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言情都市 > 傲世武皇 > 第020章 这家伙绝对是个疯子

    起身踏步,江守直接朝着院外走去,心下更充满了斗志,他都不知道上次自己快把自己玩死了多少次,无数次面临真正的死亡阴影,这种压力对他也早没了负面影响,他甚至在感觉到诺大死亡压力时,都隐隐觉得兴奋。

    因为只有死亡下,他才能变得更强!

    不过让江守意外的是自己刚走到院门口,还没打开院门走出去,门户上就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楞了一下江守才伸手开门,也一眼看到了一个白裙飘飘,年约二十四五的秀美女子,这女子的容貌倒是远比不上苏雅那么让人****,但也是个小家碧玉式美人。

    “你是?”江守看一眼后才狐疑的开口,他的确不认识眼前女子。

    “你就是江守?啧啧~”在江守疑惑中,白裙女子却充满好奇的对着江守来回打量,打量几眼后噗嗤一笑,“虽然年纪小了点,肤色也有些黑,不过长得还凑合,难道苏师姐真的看上你小家伙了?”

    江守一怔,苏师姐?

    “我是内院的叶婉玲,是苏师姐让我来的。”白裙女子自报家门后才笑道,“你不请我进去?”

    “原来是叶师姐,请进。”江守神情一变,多了一份尊重,不是因为对方内院弟子的身份,而是苏雅让她来的。

    等两人走进院落,叶婉玲也再次把视线落在江守身上打量,这一次则是越看越诡异,看的江守都有些皱眉时叶婉玲才一拍素白的额头,无语的道,“江守,你是不是脑子里缺点什么啊?你为了救你父亲已经忍受了那么多磨砺艰辛,好不容易入了宗门,还成了杂役谷第八弟子,就算被古烈阳和高渐行再次戏耍的很惨,但你只要忍耐忍耐,至少还能好好活下去。”

    江守张了张嘴,没说什么,只是视线中满是坚毅,有些事他可以忍,但有些事他却绝不会忍!哪怕为此付出生命代价也无所谓。

    他就算忍了又如何?古烈阳已经摆明了说要整死他,而以高渐行的阴险,若是自己这次忍了,以后面对古烈阳的欺压他若撑了过去,古烈阳杀不死他,那么高渐行未必不会再起了对付他父亲的心思来威胁他。

    这是江守的逆鳞,只要有人碰触,不是他死就是敌亡!!

    “……”见江守默然无声,叶婉玲才苦笑着摇头,“好吧,你的倔脾气我倒也听过,而你已经发出挑战,也无法挽回了,我这次来也不是劝你的,只是才从高渐行和古烈阳那些家伙口里知道,你这么多年坚持原来是为了救父亲……”

    顿了一下,叶婉玲才再次道,“你把你父亲的情况说一下吧,我看有没有办法。”

    “恩?”江守这才一惊,而后狂喜,叶婉玲此来是特意来帮他的?

    狂喜中江守恭敬的向叶婉玲行了一礼,叶婉玲却笑着摆手,“不用谢我,要谢你谢苏师姐就行。”

    江守再次默然,沉默片刻才把父亲的情况对叶婉玲详细的解释了一遍,叶婉玲听着听着也陷入了沉默,沉默许久后才诡异的扫了江守一眼,“你父亲是武者么?”

    “不是。”江守摇摇头。

    “你父亲的确是中了毒,而这种毒若是一般人,绝不可能连续几年还没死,别说普通人,就是一般武者要不了几天就会死掉的。”叶婉玲再次开口。

    “如果我没猜错,你父亲中的毒是溟河草之毒,你知道溟河草是几品宝药么?四品!这种**就算通灵五重武者中了,一天内周身血液腐烂,血液变质,两天内除了皮囊,体内所有血肉骨骼也都会化为充满腥臭的蓝色液体,你父亲真不是武者?”叶婉玲的眼神却越来越诡异。

    江守则再次张了张嘴,大脑一片空白。

    “不是武者,那难道是他中溟河草之毒时,还在附近误吞过什么能压制溟河草毒性的宝药?这也不奇怪,不少毒物周围都有针对的解毒性宝物。”看江守愕然的样子叶婉玲才摇摇头,“又或者我想错了?你父亲中的并不是溟河草之毒,而只是情况类似?”

    江守也听得心下一片复杂。

    叶婉玲则继续道,“希望是我想错了,否则若你父亲中了溟河草之毒,恐怕就不是一般的麻烦了。”

    说着说着她的语速也变轻变慢了,“我回去再翻查一下典籍,不过我还是先说清楚,若真是溟河草,你这辈子都别想救他了,不是四品宝药之毒无药可解,是他已经中毒多年,若毒性不那么恐怖的一品**,几年后也能解,若是四品宝药之毒拖延几年,现在再给你一些针对性解毒丹药也别想救得起。”

    “中了溟河草之毒几年后还活着,咱们整个大元宗……,是了,大元宗三年一度的全宗大比,所有内外院弟子全部参加,好像最出众的一些超级弟子,都有会让人流口水的奖励,其中就有一种可以解除大部分毒性,确切的说那不是解毒丹,而是清洗人体所有负面状态的洗灵丹,主要是针对武者成长过程中吞服各种丹药宝药遗留的丹**毒,那种丹药是有希望救你父亲的。”

    “不过那种丹药的珍贵性,整个大元宗都无力产出,比一般的五品宝药还珍贵,通常都是为了栽培下一代核心弟子去二品宗门花大代价购买的,而且每一个武者都是急需的,谁成长过程里没吞服过药物?是药三分毒,积累起来就会让武者灵体变得充满污垢,影响突破,长老们轻易都吃不起,只有三年一度全宗大比,前三弟子才每人一颗。而前三弟子都是下一任宗主的竞争者,被人得到也不会给你的,他就算三年前得了一颗,这三年里只要吞过药物就还需要,所以除非你自己有能力去争取才有希望得到。”

    “但那不过是开玩笑,你半个月后能不能还活着都是问题,还谈什么全宗大比?咱们飘雪峰内门第一弟子,十年内都从来没在全宗大比中进过前十的,更别提前三了!”

    一句句话语叶婉玲讲的很慢,江守也听得很认真,越听,心下越沉。

    他这一刻真的懵了,更不断祈祷父亲中的千万别是溟河草之毒,否则只有三年一度全宗大比,全宗前三才能得到洗灵丹才有希望救治?

    全宗大比,飘雪峰内门第一弟子都从没进入过前十?而就是那样的洗灵丹,也只是有希望解除溟河草之毒,还不一定?

    懵了几个呼吸,江守马上就变得坚定起来,坚定而诚恳对叶婉玲行了一礼,“多谢叶师姐,不管我父亲的情况以后会变得怎么样,师姐大恩,江守一定铭记在心,而且就算他真是中了溟河草之毒,我也一定会争取到洗灵丹为他解毒!”

    这句话一开始江守还只是在诚恳的道谢,但说着说着江守的气势也为之大变,充满信心的话语掷地有声,惊得叶婉玲都猛地瞪圆了眼,傻傻看向江守。

    开什么玩笑,这小子在说什么?就算真是中了溟河草之毒,他也会全力去争取洗灵丹?那是整个大元宗这种一品宗门里的名门,三年才舍得买三颗的重宝啊!只有所有弟子全部参加的宗门大比,前三名才能得到,而江守的身份呢?一个杂役而已。

    “噗~”震惊之后叶婉玲猛地笑了,咯咯笑的花枝乱颤,更伸出小手拍了拍江守的肩头,“好志气,你的确是个很有韧性的家伙,……不过若是你都能取得全宗前三,那苏师姐会看上你也不冤了,至少不会再受气,能在那个家伙面前把他狠狠踩下去了。”

    江守愕然,叶婉玲的笑好像有点嘲笑的意思,但这没什么,不过她后面说的是什么意思?

    江守可不觉得苏雅是看上他了,那是瞎扯,苏雅应该只是一时可怜他,一时心软才帮他几次,但江守自身对苏雅却是充满了感激和尊重,所以也经常都在思索该如何回报苏雅的大恩,那苏师姐不会再受气?什么意思?

    “你不知道么?以前有个家伙是苏师姐有个初恋,两人虽然没发展多深,但他却为了攀附高枝,为了大罗宗宗主之女把苏师姐甩了,后来有次望山郡一品宗门百宗会武,苏师姐是去旁观,却遇到那个家伙逢人就说苏师姐以前一直倒追他,师姐还被那个天之娇女羞辱的不轻,所以她一直憋着气呢,要不然以苏师姐的美貌又有那么多追求者,哪里会到现在还单身。”叶婉玲再次娇笑着拍了拍江守肩头,真是满心诡异。

    她真觉得江守疯了……这小家伙根本不是正常人。

    正常人不会十几岁就徒步走遍那么多宗门,被那么多次拒绝后还坚持,哪怕江守是为了救父亲,但正常人拜过几次山门被拒绝后,再加上那么多冷嘲热讽,恐怕很快无奈放弃、输给现实吧。

    正常人更不会一重修为就和四重武者发动生死挑战,同样不会在听说了溟河草和洗灵丹后,还只是杂役呢,只呆了几个呼吸后就变得充满信心和坚定,掷地有声的说要去争取。

    这家伙绝对是个疯子!

高速文字手打 书包网 傲世武皇章节列表 http://www.bokbao.com/xiazai/16954/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