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言情都市 > 娘子为夫饿了 > 第 36 部分T

    今天亲眼所见这么壮观的场面,她一时间有些震惊,痴呆呆的看了许久,知道身后传来人的说话声才还神。

    以为是上山看比武的人,她没有太在意,只是回头看了两人一眼,便继续顾自己往上走。

    那两人在自己身后嘀嘀咕咕一阵子,袁子芳只隐隐约约听到了一些。

    “这女人真……味道不知道……”

    “不会是龙……女儿吧!敢不敢随便……”

    “不会,他的两个女儿我都见过……这女人面生的很,可能是上山采药的小娘子……”

    “看着不像……会不会……”

    袁子芳听不大真切,但是却稍微有些提防起来,脚步也加快了往上,再走一段,就到了。身侧的手,也有意识的握紧了袖筒里的短剑。

    “胆小鬼,我下手,反正她没看清我们,到时候吃的时候,第一口是我的!”

    “下手”两个字,清晰入耳,袁子芳全身都紧绷起来,不知道身后两人的武功如何,但是不管功夫敌不敌得过对方,他们两个人,她只有一个人,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她还是避免动手,赶紧往上爬。

    只是,鼻翼间忽然传来了一阵幽香,她整个人,就软绵绵起来,身上没有力气,脚也不受控制的瘸了一下。

    “三步醉,这娘们中招了,嘿嘿!老四,人可是我的了。”淫邪的笑声,再也不隐藏,而是放肆的在袁子芳耳后回荡。

    她猛一个转身,抽出短剑,可是一动,身体飘忽的更加厉害,眼前的景象,都开始恍惚起来。

    她意识到刚才的那阵香气有诈,艰难的开口,她连眼前的人长相如何都看不清,只剩下有气无力的怒斥:“你们是谁,为何要对我下手。”

    “哈哈,老四你看着和娘们,好天真啊,不会是个雏吧!为什么要对她下手,哈哈,男人对女人下手,除了干那事,还有什么理由吗?”方才的男人,粗鄙的说着一些恶心下流的话,袁子芳脸色一阵阵烧红,可是神志却越来越模糊。

    完了,难道,她那还没来得及开口的表白,要永远的尘封在喉咙口了吗?

    佟战,你在哪里,好晕,好难受,佟战!

    袁子芳的意识越来越模糊,这个药的作用发挥的极快,眼前最后的画面,定格在了两个男人,对她伸出淫邪之手的瞬间,然后,所以的一切,都化作了一片黑暗!

    第一零一章 母子双亡

    极致的温柔,一波波侵袭着袁子芳的身体,半睡半醒间她好似攀升上了软绵绵的云端,舒服的就想闭上眼睛躺着。

    “啊……”大力的冲撞,惹的她尖叫一声,随后,猛然……

    完全清醒了,对,她完全清醒了,美眸看着身上赤裸的男人,已及男人正在对自己做的事情,她本能的尖叫起来:“啊!”

    “子芳,子芳!”男人俯下身,含住她的双唇,吮走她的惊恐。

    袁子芳的神志被这一吻勾回了不少,也看清楚了身上的男人是谁,只是却不敢确信:“佟……战?”

    “是我!”佟战亲吻着她的红唇,冷若冰霜的脸庞上,如今落尽了冷然,换了柔情似水。

    袁子芳意识到自己和佟战那个之后,脸颊蓦然通红一片,怎么回事?明明记得她被淫贼抓走了,现在怎么会是佟战,难道是他救了她,然后她中了春药,他在用身体帮她解?

    “我……你……”想问是不是怎么一回事,终究却还是没有问出口,她只酡红了脸色,双手下意识的护住胸口,别过头去不敢看他。

    佟战知道她要问什么,从她身体里抽出了怒龙准备穿好衣服回答他,瞬间的空虚让袁子芳轻吟了一声,小手鬼使神差的抓住了他精壮的臂膀,而身子,也好似不受控制一样,往他退离的方向,主动迎合了过去。

    佟战有些诧异的看着她的主动,而后,嘴角勾了个欣慰的笑容,一个挺身,撞入她的身体。

    “啊!”极致的快乐,让袁子芳大叫出声,佟战俯身,埋首在她脖颈间,轻轻柔柔问道:“想要?”

    如此羞赧的问题,叫他如何回答!脸颊滚烫一片,她不敢说,只能点点头。

    是的,想要,她从来不知道自己的身体这么渴望他的占有,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这么开放。

    佟战好似得了鼓励一样,用力的耸动起腰肢。

    刚刚清醒的身体因为他的大力的冲撞,软的好像一团棉花没有一丝力气,柔若无骨的腰肢,被他自床上抱起,紧贴住他石头一样的坚硬的胸膛。

    两人面对面的运动着,他汹涌的怒龙随着暧昧的声音撞击着她的柔软,处子分外敏感的身体顿时达到极致,看着他身上淌下的晶莹的泪珠,她忽然伸出舌头,舔上他的俊颜。

    这个动作,似最强效的催化剂,男人的动作开始猛烈,似乎要将她折断一样。

    “恩……”

    “你爱我吗?”男人喘着粗气,一手抱着她的腰肢,另一手托起她埋在自己肩窝处的黔首,迫她与自己对视。

    袁子芳沉醉迷乱的样子,如同一个小妖精一样,让男人热血喷张。

    “啊,啊……嗯……嗯!”她含糊不清的自一窜无规则的呻吟里,吐出一个肯定的回答。

    含着她的朱唇,肆意的舔弄吮吸,知道这个体位她会很累,他又体贴的把她放回床上,继续控制着自己的怒龙在她体内一次次贪婪的摩擦撞击。

    终于,在她晕厥过去的时候,他送出了温热的液体,而后,俯下身抱住他,一个侧身,把她紧紧的抱住自己的怀中,亲吻着她薄汗涔涔才额头,亲吻她因为极致快乐而湿润的眼眸,亲吻她渗着汗珠的鼻翼,亲吻她粉嫩艳丽的红唇。

    “别闹了,不许亲了,一会小心又蛋疼!”铁府内,龙龙兽性大发,把紫晓楠扒了个精光,名义上是给她洗澡,实际上却是不安分的唇舌手并用,在她身上到处吃豆腐。

    如今那性感的薄唇含着她的红梅,大掌控着另一个空落的高耸,而坚硬,则折磨般难耐的抵在她最温暖的地方,因为忍耐到了极限,所以面孔上是既欢喜又痛苦的表情,惹的紫晓楠忍俊不禁。

    “好了,快起来,我要穿衣服!看你那德行,哪里有半点龙庄主的样子。”

    像个吃不到糖的小孩一样,赖在她胸口不肯离开,她推推他,他依然不懂还是保持着方才的动作,嘴巴倒是为了说话暂时松开了她的红梅。

    “娘子,什么时候,这小兔崽子才会出来,折磨死个人!”大掌抚着紫晓楠高高隆起的肚子,他以前很想要个小宝贝,可是当他受了这近两个月非人的折磨后,她开始恨肚子里那个小崽子。

    知道他这几个月忍的辛苦,她又何尝不是,如狼似虎的年纪,两人却每天只能这样干看着对方,最多就亲亲摸摸,最后一道程序,因为这肚子里的崽崽,怎么都不能突破,她只能安慰,也当是自我安慰:“如果正常的话,再忍四个月就可以了。”

    如今已经是七个月了,如果是足月出生,还需要三个月,坐月子那一个月不能行床事,加起来就是四个月。

    “天呢,为什么还要四个月!”龙龙懊恼的仰头望天,长啸一声。

    紫晓楠小手抚上他的脸颊,忽然想到了自己上次那个荒唐的想法,确实让他忍的这么辛苦她也于心不忍,所以她凑到了他的耳边,红着脸孔吐气:“想要我吗?”

    龙龙想哭,他都憋的这么痛苦了,她居然还暧昧吐气诱惑他。

    “说啊!”紫晓楠等不到答案,粉拳捶打了下龙龙的肩头。

    他叹息了一口气:“想要也要不到,放心,我能忍的,忍到你可以的那天。”

    “其实有个地方,可以的!”紫晓楠有些难以启齿,脸颊烧的滚烫通红。

    “哪里?”龙龙惊喜,本能的看向她的手,“这个吗?”

    “才不是,上次又不是没试过,我酸的半死,你都没出来!”手这种东西,紫晓楠已经放弃了,太累了,那天晚上他憋的蛋疼,为了舒缓他的痛楚,她决定用手给他效劳,结果半天他没反应,倒是她,第二天连筷子都拿不住。

    “那……”龙龙目光继续往上,停留在他的檀口。

    紫晓楠脸颊烧的更红,知道这个混蛋在打什么主意,掬了一捧水,一把甩上他的俊脸,她娇嗔道:“看哪里呢。”

    “是你说的有个地方可以给我,难道不是这吗?”修长的手指轻抚着她的红唇,印下暧昧的一吻。

    “不是了,哎呀,屁屁了,你要不要!”紫晓楠憋红了脸,为了防止他胡思乱想,她以最快的速度,说出了那个让她羞赧的想钻地缝的地方。

    龙龙惊呆,没想到,他亲爱的小娘子,会说出这么“淫荡”的话。

    她是要把小屁屁贡献给他吗?

    虽然感动,但是……

    “傻瓜,痛死你!”揉揉她的长发,他轻笑出声。

    “知道,可是你也会痛。”她不敢抬头看他,觉得自己说出那些话来,真的是脸都不要了。

    “好了,我会忍的,不过才四个月而已,寒山两年我都忍过来了。”宠溺的把她纳入胸膛,大掌抚摸着她的后背,然后,居然神是鬼差的慢慢下滑,下滑,再下滑。

    感受到她身体的悸动,他才发现,自己的手居然停留在她丰满的小屁屁上,为防止自己心猿意马,他赶紧松开她手,率先一步跨出浴桶,擦干身体穿好衣裳,而后伸手把她抱出浴桶,用绵软的布一寸寸擦干她的身体,替她也伺候周到的穿好衣服。

    然后,夫妻双双出了浴室,两人的脸,都是红的和火烧云一样。

    “那个……今天下午我和子芳去泡温泉了。”不说话更觉得窘窘,还是紫晓楠率先打破了这个窘窘的气氛。1

    龙龙伸手抱过她,习惯的把她放在自己的膝盖上。

    “舒服吗?”

    “挺舒服的!”除了那条不合时宜跑出来的毒蛇,当然,为了不让龙龙担心,紫晓楠是不会把这条蛇的事情告之龙龙的,倒是她认识了个新朋友,可以和龙龙说,“一起去的还有铁二夫人。”

    “不要和不相干的人来往!”对于紫晓楠,龙龙没有亲自确认过好坏的人,他还是不希望她们接近她的。

    “呵呵,是个不错的人!叫胡蝶,我本来以为啊,是飞舞的蝴蝶,原来是姓胡的那个胡——咦,就是那个古月胡。”

    “我知道!白天还做什么了?”

    “倒也没有别的了,我们一起吃饭,然后泡温泉,本来打算去逛街的,可是后来有点累了,所以提前回来了,然后佟战来了,子芳上山去找他,咦,这天都这么黑了,这两人怎么还不回来!”跳过毒蛇时间,再跳过铁大夫人闹事事件,说来今天是真的挺平常的一天。

    “放心,他们不是小孩了,不会迷路的!”龙龙抱着紫晓楠,大掌玩着她的素手,不以为意道。

    紫晓楠还是稍稍有些担忧:“迷路是不会,可是现在终南山城里到处都是高手,你也说了龙家树敌太多,袁子芳和佟战都是龙家的人,这么晚不回来,会不会出事啊,要不派人上山找找。”

    “嫂子,放心吧,不用找了!”人未至,声先到,能叫紫晓楠嫂子的,舍龙蓝其谁。

    紫晓楠赶紧的要从龙龙的怀里挣脱出来,这样亲昵的动作让龙蓝看到,会不好意思的。

    龙龙却并不依,依旧怀抱着她,对出现在门口的龙蓝冷声道:“来做什么?”

    “哥哥,你可真是偏心,对嫂子就是温声细语,对我这亲妹妹就是一副冷脸孔,知道这样我就不来跑这趟腿了,爹让你过去,现在,有要事和你商量!”

    “没空!”龙龙一口拒绝。

    “去吧去吧!刚好我和龙蓝说说话,问问龙门客栈的情况,去吧!”紫晓楠催促的推了下龙龙的肩膀,龙龙沉默了一会儿,抱着她起身,把她小心的安放在椅子上,柔声道:“等不到我回来,就先睡,知道吗?”

    “知道了!”紫晓楠甜甜笑着仰头,得了他一个奖励的亲吻。

    紫晓楠脸颊烧红了一片,这个坏蛋,还有龙蓝在呢!他怎么都不避嫌下。

    紫晓楠羞赧的悄眼看向龙蓝,发现她正捂着绣帕轻笑,紫晓楠的脸的,是烧的更加的红润。

    龙龙一出去,紫晓楠就尴尬的道:“龙蓝,让你看笑话了,你哥哥这个人,他就是这样。”

    “嫂子,真羡慕你!哥哥这么好的男人,普天之下至此一例,不过嫂子也是个极好的女人,也只有你配的上我哥哥!呵呵!”龙蓝放下了绣帕,嘴角盈满笑意,甜美的让人睁不开眼睛。

    龙蓝和紫晓楠一般岁数,可是紫晓楠有些傻啦吧唧的,那龙蓝趋势活脱脱一个人精怪。

    古灵古怪,长的甜美可爱,当然如果你被她的外表诓骗了,那可能到头来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这个女子,可是使得一手好毒,虽然武功不佳,可是却没有一个高手能近了她的身,除非是自寻死路。

    紫晓楠听着龙蓝的话,心里也是美美的,是啊,天下第一的好男人,居然让她独占了,对她痴情钟情宠溺疼爱,这份殊荣,搞不好是她修了八辈子福气累积起来的。

    “呵呵,龙蓝,你也会遇见带你的天下第一好男人的!”向来龙蓝年岁不小了,在古代这个年纪早就谈婚论嫁了,可是她却依然孑然一身。

    说道男人,龙蓝就郁闷了:“没人敢靠近我,都是些贪生怕死的贱男人。他们怕被我毒死,嫂子你是不知道外面把我传的有多过分,说我从头发到脚趾甲,甚至血液眼泪鼻涕里都是毒!”

    龙蓝说的有些忿忿,紫晓楠听的也有些打抱不平:“谁这么乱污蔑你,这么一来,哪个男的还敢靠近你。”

    “所以啊,烦恼啊,算了,一个人也挺好的,不过一个人久了,也孤单的,你看你和我哥哥,去哪里都是形影不离,出双入对,就我,找个搭伙的,还要被嫌弃!”

    “你说的是佟战?”这次龙蓝是和佟战一起来的,紫晓楠自然而然的想到了佟战。1

    “是啊,这次我爹让他护送我来终南山城,你不知道路上他有多坏,他千方百计的要甩掉我,还好我给他下了毒,离开我一里之遥,他就会毒发生亡,啊哈哈哈哈!”

    龙蓝得意的大笑起来,紫晓楠额间却是黑线三条。

    怪不得传言能传的这么过分,原因是这个龙蓝就有这么过分,居然给身边的人下毒,可怜的佟战。

    不过这么说来,一路上佟战都没有离开过龙蓝,那袁子芳看到的那个美的要命和佟战滚床单的女人是谁?

    “我听子芳说,佟战和女人睡一起,你知道是谁吗?”紫晓楠八卦了一回,神神叨叨的凑近龙蓝问道。

    “我啊!”龙蓝出口,紫晓楠嘴角抽搐,就算是她,她也不要承认这么大方好不好,这可是有关女儿家的声誉啊。

    “可是子芳认识你,她说的那个女人很美——不是,我的意思不是说你不美,只是子芳说比我都好看——那个不是说我比你好看……”这舌头怎么打结呢,要表达的意思很简单,那个女人不是你龙蓝,可是说了半天,怎么说都不合适。

    龙蓝大咧咧的哈哈大笑起来:“是我了,不过我们没有睡在一起,是他半夜摸上我的床!”

    “噗!”一口茶,险些喷出来,佟战,佟战半夜会摸上女人的床?这简直是天方夜谭,不如告诉她公鸡会下蛋,她还更相信一些。

    “嫂子你没事吧!”

    这金贵的嫂子要是被水呛到了,她龙蓝的脑袋也别想要了。

    “没事没事,你说他摸上你的床?可是子芳说那个女人是个陌生面孔。”

    “啊呦,易容吗,他黑灯瞎火的摸上我的床,就是为了偷解药,但是那天我刚好心血来潮做了个假面具带着,所以他以为摸错了床,吓的,哈哈,嫂子你是不知道他当时的表情,太好笑了,哈哈哈——咦,这个袁子芳,她怎么还监视我啊,额,不会连我洗澡,她都偷看了吧!”

    “放心,她要看也看佟战,不会看你!”袁子芳又不是变态。

    “哦,哈哈,我知道她喜欢佟战!”龙蓝捏了一粒葡萄塞入檀口中,斜眼看向紫晓楠,贼贼笑起来,“我还知道,佟战喜欢你。”

    “噗!”接着喷茶,上天啊,杀了她吧,这都什么和什么啊!

    “不会吧!”

    “怎么不会了,不然今天下午那个铁大夫人的儿子要迫害你的时候,佟战的脸色怎么会这么难看,虽然他每天都是黑着脸,可是今天下午特别黑!”

    “拜托你了,龙蓝,别乱说啊,人家脸黑,是因为袁子芳在,知道不?你不晓得我要是出事了,袁子芳会受你哥哥什么惩罚吗?人家脸黑是黑这个。”具体为什么,紫晓楠不清楚,这个理由是紫晓楠猜的。

    龙蓝顽皮的大笑起来:“嫂子你真好玩,我逗你的,吓到你了吧,哈哈,我知道了,佟战喜欢的是袁子芳,只是好像他师父师娘和他说了什么狗屁话,所以两人明明是两情相悦,他却不敢靠近袁子芳,只能冷眼面对袁子芳。”

    “师傅师娘?”紫晓楠并没有介意龙蓝这个无伤大雅的玩笑,倒是很介意师傅师娘到底说了什么。

    “在佟战喝醉时候我听到的,好像他师傅师娘不喜欢袁子芳,说是官家女子,不许他们在一起。你也知道佟战很孝顺了,他从小无父无母,是他师傅师娘把他养大,他把师傅师娘当做生身父母,所以啊,那老头老太的话,他听的很呢!”

    紫晓楠想起了去年佟战离开銮寿山庄的时候,说过要去寒山一趟,应该是那趟上山,受了他师傅师娘的叮嘱,是以才对袁子芳拒之千里的。

    什么和什么啊,这老头老太存心的吧,自己当时和龙龙在一起,那老太讨厌的自己要死,她现在还记得,那老太太说自己既没长相身材,又没才情修养,还不会武功只会哭,靠,现在又来拆散佟战和袁子芳,简直太可恶了。

    紫晓楠义愤填膺道:“我得和你哥说说,不待这样的,才散鸳鸯这种事情,是会折寿的。”

    “放心吧,不用找我哥了!佟战估计已经想通了。”龙蓝促狭的一笑,凑近紫晓楠,附在她耳边,把今天下午终南山的事情悉数对紫晓楠道出,紫晓楠的脸色,由惊到喜,由喜到惊,又由惊到喜,最后,换上了和龙蓝一样,贼嘻嘻的笑容:“你坏哦!龙蓝!”

    “那是,我不坏怎么会没有男人爱我!”因为太坏了导致孤家寡人一个,她倒好像乐在其中。

    “你救下袁子芳后,还对她下了春药,然后把她丢给佟战,啧啧,龙蓝以后我要防着你,你太坏了!”

    “哈哈哈!”

    “哈哈哈……”1

    骨头好似要散架一般,全身的酸软疼痛,比练了一天的马还累。

    昏迷的袁子芳,幽幽的睁开眼睛,当发现一双深邃的黑眸注视着自己的时候,她忙又闭上眼睛,突跳的心脏好似要从檀口里跳出来。

    “醒了!”男人低沉嘶哑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知道不可能装睡的,她点点头,却还是不敢睁开眼睛,怎么办,一看到他的俊容,心脏就要跳出来了,脸蛋也热的滚烫,她猜肯定红的不成样子吧!

    好丢人,她和他,居然还没有成亲,就做了夫妻该做的事情。

    “后悔吗?”大掌抚上她的秀发,掬起一缕,有意无意的扫着她的后背。

    “咯咯!痒!”痒痒的感觉让她娇笑的往他怀里一躲,柔软的身子主动贴上自己的胸膛,惹的佟战倒抽了一口气,身体某处,又开始蠢蠢欲动,却舍不得这么紧着气再要她一次。

    松开了划拉她后背的那缕头发,他又轻问了一声:“后悔吗?”

    “后悔什么?”袁子芳傻呵呵的问。

    “呵呵!”佟战轻笑,曾多少次梦想把她这样搂入怀中,什么都不做,只是抱着而已,没想到现在居然梦想成真了,她天真的问话,让他更加怜爱她,“我会对你好的。”

    袁子芳心里一暖,没有甜言蜜语,没有山盟海誓,却有最为淳朴的保证,娇小的身子,不由的往他身子里又拱了拱,甜滋滋道:“怎么会是你?我以为我……”

    说到这,她又有些后怕,不敢想象如果被那群淫贼抓去了,自己会是怎么个凄惨后果。

    感受到了她的害怕,铁壁圈紧了她,把她压入自己的胸膛:“龙蓝救了你,把你送到我这边。”

    “是不是他们给我下了药,然后你……”这是晕厥之前就想问的,却没有问出口,就被他送上了天。

    “不是!”龙蓝那些小伎俩,佟战能看不透,不过却也感激龙蓝的一片良苦用心,是以才会将错就错,没有逼迫龙蓝拿出解药,事实上,逼迫也没用,要从那丫头手里拿到解药有多难,他可是切身体验过的。

    袁子芳心头有些小小的堵,如果她没有被下药,那他现在对她这样,就不算是救她,而算是卑鄙的趁人之危了。

    虽然她不讨厌被他吃光光,可是如果是趁人之危的话,心里总是别扭的:“你,是不是……”

    你是不是趁我之危的话还没问出口,就被佟战封缄:“你中了春药,我对你做这些,是为了让你不那么痛苦!”

    “可是你不是说我没有被下药吗?”她搞不懂了,这前前后后,哪句是真!

    知道她被搞迷糊了,佟战并不隐瞒,实话实说:“江湖浪荡七子中的老四和老六给你下了迷魂药,龙蓝恰巧经过救了你,然后个你下了春药,送到我这里。”

    “啊!”袁子芳窝在佟战肩窝里,吃惊了一声,“为什么她要对我下药?”

    “因为她知道,我爱你!”

    简单的三个字,封缄了所有的疑惑,袁子芳的脑袋好像一下子没法运转过来,只剩下痴呆呆的抬头看着佟战,之前的两年,他虽然一直纠缠着她,但是却也从来没有吐露过这三个字,现在他居然说出口了,好好听,她好想那个再听一遍。

    “佟战!”她唤他名字,娇媚柔软的声音,惹人心醉。

    “嗯!”

    “其实,我也很喜欢你!”想说我也爱你,可是觉得好羞人说不出口,所以她取了个比较缓和的表达。

    “说爱我好吗?”他吻着她的额,身体因为她的表白而紧张的绷着。

    “我……我爱你!”快速的吐出后面三个字,小手一把抓住了被褥,把脑袋深深的埋到其中,说出口了,心跳好快好快,是不是得了绝症了,会不会死掉,呼呼!

    “芳!”亲昵的称呼,含着满足的笑意,他揭开被子,把她从被窝里抱出来,放到自己的肩窝上,“我们成亲吧!”

    “这,这么快?”两人才第一次确定彼此的心意,就成亲,是不是太速度了一点?

    “快吗?”佟战可不认为,三年前,他就爱上了她,他就告诉自己,此生非她不娶,他已经等了三年了,三年啊,漫长的三年,这还快吗?

    “呵呵,可是我爹娘都不知道呢!”

    “现在飞鸽传书,让他们知道不就好了。”

    “可是太突然了。”

    “很突然吗?你现在都是我的人了,难道你还想逃吗?”

    “不是的,只是……”

    “不要可是只是了,芳,你知道告诉我,你愿不愿嫁给我?”佟战目光灼灼,看着怀里的小女人,满含期待的问道。

    袁子芳被那双灼灼的目光看得面红心跳,娇羞的低下头,温顺的点头:“愿意!”

    彼时,佟战以为这辈子或许都和她有缘无份,此刻,他却真正的拥有了她,成为了全世界最幸福的男人。

    深情的相拥,激起了又一波欲望的浪潮,佟战百般隐忍,袁子芳却空前的主动,挑起的欲火,只能托付在缠绵的快感中,夜已深,适合做坏事,适合做一次又一次的坏事,直到那个小女人,被折磨的累晕过去。

    天际才吐露了鱼肚白,龙龙就起来了,昨天晚上龙天然叫他过去,有意让他去争这武林盟主的地位,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说了半天,他还在考虑之中。

    武林盟主,他一点都不稀罕,这次之所以愿意来帮忙,是因为这些和龙家做对的人,多少也是和銮寿山庄做对的人,他不能放任不管。

    当然,也有他否定都否定不了的理由,那就是这次事件的主角是他的父亲。

    再怎么恨龙天然,当看到他日益苍老的容颜的时候,他总是忍不住想去关心,尤其是现在他自己也快有孩子了,他设身处地的想了想,如果是自己的孩子和自己闹成这样,他心里肯定不好受,所以对龙天然,更多了份体谅。1

    昨天晚上龙天然找他过去谈话,意思是他已经老了,但是这武林盟主的位置事关龙家在江湖上的地位,一定要拿下,本来让佟战去坐,可是佟战毕竟不姓龙,姓佟,龙蓝又是个女儿家,而且毕竟是要出嫁的,出嫁后,就随着夫家姓了,龙雨更不用说,早就嫁做人妇了。

    思来想去,这武林盟主的位置,还是龙龙去坐最为合适。

    龙龙没有应承也没有拒绝,只是说了句:“我考虑一下。”便回来了。

    一夜无眠,他想了许多,想到了母亲倚门而立的孤单背影,想到了母亲病在床榻的憔悴容颜,甚至想到了和绾倩分开后的凄绝悲惨,种种都让他对龙天然无法释怀,可是当目光注视到怀里熟睡的女人后,他的心,却又平静下来。

    虽然知道她听不见,他还是轻柔的抚摸着她的脸颊,征询她的意见:“我要帮他吗?”

    脸上骚痒的感觉,惹的紫晓楠不耐的皱起了眉头,嘤咛了声:“嗯……”

    “呵呵,好吧,依你!”亲吻了下紫晓楠的额头,他知道,她根本不是在回答他,而是在抗议他打扰了她的美梦,可是却笑的释怀,好似紫晓楠这抗议的嘤咛,回答了他的心。

    起身穿妥衣服,他在窗前站了许久,听到身后瞌睡朦胧的声音:“什么时候起的?”

    紫晓楠肉肉惺忪的睡眼,可爱的小模样,让人忍不住想轻吻一口。

    “刚起,今天,陪我上山怎么样?”龙龙回头,看向她。

    “怎么了?”紫晓楠是不喜欢看那些男人打来杀去的,她觉得无趣又暴力,所以龙龙也不会要求她去。但是今天,他却主动开口,让紫晓楠直觉有什么事发生。

    “你夫君要和人争夺这个武林盟主的宝座,所以今天要亲自下场,你不想看看你夫君的身手吗?”龙龙走回床边,抱住她的上半身,刚在自己的臂弯里,笑着问道。

    晨光在他的脸上打下了一层金色的光晕,让他整个看上去,美到让人睁不开眼睛。

    也或许,是她没睡饱,所以,她顺势的闭上了眼睛,安然的躺进他的臂弯:“不想看,万一你被人打的很惨,我会觉得好丢人。”

    她调侃一句,并没有问他为何要去争夺这个位置。

    这便是他最爱她的地方,她给了他最大限度的自由,并不左右干涉他的思想,却在需要的时候,安安静静的站在他身边,让他知道自己不是孤单一个人。

    对于她这句调皮的玩笑,他照单全收:“丢脸也是我丢,你丢什么!”

    “你是我相公耶,你的脸不就是我的脸!”紫晓楠嘟囔一句,想到小时候和爸爸出去,爸爸不小心绊倒摔了一跤,当时她就觉得好丢脸的说。

    “呵呵,那你真不去?”他又问,不死心。

    “不想去!脸皮薄!”她继续逗他。

    “好吧,那我走了哦!”龙龙知道她在逗自己玩,作势要离开,紫晓楠却猛一把抱住他的脖子,撒娇道:“谁许你走了。”

    “你不是不跟我去吗?”龙龙怕她伤到自己,又随着她拥抱,坐回了床边,把她安放在自己的膝盖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抚着她的秀发,而紫晓楠,如同一只慵懒的小猫一样,窝在他的膝盖上,享受这甜蜜的宁静。

    “我是说不想看你被打的落花流水而已,所以,要我去看,你必须赢,不能输,不,不光不能输,连个一脚都不能让人碰到,不能受伤,不能被打,不能让人阴了,不能……好像没了,反正就这点,你答应我完璧而归,我就答应你去看!”

    说了半天,倒是像他要求着她去看了,虽然如果她在,他为了显示男人的雄风,或许会更加的卖力!

    “呵呵,好,放心吧,这世上,能伤了我的人没几个!”

    “不许没几个!”她抬起头,睁开眼睛,半仰起上身,素手捏住他的下巴抖了抖,“是一个都不许有,知道吗?”

    “知道了!娘子大人!”嘴角勾了个宠笑的弧度,他握住她捏着自己下巴的小手,放到唇边轻吻,“越来越爱你了,怎么办?”

    她皱眉,挑出这句话里严重的语病:“什么?这么说,你以前并不是很爱我喽!”

    “呵呵,小东西,伶牙俐齿的!起来了,要为夫给你更衣吗?”说着,那双大掌邪肆的探向她的腰间,拉扯她的腰带。

    “自己会穿,要你穿,不得穿个半个时辰去!”

    每次让他穿衣服,那根本不是更衣,是折磨,全身上下都被他摸遍吻遍不说,还要顺便帮他降火,这些苦差事,她虽然甘之如饴,但是今天他有事呢,不能耽误时间。

    乖乖下床,脱下睡的皱巴巴的里衣里裤,取了一套浅粉色的衣衫穿上,再让丫鬟给自己梳了个流云髻,一切收拾停当后,她回头笑的明媚。

    “好看吗?”

    “你穿什么都好看!”他看她入迷,这天真烂漫的笑容,就算看一辈子,他都不会觉得腻歪。

    “贫嘴,好了,时间还早吧,我去给你做点早膳!”

    看着天光也才亮,紫晓楠记得平时龙龙出去的时候,都是吃完早餐才出去的,今天时间应该也还没到。

    龙龙却一把抱住她:“不必了,小心累到!”

    “不要这么宝贝我好不好,我是孕妇,又不是重症病患,哪里这么受不得累的,而且孕妇多运动,对宝宝还有好处呢!”她白他一眼,自从她怀孕后,他真的是处处小心温柔,时时宝贝疙瘩着,她真害怕这肚子里的那个,还没出来就被惯坏了,等到出来了,估计懒的连动都不愿意动一下。

    “我不宝贝你宝贝谁!”暖暖的笑容里,溢满了宠爱。

    紫晓楠心里甜甜,窝在他的臂弯里,幸福的要死掉了。

    怪不得龙蓝说羡慕自己,确实,这样的幸福,只怕是玉皇大帝和王母娘娘看了,也会羡慕嫉妒恨的要命。有句话说只羡鸳鸯不羡仙,紫晓楠以前就觉得嫦娥好傻,为了升天偷吃了仙丹,结果抛下后羿一个人在人间,而嫦娥姐姐自己呢,一辈子守着清冷的月宫,孤独寂寥千年不化。

    如今紫晓楠觉得嫦娥岂止是傻,简直是傻透了,长生不老有什么意思,飞仙升天有什么意思,离开了后羿,她的生活就是一堆废墟而已。

    比如现在给紫晓楠一个回到现代的机会,她是决计不会要的,除非上天把龙龙打包成行李,让她带回去。

    “想什么呢?”见她窝在自己怀里也不说话,龙龙轻轻的摇了摇她,

    “没有,牛啊,这辈子我们都不会分开的是不是?”

    “难不成你想分开啊?只要你不想,我便不会放开你,当然如果你想,那我更不会放过你,天涯海角,至死相随。”

    就算是甜言蜜语也罢,是山盟海誓也好,反正紫晓楠是信了。

    “牛啊牛啊牛啊,我爱死你了!”抱着龙龙,她像个小疯子一样踮起脚尖亲吻他,当真是爱疯了他。

    “哈哈!”龙龙被她毫无章法的乱亲亲的心情大好,也学着她的样子,胡乱的回吻他。

    清晨的阳光投入温馨的室内,拉长了两个交叠的身影,夏已至,花园中百花齐放,烂漫无边,鸟儿啾啁嬉闹,一切都宁静安详,美好的让人沉醉!

    紫晓楠一直以为龙龙的武功天下无敌,就像武侠片里天下无敌的大侠一样,一举手一抬手,敌人就灰飞烟灭,连骨头都找不见,只是她猜错了。

    如果知道是这么惊险,她就不来了。因为几乎是台上的龙龙每中一掌,她的心脏就会被盾击一下,痛的无以复加,看别人面色如常,好似对此见怪不怪了。

    紫晓楠才返现,她以为无聊的比赛,大家却是都拿命在拼。1

    她不要他有事,她不知道和他对打的男人是谁,却在心里开始坏坏的诅咒这个男人手脚抽筋不能动弹,但是显然的她的诅咒并未显灵,第一轮的拳脚徒手比试,那些乱七八糟的招数她看不懂,也看不清楚,两人出手都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紫晓楠只能在两人任何一方受伤停下来的瞬间,稍微注意下龙龙的脸色。

    中了好几拳了,他依然面不改色,甚至嘴角勾着一抹谐谑的浅笑,看对手,满头大汗,气喘吁吁,比起龙龙的悠然自得来,对方显得狼狈不堪。

    “玉帮主,能和我周旋这么久,你确实不赖,不过这武林盟主的位置,你还不够格!”

    龙龙轻笑,满是戏谑。

    那男人好似受了极大的侮辱,挥着拳头就飞身过来,紫晓楠忍不住惊叫一声:“啊,小心!”

    龙龙不敢怠慢,对面的男人功力极高,虽然说身手不是很敏捷是他的弱点,但是若是这内功加上敏锐的身手,龙龙可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被他打的败下阵来。

    双拳聚气,他一个侧身,险险的避开迎面而来的拳头,胸口却不可避免的给拳风震到,步子往后推移了三步,随后飞身而起,挥拳反击。

    擂台上又打了起来,紫晓楠双手放在胸口,紧握住拳头,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擂台,一边的龙天然见状,安慰了一声:“晓楠,放心,这玉老头不是龙龙的对手。”

    “可是他挨打了!”他不是向她保证过,一个衣角都不会让人碰到的吗?

    “呵呵,这是在所难免的,这玉老头修炼那套武功,怎么也有三四十年了,不过他很快就会败下阵来,每一拳都用尽全力,这种只会蛮干的人,不成什么气候。”龙天然好整以暇的品评着擂台上两个对打的人,紫晓楠一听对方修炼了三四十年,更是心口一紧,一个劲的祈祷着龙龙不要受伤。

    第一场在她的紧张祈祷中过去,当那个男人高大的身子站在她的面前,在她眼底投下一抹阴影的时候,她的第一反应,就是狂扒他的衣服。

    “胸口受了一拳,很痛吧,我看看,还有腰上!”

    看着她紧张担忧的样子,龙龙心里溢出一股温暖的泉水,控住她胡乱作为的小手,按在自己的心口:“傻丫头,你想把你夫君当众扒光吗?放心,我没事,就他的拳头,比我师傅可差多了,棉花一样的。”

    紫晓楠一经提醒,才发现这周围都是人,而且都在看着她的手,她尴尬的扯着干笑环视大家一圈,又担忧的移回龙龙脸上:“还好没把你的脸打花,不然我和他拼命!”

    龙龙叹息一声,皮皮道:“看来我这个人,还没我这张脸来的重要!”

    “才不是!”紫晓楠轻捶了他一拳,嘟嘟着嘴巴道,“只是脸蛋要拿来给别人看的,花了就丢我的脸了。”

    “那身体呢?”他凑近她,居然在大庭广众下调戏她。

    她轻嗔一声,推了他一把:“没个正经!”

    “那你喜欢吗?”额头抵住她的,他完全不介意周围有成千上万的观众,因为在他眼中,只有她,别人都是摆设和空气而已。

    紫晓楠却是介意周遭的目光的,忙推开了龙龙:“别闹,这么多人。”

    “呵呵,那又如何,娘子!”他一步上前,把她揽入怀中。

    “咳咳!”边上,响起了一阵苍老的咳嗽声,紫晓楠忙娇羞的一?

高速文字手打 书包网 娘子为夫饿了章节列表 http://www.bokbao.com/xiazai/1392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