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言情都市 > 娘子为夫饿了 > 第 5 部分T

    鹅黄色?这忽然让她联想到了第一次见杨烨,她也是穿着鹅黄色的衣衫,于是抬头,朝着凉亭里喊了一句:“烨子,是你在那吗?”

    听到她的声音,那银铃般的笑声戛然而止,片刻,一张倾国倾城的容颜自亭子边缘探出头来,只一瞬间,紫晓楠就看的差点流口水了。

    她不是女同性恋,但是她敢保证,仍谁看到探出亭子的那张脸,都会垂涎三尺。

    男人在垂涎三尺之于会兽性大发,女人在垂涎三尺之余则是充满了羡慕嫉妒恨。

    真的恨啊,恨上帝造物不公,先头在客栈遇见个国色天香的芙蓉姑娘,紫晓楠已经有被经验到的感觉,但那芙蓉姑娘若是放到了凉亭里的女人身边,绝对也会黯然失色。

    那种美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秀似空谷幽兰,清若凌波水仙。只露了个脑袋,就能把人心魂都给勾走。

    见紫晓楠发呆的看着自己,那女子娇笑一声:“你就是龙凰的新婚妻子吧!”

    明明是第一次见面,她怎么会知道?

    紫晓楠木木点头:“嗯,是,请问你是?”

    虽然觉得问一个陌生人这个问题有些失礼,但是紫晓楠却觉有种很想和她亲近的感觉!

    那女子已经出了凉亭,一步一个石阶小心翼翼的往下走。

    紫晓楠不由皱眉,青衣平时上上下下都是用飞的,而且青衣也说过庄里大大小小都会武功,她的武功还是最低等的。

    可是看眼前的女人,明显的不会武功吗,不然才七八米高的地方,飞下来不就成了,不会武功,直接让紫晓楠想到两个可能!

    第一,客人!

    第二,这个比较让紫晓楠来气,那就是龙龙的另一个老婆。

    至于为何来气,有待考究。

    眼下那女人已经走下了假山,身上穿着一件鹅黄色的纱裙,裙摆上用银丝线勾出了几片祥云,腰上系着一个大大的红艳艳的蝴蝶结,看着既然柔又媚。

    “我叫龙蓝,是龙凰的妹妹!”她笑着启口,贝齿红唇,迷煞个人。

    紫晓楠诧异了一下,脑子有些打结:“那个,你确定你是他妹妹而不是姐姐?”

    龙蓝见紫晓楠反应,换她诧异了,随后自言自语道:“看来他没和你说啊!”

    “说什么?”紫晓楠从龙蓝的话中,听出了龙龙有事瞒着自己。

    龙蓝见紫晓楠追问,忙打了个哈哈:“没,没什么,是天气太热,我有些昏头转向了,我是他姐姐,二姐!”说完,居然还趁着紫晓楠不注意的时候,调皮的吐了个舌头!

    占了自家哥哥一个大便宜,自己觉得好玩。

    紫晓楠闻言,又诧异了:“二姐,那他还有别的姐姐了!”

    “嗯,还有一个大姐!”大姐倒是真的,龙雨确实年长与她和龙凰。

    “这家伙,从来没和我说过这个!”紫晓楠咬牙切齿道,现在才发现,两人成亲都至少有大半个月了,她居然对龙龙一无所知。

    如果不是今天赶巧遇上了龙蓝,她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一辈子都不知道自己还有二个大姑子。

    听紫晓楠喊龙龙家伙,龙蓝脸色愣了一下,随后,笑的面若桃花般灿烂:“是啊,这个家伙,居然没有把你引荐给我这个二姐,如果不是我听到了他成亲的消息赶回来,怕他是要把你藏一辈子了。”

    “龙蓝,你叫谁家伙呢?”一声肃然的声音,自身后传来,紫晓楠回头,口水又留了一兜。

    靠,今天是撞邪了吗?怎么尽遇见这样标致到让人喷鼻血的美人,随着这个美人的脸,拉的似乎,好像,可能有那么一点长!

    龙蓝见到身后的女人,忙低下头,好像个做错事的小孩,诺诺道歉:“大姐,对不起,我下次不敢了。”

    吓!大姐!龙龙和龙蓝的大姐,咋滴看上去这么难相处呢!

    第二十六章 龙龙发威

    靠,果然难相处。

    紫晓楠无语,看来她必须为自己说几句,于是挺直脊梁出来,不卑不亢道:“大姐,我平时都是这么叫龙龙的,家伙,混蛋,小祖宗,猪,妖怪,猪妖……”

    紫晓楠恐怕是嫌自己命太长了,想求个早死早超生,喋喋不休的把他对龙龙的“尊称”一个个罗列出来,其实她只是想告诉龙大姐,龙龙不会介意的。

    只是不等她说出结论,衣摆上猛然传来了一阵小小的拉扯,她停了话匣,微偏过头,是龙蓝在拉她。

    错愕了一下,紫晓楠问道:“怎么了?”

    龙蓝大气都不敢吭,只用眼珠子示意了下身后。

    紫晓楠顺着她的示意往后看,一看,半天小命差点吓的归西。

    天啊,这是啥阵势,身后这二三十个大汉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她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

    人多倒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为什么他们每个人手中都会有一把明晃晃的钢刀。每一把刀口还都是朝向紫晓楠,蓄势待发。

    紫晓楠和龙蓝一样,也是大气不敢出一口。僵硬的扭回脖子,她看向龙蓝,用眼神寻问她身后怎么回事。

    龙蓝和她在这危急时刻,难得的心有灵犀,居然看懂了她的眼神,然后诺诺的朝着她们面前的龙大姐看了两眼,紫晓楠立刻会意,身后的人,是龙大姐召来的。

    抬眼,看向龙大姐,那一具浑身散发着浓重杀气的身子,顿然让紫晓楠从脚指头冷到了头发稍,标准的不寒而栗。

    太可怕了,那犀利的眼神,那骇人的脸色,还有那手心里凝聚的蓝色气息,好可怕!

    “弟妹,如果不是看在龙凰的份上,刚刚你那些对龙凰,足够让我送你归西,你最好给我老实点去背庄规,不然我就让你现在身首异处!”

    只是听她说话,紫晓楠就浑身汗毛倒竖,头皮发麻。

    正不知道该怎么办之时,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忽的从走廊的拐角传来:“大姐,你很闲吗?管事管到我銮寿山庄来了?”

    陡然听到声音,不知为何,紫晓楠居然会产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安全感,方才被龙大姐激起的一身鸡皮疙瘩也消去了大半。

    所有的目光都循着声音看去,只见走廊尽头,一个小不伶仃可爱的奶娃娃迈着小步子走了出来,直直的朝着紫晓楠而来。

    龙大姐的脸,堪比变脸,前一刻还是一副杀人的黑脸,现在在见到龙龙后,只是转瞬,就换上了一副温柔宠爱的眼神。

    “龙凰,大姐好想你哦!”她莲步轻移上前,要去牵龙龙的手,却被龙龙一把无情的拍开!

    “大姐,你还没回答我,你很闲吗?管事管到我銮寿山庄来了?”气定神闲的重复了一次刚才的问题,他完全枉顾被他拍开手的龙大姐,如今脸上有多失落和尴尬!

    听他问话,龙大姐脸色微变,嚅嗫着道:“不是,只是觉得你这个新媳妇不太听话,帮你管教一下!”

    紫晓楠怎么就觉得,龙大姐有点怕龙龙呢?

    她不是龙龙的大姐吗?这个庄里的人怕龙龙还说得过去,可身为大姐的她,怎么可能怕自己的弟弟,还是这么个小不点弟弟,恐怕是她多心了吧!

    接下来的事实证明,她没有多心,龙大姐确实怕龙龙!

    “大姐,谁给的你这个胆子管教我的娘子?”龙龙冷笑着问。

    那态度,如果是紫晓楠的弟弟,她早就一巴掌冲着他的屁股招呼过去了,可龙大姐却没敢,非但没敢,还单膝跪倒在了地上。

    吓!是她看错了吗?姐姐给弟弟下跪!

    “对不起,龙凰,是大姐逾越了!”龙大姐跪倒在地,虔诚的道歉,脸上一点都没有委屈或者不甘心。

    “知道错了就好!起来吧,别吓到了我娘子。”龙龙摆摆手,让龙大姐起来,完全是大爷的模样。

    说完,朝着紫晓楠走来,走了半截,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停了脚步,看了龙蓝和龙大姐各一眼,道:“嗷,我忘记说了,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得擅自回庄。今天也别留下吃午饭了,回去吧!”

    好无情!紫晓楠的第一感觉,看着龙大姐和龙蓝面露失望凄然之色,她忍不住教育了龙龙一句:“龙龙,你不可以这样。她们是你的大姐二姐,人都来了,怎么都要请她们留下吃顿午饭。”

    龙大姐和龙蓝怔愕了一下,没想到紫晓楠会替她们说话。

    龙蓝在怔愕之于,较弱的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

    “二姐?”龙龙呷味着这两个字,抬眼看了一眼龙蓝,龙蓝身子顿然颤抖了一下,面色一片苍白!

    却见龙龙眼中并无责备之意,她才放心下来。

    “怎么了?龙蓝不就是你二姐吗?”紫晓楠问道。

    龙龙点点头:“嗯,是我二姐!”

    果然,他没有责备龙蓝之意,听他语气,好像是默许了龙蓝暂时做他的二姐,好险好险,龙蓝还以为自己会小命不保。

    不过她倒是很奇怪,自己这个哥哥,为何要对嫂嫂保守自己的秘密呢?从现状看来,自己这个嫂嫂,恐怕以为自己嫁的男人就是个三岁的娃娃吧!

    虽然江湖上称龙蓝为智囊,但是任她如何聪明,也猜不出她哥哥对紫晓楠隐藏秘密的缘由!

    总不会是因为好玩吧!

    第二十七章 龙家父子

    龙龙一句,不说龙雨和龙蓝,就连紫晓楠都开始毛骨悚然,被龙龙丢出去的后果,青衣可是和自己说过,就是被黑白——不,应该是朝廷和武林追杀。

    眼看着龙雨好龙蓝脸上的失落和小媳妇凄楚之色更甚,紫晓楠忙出来打圆场:“龙龙,别这么小气吗,就留你大姐和二姐吃个午膳吧!”

    龙凰抬眼看了紫晓楠一眼,本打算再次自动忽略她的言论,但是看着她白皙的小脸,他忽然转变了主意。

    “行,既然娘子两次三番的替留她们吃饭,为夫依了你就是。”龙龙说着,嘴角勾起一抹促狭的笑容。

    紫晓楠高兴劲还没提起来呢,就听的龙龙紧接着道:“不过,你得做一件事!”

    “事?什么事?”对于龙龙这个小变态提的要求,紫晓楠总是会神经紧张,打起十二分的警惕心。

    龙龙贼贼一笑:“你要喂我吃饭。”

    呼!大松了口气,紫晓楠以为又是舌吻呢,原来是喂他吃饭这么简单,于是,她大大方方的应下:“好!没问题!”

    “真的没问题?”龙龙笑意更甚,玩味之意也越发的浓。

    紫晓楠虽然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但是想来喂吃饭就是喂吃饭,玩不出什么花样吧,所以只是稍稍思索了一会儿,还信誓旦旦的拍胸脯道:“没问题了,不就喂你吃个饭吗!”

    “好了,那你下去准备午膳吧!”龙龙得逞,贼笑不已,这模样倒是龙雨和龙蓝重未见过的,不由都微微的愣了一下。

    见紫晓楠消失在了走廊拐角,龙雨才上前多嘴问了一句:“龙凰,你是不是真喜欢上了那个女人?”

    龙龙一个犀利的眼神投过去,龙雨立刻噤声,不敢言语。

    “和我到摘星楼来!”

    龙雨和龙蓝不敢有丝毫怠慢,恭恭敬敬的跟在龙凰身后,前面龙雨带来的二三十个大汉,也诚惶诚恐的收了刀,给龙龙让出了一条道。

    摘星楼,銮寿山庄最高建筑,四处环绕翠竹,清幽静雅,楼内陈设简单,只有一张梨花木刻龙凤盘旋图圆桌,和四张分设东南西北四座的同质地花色圆凳。

    楼内长年燃着佳楠香丸,三人入内,看守摘星楼的丫鬟正在给螭龙纹珐琅香炉里添香丸,见到三人,忙恭顺的跪下请安。

    “下去吧,没有我的允许,不许任何人靠近摘星楼!”龙龙稚嫩的声音吩咐了一句。

    那丫鬟忙恭敬的应下,然后退守到门口!

    径自走到桌子边坐下,龙龙看着站着的大姐和龙蓝,只是慵懒的招呼了一声:“坐吧,难道你们想站着谈话!”

    龙雨和龙蓝听了命,才敢坐下。

    龙龙一双明澈的大眼睛抬起,看着两人,道:“以为借着看我娘子的名义上山来,我就不会追究你们不请自来的罪名了吗?不过这次我心情好,饶了你们,说吧,老东西派你们两上山,又想让我帮什么忙?”

    被看穿了,龙雨和龙蓝稍稍有些尴尬。

    龙蓝见大姐不开口,她只能代为发言:“哥哥,爹想要武林盟主的交椅!”

    声音低的像是犯错的小孩。

    龙龙看着她,冷笑了一声:“以他的武功,还用来求我吗?到底有什么事,再不直说,小心我不客气!”

    龙雨见龙龙真有发作的前兆,急道:“龙凰,你不要提到爹就生气,你们毕竟是父子!”

    “大姐,别怪我没提醒你,不要和我提父子这两个字,恶心到侮辱我的耳朵,我数到三,你们还不说实话,就给我滚!”龙龙小小的声音里,压抑着怒火。

    龙蓝吓的赶紧道:“哥哥,其实只是爹想见你和嫂子一面,委托我和大姐来做说客,就这么简单!”

    看向龙蓝,龙龙知道,谅她也不敢撒谎,只是听闻她的话,他只是冷笑:“怎么的,是不是我看上的女人,他都要抢?”

    “龙凰,绾倩是个意外,爹这些年也为此事一直在忏悔!”龙雨劝道。

    “那就让他忏悔一辈子吧!吃完饭赶紧给我滚蛋,回去告诉他,老不修的东西,最好死在女人堆里去!”龙龙咒骂道,毫不留情,眼神狠烈。

    龙雨龙蓝知道,就算自己再劝也无济于事,到头来只会惹恼了龙凰,只能噤声,室内,陡然陷入一片沉重的死寂!

    知道外头传来一阵通报:“庄主,夫人来请各位吃饭了。”

    “知道了!”龙龙站起了身,看向龙雨龙蓝,“绾倩的事情,要是你们敢对她泄露半分,我会让龙庄一夕灭门?”

    说完,收敛了脸上所有的表情,换上孩童天真的容颜,朝门口走去,不久,门口就传来了一阵稚嫩可爱的撒娇声:“娘子,怎么这么久,我都饿了!”

    “啊呀,我又不是超人,这已经是极限了。”

    “娘子,超人是什么?”

    “说了你也不懂,不是饿了吗,那就给我省着点力气说话,咦,你大姐二姐呢?”

    “一会会出来的!”

    “哦!”

    ……

    说话声渐行渐远,龙雨龙蓝对视一眼,默不作声的出了摘星楼,朝饭厅而去。

    第二十八章 你真恶心

    而后再搬了两把小椅子,命龙雨龙蓝就在饭厅外用餐,不得入内。

    “龙龙,你怎么可以这样,这是哪门子待客之道!”连紫晓楠这个外人都有些看不过去了,可当她看向龙雨龙蓝,训龙龙的话讲不下去了。

    那是什么表情,那么的满足。

    这可真让紫晓楠咋舌,并同时产生了十二分的怀疑,这两姐妹是不是有受虐倾向啊,明明这是莫大的侮辱和不敬,可她们脸上却是如此一副甘之如饴的表情。

    “娘子,不要为无关紧要的人浪费我的吃饭时间了,快点,喂我吃饭。”龙龙粉雕玉琢的脸上,满是不以为意,完全把龙雨龙蓝当作空气忽略不计,张开了小嘴巴,朝向紫晓楠大大的伸过头来。

    紫晓楠虽然纳闷疑惑到了极致,但是还记得和龙龙的约定,于是取了饭碗,一脸不耐烦的道:“知道了知道了!”

    说完,夹了一片菠萝咕噜肉送到龙龙嘴边,哪知道龙龙看着送来的菜,非但没接,反而皱起了眉头,不满的道:“不是这样喂!”

    紫晓楠脸一垮,越发的不耐烦:“你好烦啊,不是这样喂是怎么喂?”

    “我要你嚼碎我喂我,就像母亲喂小孩一样!”

    “呕……”有那么一瞬,紫晓楠胃里翻江倒海,差点把三天前吃的东西都给吐出来。

    什么?这个小变态他在说什么?

    嚼碎了喂,像母亲喂小孩一样!他要不要再变态一点。

    自然,紫晓楠暗吐了一通后,断然拒绝:“你真恶心,我才不要!”

    早知道了紫晓楠会毫不留情的拒绝,龙龙撅起了小嘴指控道:“娘子,你说话不算话,你自己答应了喂我吃饭的。”

    紫晓楠一句吼过去:“我答应了喂你吃饭,没答应这样喂!”

    被她一吼,龙龙精致白嫩的脸蛋上,顿然出现了可怜巴巴欲哭的模样,瘪了几下小嘴,他眼眶渐渐的湿了,模样楚楚惹人怜爱。

    这一招换做平时,对紫晓楠很管用,但是现在他提的可是如此变态的要求,所以就算他大哭大闹,紫晓楠也不会动心!

    “不许哭,张嘴,快吃!”略嫌粗鲁的把菠萝咕噜肉塞到龙龙嘴里,龙龙嚼巴着肉肉,豆大的泪珠跟着一粒粒的落了下来。

    囫囵不清的哭了起来:“呜呜,娘子,你就不能小小的满足我一下吗?我出生没多久,我娘就死了,我从来都不知道,有娘的滋味是什么样的,她们告诉我,娘都会这样喂自己的孩子吃饭,你就不能小小的喂我一口吗?”

    含着食物哭泣的样子,还有这一番话,惹的紫晓楠看的心酸起来,略略的动了恻隐之心,但是要她那么喂他,就算她下了一百个决心,动了一百个恻隐之心,也做不到。

    她只能放柔了语气,掏出手帕替龙龙揩拭了脸上的泪水,然后在把手帕放在他下巴上兜着:“先把菜吐出来,边哭边吃东西,会噎到的。”

    龙龙把菜吐了出来,继续落泪,模样可怜的让人心疼!

    “娘子,真的不能小小满足我一下吗?就一下下!”他已经察觉到紫晓楠稍稍的松动的意志,趁机而上。

    “不行,那样很恶心,我会吐!”她直言,要是龙龙真是她儿子,她可能还能克服心理障碍,关键是龙龙不是她儿子,而是她的小变态老公,这层关系,无论如何,她都“下不了口”。

    “可是我不会吐啊!”龙龙天真的眼睛看着紫晓楠,眼底深处,满是狡黠之色。

    “可是我会吐!”紫晓楠怎么觉得和龙龙有些没法沟通起来。

    “所有我说没关系,我不会吐。”果然,没法沟通,这完全是鸡同鸭讲。

    “龙龙,不管你会不会吐,我会不会吐的,总之太恶心了,我做不到,好了,快吃饭,饭菜都凉了!”紫晓楠一把岔开话题,吃饭时间,她不想和他纠结“吐”这个问题。

    龙龙目光一宁,没想到今天的紫晓楠会如此坚守阵地,久攻不下。不过他向来不肯认输,既然他想要做的事情,就必须做到。

    心中已经生发了计谋,他佯装乖乖听话,夹起一片蜜汁莲藕慢慢细细的嚼,紫晓楠看他好好的吃起饭来,以为他已经放弃了那恶心人的念头,也跟着一起吃饭。

    龙龙细细咀嚼着口内的食物,待确定已经嚼的糜烂之后,他把食物推到了左侧腮帮子,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看向紫晓楠:“娘子,我卡鱼骨头了,好难受!”

    “鱼骨头,你都没吃鱼,怎么会卡鱼骨头!”紫晓楠看向龙龙,疑惑道。

    “不知道,反正嗓子里卡东西了,你帮我看看!”说着,他状似痛苦的皱眉。

    紫晓楠居然不疑有他,凑过头去,脸靠的龙龙近在咫尺,龙龙看着她凑过来,把握住时机,一把抱住她的脑袋,力道之大,容不得紫晓楠抽离半分!

    受惊的看着龙龙,紫晓楠放声大叫:“干嘛,臭小子!”

    “你不肯喂我,那我喂你,亲爱的娘子!”说完,他一张小嘴凑了上去,紧贴上了紫晓楠的红唇,瞬息之间,紫晓楠只感觉到一股香甜糜烂的东西被强行注入了口中。

    “噗!”当那股糜烂的香甜送入口中的瞬间,紫晓楠只觉得汗毛倒竖,身为顶级厨师,她发达的味蕾几乎在一瞬,就辩明了口中的不明物是什么。

    猛一口喷了出去,龙龙一滴不浪费全部摄入口中!随后放开她,满意的道:“虽然多了个步骤,但是还是吃到了你喂的东西。哈哈哈!”

    他就知道紫晓楠会喷出来,所以早就做好了准备。虽然说莲藕是他嚼烂的,但是他要的结果只有一个:紫晓楠喂他吃食糜,这不,他成功了!

    他在一边只顾自己笑的得意,完全把身边狂吐的胃液胆汁都要出来的紫晓楠当做了空气。

    第二十九章 群戏晓楠

    无论龙龙软磨硬泡,软硬皆施,赔笑讨好,她一律只有一个字:“滚!”

    自然,龙龙一天六顿美食的福利,也随着紫晓楠的怒火难消而化作了乌有,害的他这几日天天只能吃庄上其余厨师做的饭菜。

    那张吃惯了紫晓楠做的美食,已经挑剔的无以复加的小嘴,哪里能咽得下别人做的粗糙食物。

    每天饭厅里,只听见他摔桌子砸凳子的声音:“这么难吃,喂猪的吗?撤掉,重做,再做不好,就给我滚出山庄。”

    一时之间,庄内人心惶惶,死气沉沉一片。

    相对于别人的惶恐,紫晓楠倒是落的逍遥自由,不用给那小祖宗做饭了,她有大把的时光可以快活,每天吃饱之后就逛逛庄园,赏赏荷花,戏戏山泉,好不惬意。

    本打算继续罢工到底,却不料龙龙居然因为几天没好好吃饭,晕了过去!

    当青衣来报龙龙大发了一顿脾气后,晕死在饭厅的时候,紫晓楠正在吃李子,闻言,她猛一口吐出李子,急问道:“什么,怎么会晕过去的?昨天还生龙活虎的啊!”

    “大夫已经给诊断过了,说是饿晕的!”青衣回话,却不敢抬眼看紫晓楠。

    紫晓楠一把扔掉李子,急往外走,边走边怨:“不是有天天吃饭吗,怎么会饿晕,他身体有这么娇贵吗,真是一刻都不让人省心。”

    青衣紧随其后,看着紫晓楠碎碎念的焦急背影,露出了一脸的抱歉之色。

    紫晓楠走在前头,自然没有注意到青衣脸上的神色。

    不疑有他,紫晓楠急朝着饭厅奔去,一进饭厅,就看到了龙龙平躺在饭桌上,苍白憔悴的小脸上,是一弯紧蹙的眉头,肉肉的小手无力的瘫软在两边,两条腿儿瞪的直直的。

    倒不像晕过去了,像挺尸了。

    这个想法让紫晓楠心里暗自抽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子:乌鸦嘴,胡说什么!

    见她进来,一个背着药箱的中年那人迎了上来,先给她请了个安,然后面色沉痛的道:“夫人,庄主怕是不行了。”

    吓!

    紫晓楠怀疑自己听错了,于是,不确定的问了一遍:“你,你说什么?”

    “小人说,庄主怕是不行了!”那人重复了一句。

    紫晓楠身子一顿,步子往后踉跄了去,看着那大夫,再看看桌子上的龙龙,她声音悲怆的道:“不是说,只是饿晕了吗?怎么会不行了呢?”

    “是啊,我的意思是,如果再不给庄主吃东西,庄主就快不行了!”

    大夫的话,让紫晓楠有一刻想抡起椅子砸死他,忿忿的盯着大夫,直到确定他已经被自己盯的两腿发软,她接着一声河东狮吼招呼了过去:“哪有你这样的大夫,你有没有一点职业道德,有你这么和家属汇报病情,你是来救人的还是来杀人的,你想吓死我吗?”

    被她一顿吼,大夫已经吓的两腿发软脸色发白,眼神里却满是无辜和委屈,大气都不敢出。

    “好了,下去给龙龙弄点补药,只要喂他东西吃就行了是吧,来人,给庄主做点吃的来!”紫晓楠难得有当家主母的架势,全是让这大夫给气的。

    哪有医生这么和家属说的,先告诉你你家某某要死了,把家属吓的半死,然后再告诉你其实吃某某药就能治好,你们不用担心,这不是典型的欠揍吗!

    “夫人,庄主之所以会饿晕,就是因为他拒绝进食。”青衣上前,诺诺汇报。

    “什么?”龙龙怎么看都不是自虐型的啊,怎么会绝食。

    “夫人,庄主说了,他只吃你做的,这两天你不下厨,所以庄主有两天没好好吃东西了!”青衣继续汇报。

    额!两天没吃就饿晕,这小祖宗还真不是一般的娇贵。

    不过,却惹了紫晓楠的心疼,回头看了龙龙一眼,她无奈的叹息一口:“非我做的不吃,哪来的倔脾气,肚子和牛肚一样,脾气也和牛一样,干脆以后不叫龙龙,叫你牛牛算了,青衣,把庄主先抱回房间,喂他些水果先填填肚子,我现在就去给他做饭。”

    “是,夫人,奴婢遵命!”青衣领命,紫晓楠又心疼无奈的看了龙龙一眼,才出了饭厅,朝厨房而去。

    步子走远了,隐隐听到了饭厅里一阵咯咯的孩子笑声,笑声很短,她以为是自己产生的幻听,不疑有他,拐了个弯,身子隐入了走廊尽头。

    饭厅内!

    龙龙坐在饭桌上,笑的得意!

    “今儿个你们表现的都不错,统统打赏十两银子。尤其是余代,你的表现我最满意。你让我知道了,原来她是这么在乎我,这个玉扳指赏你,接着!”

    说着,一枚晶莹剔透,流光溢彩的玉扳指被抛了出去。

    余代便是方才没有医德的大夫,伸出手接了玉扳指,他忙跪下道谢。

    “谢庄主赏赐。”

    其他人也跟着齐齐跪下:“谢庄主赏赐!”

    “好了,我要回房等吃的了,你们该干嘛干嘛去!”说完,龙龙矫健的跳下桌子,三两步飞走,很快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里。

    他一走,余代和青衣立马垮下了脸。

    “呜呜,夫人对我那么好,我居然骗了她,她要是知道了,肯定会对我很失望,怎么办,我要怎么才能弥补我的罪孽呢!”青衣苦着脸道。

    余代看她一眼,脸色比她的更苦:“我才叫惨呢,庄主非要我那样说戏弄夫人,我一世英明,都要被毁了。”

    唉!

    有这样的庄主,真不知道是不是他们前世造了孽!

    第三十章 你不舍得

    醋花生、拍黄瓜、虾米菜脯鸡蛋饼。

    莲子羹、姜撞奶、桑葚殷桃拌果酱。

    桂花糕、奶窝窝、窝蛋牛肉煲仔饭。

    一道道一碗碗被陆陆续续送回了房,做完最后一道拍黄瓜之后,紫晓楠伸了个懒腰,因为一面担忧着龙龙,一面紧锣密鼓的开工,所以她已经懒了两天的身子,还真有些腰酸背痛腿抽筋起来。

    不过因为惦记牵挂着龙龙,她半刻都没有休息,做完拍黄瓜之后,就端着黄瓜直奔房间而去。

    及近房门,听见了里头一阵丁玲当啷的杯盘碗碟相撞之身,她推门而入。

    只见房内,一小儿精神抖擞,左手拿着调羹,右手执着筷子,正在大快朵颐,狼吞虎咽的模样,活像个饿死鬼。

    见紫晓楠进来,他粉雕玉琢的小脸上,露出了满意嘉赏的笑容:“娘子,果然还是你做的东西才是人吃的。”

    紫晓楠步子停在门口,秀美微微蹙起,一脸狐疑的看向龙龙,这模样,哪里有半分寻得出是饿晕的人。

    她不得不怀疑,龙龙是不是撞晕骗吃。

    “龙龙,你不是晕着了吗?怎么就起来了?”她置疑问道。

    却见龙龙脸不红心不跳面不改色语不改速,回道:“昏睡中闻见了食物的芳香,我就醒来了。”

    那纯真的表情,还有那双扑闪扑闪水灵灵的大眼睛,成功的迷惑了紫晓楠。

    “原来如此啊!”她心里暗道了一声,居然不疑有他。

    看着龙龙吃的满脸都是,她嗔笑了一声,款步走到桌边坐下,替龙龙揩拭了嘴角残余的粥粒,嗔道:“这么挑剔的嘴巴,要是我不在了,你是不是打算活活把自己饿死?”

    “所以说,你要一辈子待在我身边啊!”水灵灵的大眼睛那么可爱纯真又带着点撒娇的看着紫晓楠,真让她难以招架,不过这不代表她答应了一辈子待在他身边。

    一辈子耶,一辈子给他做厨师,一辈子给他奴役,紫晓楠又不是傻子,她当然是拒绝:“你想得美,别以为这一条狗链子就能困住我,等我的白马王子出现后,我就会义无反顾的和他浪迹天涯!”

    边说着,她还边拉扯了一下脖子上系着的粗链子,所谓的龙凰的女人的证明!

    “你确定是浪迹天涯,而不是亡命天涯?”龙龙眼底,闪过一丝戏谑的笑。

    闻言,紫晓楠汗毛倒竖,是啊,她怎么就忘记了,龙龙可是堪比太阳的了不起的人物,如果自己真有胆和人私奔了,恐怕确实不是浪迹天涯,而是亡命天涯吧!

    不过她嘴上可硬着,白了龙龙一眼:“切,我紫晓楠看上的男人,岂是泛泛之辈,不是皇宫贵族,好歹也是武林至尊,或者……”

    “娘子,你不用或者了,我就这么实话告诉你吧,皇帝老子,武林盟主,都是给我跑腿的,你说跑腿的敢抢自己老大的女人吗?”小小的人,语气却是大大的。

    换做别人这么说,紫晓楠肯定不以为然,但若是龙龙,那就不一样了。

    青衣的恳求,龙雨龙蓝的惶恐,还有庄上一干人等的恭顺,这所有的一切,都让紫晓楠不得不信,龙龙绝对有这个能力。

    忿忿的瞪着龙龙,她一声吼过去:“吃你的去,这么多吃的堵不住你的嘴。”

    “娘子,你恼羞成怒了吗?”龙龙好整以暇的看着涨红了脸的紫晓楠。

    换来了又一声吼:“龙凰,你最好别惹我,不然,这将是你最后的午餐,以后就算你饿死过去,我也不会给你做饭了。”

    这一招威胁,对龙龙显然不奏效,只听得到笑嘻嘻的道:“你不舍得的!”

    一语,戳中了紫晓楠的软肋,她顿然无语!

    是啊,她不得不承认,她不舍得。

    刚才,当听到龙龙饿晕的消息时,她差点急疯了。当看到龙龙饿晕的小身体挺尸一样躺在桌子上的时候,她心脏都有一瞬的疼痛。

    这个小王八羔子,他果然是把自己看的穿穿的,吃的死死的,套的牢牢的。

    紫晓楠以前念书的时候,虽然功课不怎么的,但是也没有想过,自己居然会栽在一个三岁小娃手里,怎一个惨字了得。

    唉,谁让她太善良,而且更郁闷的是她无法控制自己的善良,一看到龙龙,这善良就泛了滥,成了灾了,所以注定了她的悲剧。

    见她无语,龙龙笑的眼光都柔了,果然她舍不得。虽然这世上有很多人都“舍不得”他,但是唯独只有紫晓楠的,才是他想要的。

    不仅仅是因为她一手的厨艺收买了他的胃。还因为她那单纯善良的心,时不时的小脾气,偶尔的母亲般的温柔,有时小老虎般的尖锐,这些,渐渐收买了他的心。

    她在他生命里,开始变得不可或缺,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开始能牵动他的心。

    而他本了无生趣的生活,也在她的出现后,开始变得绚烂多姿。

    每天戏耍她,想各种各样的念头玩弄她,看着她或气急败坏,或恼羞成怒,或心惊肉跳,或面红耳赤的样子,他似乎从中得到无限的乐趣。

    只有一样他还不满意,那就是她的身段,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一天六顿太过分了,导致她休息不足,还是她这辈子就这样了。

    自她来到銮寿山庄也有一段时间了,可怜那一副排骨上,居然还是没有多长一点肉,排骨不长肉,他还可以忍,他唯独不能忍的是,她胸口的两团荷包蛋,居然也是一点起色和动静都没有。

    他已经忍的没有耐心了,也忍的辛苦起来,尤其是越来越喜欢她之后,这种忍耐,简直就成了煎熬,不过他素来不爱吃未成熟的果子,就算“忍无可忍”,他也只能继续忍。

    第三十一章 英雄救美

    日子就这么不紧不慢的过着,而杨烨,依然是下落不明,紫晓楠虽然牵挂担心她,但是更担心的是,自己熬不过这个越来越热,热到人神共愤的夏天了。

    八月盛夏,烈日炎炎,瓦蓝的天空上,没有一丝云彩,如同火球的骄阳,不知疲倦的从早上卯时开始炙烤到晚上夕阳西沉。

    紫晓楠从来不知道,没有空调的世界,可以热的这么过份。

    整个人都好似被放在蒸笼里蒸烤一样,每天都是热的大汗淋漓,浑身粘稠。

    听青衣说,这几日是夏季最热的几日,挨过去就好了。

    紫晓楠只怕自己挨过不去,尤其是一进厨房,不出半刻钟,身上的衣服就湿的可以拧出水来,惹的她每每都有直接想脱光光的感觉。

    许是因为太热,龙龙和所有的小孩一样,身上都起了很多痱子,这时代也没痱子粉,紫晓楠用了许多偏方给他治,但是他的身体就和他人一样,牛脾气的很,擦生姜,擦西瓜皮,擦黄瓜汁,无一起效。

    这时代没有痱子粉,也没有藿香正气水,紫晓楠能用的办法都用了,龙龙身上的痱子非但不消退,反而越长越密,惹的紫晓楠又心疼又好笑,痱子若是再这么泛滥下去,龙龙就要成一只满身红皮的蛤蟆了。

    整个庄里的人,都想着办法四处搜罗偏方,这日下去,紫晓楠正在房内睡午觉,青衣兴冲冲的来敲门,说是找见了管用偏方。

    “什么偏方?”紫晓楠边穿衣服起身,边问。

    “奴婢听说,马齿苋治痱子很管用!”青衣忙汇报。

    作为一个厨师,紫晓楠对马齿苋这三个字并不陌生,而且马齿苋的功效,她也是了如指掌,这种一年生野生植物,药食两用,口味微酸、性寒、滑爽,有清热解毒的功效。

    思及马齿苋的功效,她虽稍稍还有有些疑惑这东西能不能治龙龙的痱子,但是纵然治不了,吃点马齿苋,对身体也是百利无一害的,于是,她开口对青衣吩咐道:“发动些人,去山上挖马齿苋回来,多挖点。”

    “是,夫人,奴婢这就去!”青衣见自己的提议被采纳,总觉得自己做了点小小的攻陷,欣然领命下去。

    想到马齿苋食用的功效,紫晓楠就想到了自己这几天帮龙龙治痱子,用的法子几乎都是外用,她怎么就没有想到弄些清凉解毒的食物给龙龙吃。

    痱子的形成,无非就是身体燥热,排汗不畅,在这个时代,没有空调,想给身体降温是不可能,但是吃点清凉食物,或许能减少这种燥热感。

    想到清凉的食物,第二个,她便是想到了荷花!

    前世的她,最喜欢的是做花膳,刚步入厨师这个行业的时候,她身为女流之辈,处处受到同行看不起和嘲笑。

    但是在一次厨艺大赛上,她以一道精致香甜的茉莉花鳝片脱颖而出,从此之后名气大增,事业上开始飞黄腾达,步步往上,她多次以花膳夺魁称王,所以与花膳结下了不解之缘。

    曾有媒体以“花神”称她,既是赞她长的美丽,又是赞她把一手花膳做到出神入化,无人可以匹敌。

    而荷花,也曾是她很喜欢用于花膳的一种花。

    荷花性凉,而且气味淡雅芳香,虽然用于炒制会破坏掉其香味和营养成分,但是熬粥,却是上乘之选。

    “这两天给他做马齿苋全餐和荷花粥,喝几天试试看。”她自言自语,主意打定,就朝着曲荷池而去。

    如今正是下午时分,太阳最适毒辣,紫晓楠一出房门,身体就被烤的火辣辣的烫疼,小心翼翼的挑拣了树荫里走,阳光透过密密层层的参天大树透射下来,地上便洒下了影影幢幢的粼粼光斑。

    如果不是天气太热了,紫晓楠肯定会觉得这番景象挺美,如今热的她,只剩下匆匆赶路。

    到了曲荷池,空无一人,她敲着池子里的荷花,伸手想去掰一枝靠的近的,哪里料到脚底下一滑,整个人,往前直直的扑了过去,压倒了一片荷叶,眼看着就要坠入池中,腰上,陡然围上了一只麦色的大手。

    大手轻轻一揽,她显现坠入池中的身子,被顺势勾入了一个火热的怀抱中。

    印入眼帘的,首先是一件黑色的衣衫,因为黑色吸热,所以当身体熨上他的胸膛时,紫晓?

高速文字手打 书包网 娘子为夫饿了章节列表 http://www.bokbao.com/xiazai/1392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