手,略嫌厌烦和粗暴。

    抽泣的声音,毫无预兆的响起:“呜呜,娘子你不给我做饭吃,呜呜,还推我……”

    龙龙一番指控,紫晓楠再也无心睡眠,转过头,只见小娃泪眼汪汪,可怜巴巴的抹着眼角的晶莹水珠。

    可恶的她本来没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现在却产生了莫名其妙的罪恶感,忙讨好他:“好了,不哭不哭,我不是故意推你的!”

    看吧,她本来就没推他,只是拂开了他的手而已,现在被他一哭,居然承认了这虚无的罪状,紫晓楠承认自己对眼泪很没招架力,尤其是小孩子的眼泪。

    “娘子,为夫饿了!”他嘟嘟着嘴,模样委屈又撒娇。

    “好好,我去帮你拿早饭,厨房在哪里?”这样总行了吧!

    哪知:“不行,我不要吃别人做的,只吃娘子亲手做的,你去给我做早膳好吗?”

    眼巴巴的可怜模样,紫晓楠舍不得拒绝,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接下来,等她还神之后,人就被个自称青衣的小丫鬟领到了脚下这间厨房。

    “夫人,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您尽管吩咐。”青衣恭敬的开口,紫晓楠看着厨房,虽然心里头替自己喊命苦,做个夫人居然拿还要沦落到这个地步。

    但是看到厨房里锅碗瓢盆,油盐酱醋,鲜果蔬菜,鸡鸭鱼肉,海参鲍鱼,她身体里的某些因子就沸腾起来。

    早膳是吧,小龙龙,你可不要吃一惊哦!

    “青衣,有猪里脊肉吗?给我取半斤过来。”紫晓楠才吩咐完,猪里脊肉就送到了她的面前,青衣动作之迅速,让紫晓楠几度怀疑,“青衣,你会武功吧?”

    “是,夫人,庄内大大小小老老少少都会武功。”

    额……

    “怎么了夫人?”

    “没,没什么,有武功也好,青衣,你去寻两块扁平的木棒来,帮我把这些肉打成肉糜,打到一半,放点盐花!”做美食的时候,切记一点,就是心无旁骛,紫晓楠收回心,专心在这一顿早膳上。

    青衣打肉的时候,紫晓楠也没有闲着,把面粉放入大盆中,掺入热水制成烫面团,放在一边饧制。然后再切了一把小葱葱白,让烧火的庄丁烧上大火。锅内下了油,油热后,紫晓楠抓了切好的一把葱白放入锅内,炸了十来秒,迅速起锅,把葱油放在一边备用。

    动作熟稔的把饧好的面团擀薄擀匀,很快出来了一张张近乎透明的薄馄饨皮,青衣那边的肉也已经打好。如此一来,皮和馅都搞定了,她三下两下的,一大盘馄饨就包好了。

    锅里下鸡汤,汤热后下馄饨,看着皮子渐透,里面粉嫩的肉色显了出来,她开始调碗,调料放好后将馄饨捞起上碗,撒上备用的葱油,顿时,一屋子香气四溢,油香肉香面粉香,油而不腻,浓而不烈。

    “青衣,完工,走吧!”她拍拍手,大功告成,正要往外,却见青衣面色为难起来。

    “夫人,等等!”

    “怎么了?”她驻足,看向青衣。

    “这么点,不够的,如果是这样分量的馄饨,庄主喝十碗才能饱,这才一碗!”

    她晕,步子踉跄了一下:“他,他是猪吗?”

    “啊,夫人,您怎么能叫庄主猪啊,那可是大不敬啊!”青衣惶恐,脸色一片苍白!

    “吃这么多,不是猪是什么?”紫晓楠反问。

    青衣忙扯开话题:“夫人,您还是再多做点吧,奴婢先把这个庄主送去。”

    说完,匆匆下去,留了紫晓楠在厨房,感慨又怀疑,怀疑又感慨:龙龙那么点的孩子,胃到底是有多大,那天在客栈里,他从头至尾可以不停的吃,杨烨都吃撑了他还能继续吃。

    今天这早饭,他居然要喝十碗馄饨,也不见他长的像个皮球啊,难道他得了消食症?所有吃下去的东西,瞬间被消化,然后通过某处排泄了出来。

    也不像啊,那天吃那么久,没见他去茅厕一次过。

    思来想去,紫晓楠依然得不出个正确结论,青衣已经翻身回来,让她快些做馄饨,说是那一碗已经下肚了,庄主开始闹了。

    这小祖宗,紫晓楠真是怕了他了,于是乎,只能无奈的折回灶台,继续耕耘龙龙的早餐。

    煎饺,鲜贝蔬菜粥,甜心油条……

    一样样,一盘盘,一碗碗,一叠叠从厨房端了出去,她真开始怀疑,不会是青衣自己路上偷吃了,或者和人分食了吧。

    不然,就是龙龙不是人,也不是猪,是个妖精,否则一个那么点的小孩,一顿早饭,怎么可以吃下成年男子两倍有余的分量呢?

    第十七章 前途黑暗

    纵然山庄上气候凉爽舒适,但当你在烟熏火燎的厨房忙了整整一个半时辰——折合成现代时间就是三个小时——之后,身上要是不出一层臭汗,紫晓楠就朝你拜。

    总算青衣不来催食了,而是来禀告:“夫人,不必做了,庄主吃饱了。”

    “青衣,你实话告诉我,你们庄主是不是妖怪。”结合之前看到的黑白无常,紫晓楠越发的怀疑起来自己所处的地界到底是人间还是妖界或者是阴司。

    青衣忙道:“夫人,您怎么能怀疑庄主是妖怪呢,这是……”

    “大不敬!”紫晓楠接过她的话茬,眼底一片无奈,那么个小东西,又不是皇帝老子,还大不敬。

    被她接了话,青衣严肃正色道:“嗯,是大不敬的,夫人一定要牢记,对庄主要抱着十二分的尊重,不能说任何庄主的坏话,更不能做任何忤逆庄主的事情,还有……”

    青衣在那里喋喋不休,紫晓楠只左耳进右耳出,要她对一个三岁的小孩奉承神灵一样的崇敬,太好笑了吧!

    “……最后,夫人,庄主不是妖怪,只不过食量比一般人大而已,而且庄主一天要吃六顿,丑时(现在的半夜1点到3点)要吃午夜饭,午夜饭他喜欢喝粥;卯时他要吃朝饭,油条馄饨饺子之类的就可以;巳时……”

    紫晓楠听的瞠目结舌,到最后,她整个都傻眼了,只看得到青衣嘴皮子开开合合合合开开,她在讲什么,紫晓楠完全无法消化了。

    终于,青衣像是讲完了,紫晓楠才不确定的不敢置信的开口:“他真的不是妖怪吗?”

    “夫人,庄主真不是妖怪,只是食量比常人大点而已!”轻易不厌其烦的再度重复。

    “这叫大点?”如果真是大点,那这个“点”字的概念,紫晓楠还得重新定义下。

    青衣对紫晓楠的反应似乎有些见怪不怪,毕竟所有人第一次听到庄主日食六顿的时候,没有一个能保持镇定的,她笑了笑:“夫人,往后您就会习惯了,现在已经是巳时(上午9点到11点),离下一个饭点还有半个时辰,您可以回房稍事休息一下,然后给庄主准备中午饭。”

    嘛?才吃完早饭,再过半个时辰也就是一个小时,又要午饭。

    紫晓楠狂汗,额上冷汗涔涔,身上热汗黏黏,忙活了一早上的手臂闻言更是酸疼,不能怪她,要怪怪自己这幅身子太不中用。

    “青衣,庄上就没有别的厨师吗?”她可怜巴巴的问。

    “庄上共有十八位厨师,三十位帮厨,五十位厨娘。”青衣心思单纯,没听出紫晓楠的言外之意,如实说来。

    “既然如此,为什么我这个夫人要亲自下厨啊!”她苦着个脸。

    “哦,夫人是在介意这个啊!”青衣总算反应过来,笑道,“那是因为,庄主有令,以后他只吃夫人您做的食物,别人做的,他一概不碰!”

    为什么?为什么,这难道是爱的表现吗?紫晓楠可不这么认为,虽然她是个厨子,但是不代表她只会动手不会动脑,仔细想想,她不由的问道:“青衣,你实话告诉我,你们庄主娶我,不会就是为了给他做饭吧!”

    青衣为难的看着紫晓楠,最后,敌不过紫晓楠真诚的眼眸,稍稍的点了点头,看着紫晓楠身子一顿,脸上惨绿一片,她忙安慰:“夫人,您不要太过难过,庄主肯定也是因为喜欢你才娶你的,庄主不是随便点人。”

    她以为紫晓楠是因为听到庄主娶她是有目的性而不是处于爱所以才变了脸色,忙安慰她。

    却听得紫晓楠仰天长啸一声:“有没有搞错,要我做厨师,直接下银子聘我不就得了,干嘛要我戴这种狗链子,把我往后的‘性’福人生都给断送了。”

    她脸绿,不是伤心绿的,是气绿的。

    搞了半天,那该死的龙凰娶她,不过就是看上了她的厨艺。他直说不就得了,只要给她足够的薪水,她又不会拒绝,干嘛非要把事情弄的这么复杂麻烦。

    想到自己因为这一身引以为傲的厨艺而断送了一辈子的“性”福,她心里就叫屈。

    她招谁惹谁了,被莫名其妙送来这个史上虚无的蓝月王朝就已经够凄惨的了,现在居然还摊上这种让人郁闷至极的事情,她屈啊屈啊屈死了。

    是她紫家祖上造孽报应到她身上了吗?

    如果是被一个玉树临风,高大威猛的帅哥娶了当厨娘,她好歹还能享受下正常女性该有的福利,但是……

    龙龙裤裆里的那个小棒槌,她真是不敢恭维,想必等那棒槌成形了,她也因为一天到晚为他做饭泡在厨房,成了个十足十的黄脸婆。

    而那时的他,应该正处于意气奋发青年时,对她这黄脸婆的身体肯定没兴趣了。

    以他的身份地位,到时候肯定有大把大把环肥燕瘦投怀送抱。

    届时他是左右拥抱风流惬意了,而她注定孤独终老死了都是个老处女。

    不公平啊,不公平,忽然之间,紫晓楠感到前途一片黑暗!

    第十八章 鸳鸯戏水(上)

    紫晓楠的一天,足步几乎没有离开过厨房,傍晚时分,天边彩霞映照,如同打翻的胭脂,在天际染了一层层一片片的绚丽红色,紫晓楠拖着疲倦的身子坐在厨房的门槛上,拖着腮帮子疲倦的欣赏着这晚霞,感慨自己为何不是一朵来去自如的浮云。

    刚坐下不久,感慨都不及发完,青衣又来了。现在是一看到青衣,紫晓楠就浑身发毛,以为她是来催自己给龙龙准备第四顿饭的。

    她苦着个脸正要哀求,却听得青衣道:“夫人,庄主说要洗澡,请你过去一趟。”

    “洗澡干嘛要我过去?”她懒散的问道,累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了,那小祖宗不会还想着让她给他洗澡吧!

    青衣脸红了一片,支支吾吾半天,声音低如蚊讷的道:“夫人,你过去就是了。”

    做什么脸红,紫晓楠总觉得哪里有问题,才要问,青衣就给跑了,边跑还边不忘再叮嘱一便:“夫人你快些去,庄主等着呢!”

    奶奶的,不会真的要她给他洗澡吧,可恶的龙龙,把她当老妈子了吗?

    心里堵着气来到房门口,她推门进去,里头空无一人,搞什么?就算要她给他洗澡,那人呢?进去,左右前后上下看了个遍。

    倒是把没来得及打量的房间给看了个遍,她惊讶的发现,这房间居然如此的华丽,琉璃珐琅,翡翠玉石,白瓷檀木,香炉金鼎,俱是华贵,就算她不懂得欣赏古家具,也知道这些东西必然价值不菲。

    只是她现在没兴趣研究这些东西的价值,她在找人,找那个胃堪比妖怪的小人人!

    “龙龙,你在哪里?”目视范围内没人,她改用喊的。

    “关上门,往左走,有只白玉老虎,你扭一下老虎的头,就可以了!”一个声音隔着墙壁传来,俨然是龙龙的。

    电视剧看多了,知道很多有钱人家都会在房子里设机关,有的为了藏金纳银,有的为了干见不得人的勾搭,有的为了逃生,所以紫晓楠也并不奇怪。

    按着龙龙的指示扭了一下白老虎的头,看着老虎的脑袋被扭的反转过去,紫晓楠只能感慨,这设计还真是别出心裁,光扭头,让老虎看自己的屁股,真是恶趣味。

    想着,身边的一面墙壁缓缓开启,紫晓楠心情一下子兴奋起来,素来只在电视上看到过,没想到自己也能身临其境这种密道。

    她抬步进内,凉气透了出来,舒服爽快,直走了几步,好像前面没路了,倒是从右侧透着隐隐的亮光出来,到前面,应该是要右拐了。

    她步子往前接着走,脚边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低头,居然是龙龙的鞋子。

    “在那把鞋子衣服都脱掉,进来吧!”龙龙的声音,再度从里头响起,奶声奶气的,却带着命令的口气。

    紫晓楠愣了一下,随后喊了起来:“干嘛,为什么要脱衣服!”

    “娘子,请问洗澡不用脱衣服吗?”

    洗澡,他是把自己叫来洗澡的啊,只是怎么不见他的身影,但是他的声音却好似就在耳边,惹的紫晓楠忍不住回头看了几次。

    自然没有发现任何人,他是怎么做到的,明明感觉人在右边拐角过去的地方,为什么声音会在自己耳边?

    还有他说洗澡,她怎么连一点水声都没有听见。

    “我不脱!”无论如何,紫晓楠拒绝脱衣服,她可不想再赤身裸i的和一个思想过度早熟的小娃娃裸呈相对。

    “那你就穿着洗吧,进来我会给你脱,快些进来,洗碗还要给我做饭呢!”龙龙催促的声音响起,依然宛似在耳畔却不见人,搞的紫晓楠心里发毛起来,忙往前疾走几步。

    右拐之后,眼前有一道亮光,似从很遥远的地方射来,紫晓楠忐忑的前行,每走一步,都会警惕的左右顾盼一番,好似这黑漆漆的墙壁上,会突然跑出什么东西来。

    她怎么的都有一种进了山洞的感觉,凉飕飕的,虽然舒服,但也吓人。

    “龙龙,你在哪里?”她试探的喊了一声!

    “你一直走就是了。”听到龙龙的声音,她心里非但没有放松安慰一点,反而越发的毛骨悚然起来。

    牙齿打了个小颤,她轻声的自言自语:“为什么无论我在哪里,他的声音都像在耳边。”

    身侧的拳头,紧紧的捏在一起,显示着她的紧张,额间已经密布了细密的汗珠,她对龙龙一无所知,虽然青衣再三解释龙龙不是妖怪,但是一天要吃六顿的小孩,能召唤出黑白无常的小孩,声音飘渺追随着你的小孩,她由不得又胡思乱想起来。

    越胡思乱想心越慌,心越慌越胡思乱想,步子都开始凌乱起来。

    她想拔腿往回跑,但是回去的路一片漆黑,前面的一线光明似乎成了她战胜控股的救命稻草,她的步子越来越快,到最后,几乎是在撒腿开奔,以八百米冲刺的速度狂奔。

    终于到了出口,映入眼帘的一切,让她有那么一瞬,差点因为忘记了呼吸而窒息死。

    这里,是仙境吗?

    放眼望去,此处皆然是浑然天成的奇林怪石,一间雅致的竹屋拔地而起,竹屋下种着喜阴的七彩小花,而周边,是篱笆围拢的偌大的花园。

    园中怪石林立,百花争艳,郁郁葱葱。

    这繁华似锦的景象,宛若一帧华美的卷轴,七彩斑斓,锦绣明媚。

    花枝夹道,鹅卵石小径的尽头,是一方偌大的水池,风一吹,凉爽水汽扑面而来,染了紫晓楠一头一脸的舒畅。

    第十九章 鸳鸯戏水(下)

    那一池清泉静谧无波,上飘着睡莲数朵,紫晓楠看的痴呆,忽见水中泛了一层涟漪起来,几个水泡汩汩冒出,一头浓密的黑发率先出水,她心里一下子紧张起来:“帅哥!”

    很可惜,让她失望了,这不是在拍电视,从水里面冒出来的不是有精壮的腰肢,健硕的肌肉,古铜色肌肤的帅哥,也不是窈窕身段,前凸后翘,美丽不可方物的美女,而是……

    一颗娃娃粉嫩的小脸蛋!

    “娘子,你总算来了,怎么走的这么慢,让为夫一阵好等!”

    紫晓楠失望之于,却是纳闷,水这么浅吗?也不见龙龙手脚有啥动作,就算水性再好的

高速文字手打 书包网 娘子为夫饿了章节列表 http://www.bokbao.com/xiazai/1392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