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神箓 > 松烟风云 第三十一章 李淮

    好雄厚的身家!

    陈汐拿起这枚毫不起眼的储物戒指,略一查看,心中不由一阵惊叹。

    这枚储物戒指只有十丈方圆的空间,明显品阶不高,但是里边却堆积着三千块灵气浓郁的灵晶,足足能够换到三十万颗元石!

    “这头蠢牛竟然储存了这么多灵晶,或许是为了日后冲击紫府境界做准备的吧?可惜,倒是便宜了我。”

    陈汐心头很亢奋,对松烟城一些大家族大学府而言,或许三千颗灵晶并不算什么,但对于自幼穷苦的陈汐而言,这笔灵晶绝对是一个天文数字。拥有这些灵晶,他完全可以购买诸多的法宝、丹药、武技、乃至于一切花销,而不必再为维持生计辛苦奔波。

    不过陈汐还是不打算辞掉灵厨学徒的工作,因为他早已答应清溪酒楼的老板杜清溪,三年内,只要不离开松烟城,就决不会辞职不干。

    人无信不立,为了眼前小利而毁掉自己的承诺,对于修士而言,无异于自毁道心。

    陈汐还记得四岁时,原本跟他指腹为亲的南疆苏家,派遣黄庭境高手十余名,立于天空之上,当着松烟城所有人的面撕毁婚契,背弃承诺,旋即飘然而去,而他和爷爷则遭到了无尽的嘲笑和讥讽,那种刻骨铭心的耻辱和痛苦,令他幼小的心灵遭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一辈子也不敢忘怀。

    也因此,对于承诺一事,他比其他人更为看重和在乎。

    “咦!这是何物?”

    陈汐目光不经意一瞥,在储物戒指的角落里,猛地看到一枚巴掌大小的奇怪东西,拿在手中一看,这才发现这一块形似钥匙的黑色玉佩,上边以古文书写着三个字——洞冥令。

    尝试了各种方法,没有发现这枚洞冥令的奇特之处,陈汐只得罢手,把储物戒指藏在怀中,抬头看了看天色,再不敢逗留,转身离开。

    一刻钟后。

    陈汐终于走出南蛮禁地,回到了密林中。

    “收获不错嘛。”

    躺在藤椅中假寐的季禺缓缓睁开眼睛,目光在陈汐身上一扫,仿似已洞悉了陈汐身上所有的秘密,轻笑出声。

    陈汐想了想今夜的种种遭遇,深以为然道:“只有真正的生死战斗,我才发现自己原来有那么多的不足,若非运气好碰到一头蠢笨的紫犀大妖,恐怕今晚就危险了。”

    季禺微微一笑,拎着青皮葫芦灌了两口烈酒,咂嘴说道:“这就是实战的好处,能够令你清晰地认识到自己的不足。走吧,天将大亮,咱们得回去了。”

    说话时,季禺随手一挥,下一刻两人已消失在原地不见,空气中只残留着一缕淡淡的酒香。

    ……

    李氏家族正厅,诸多闭关不出的长老,今日汇聚一堂。

    “吴管家,我李家三十名精锐护卫,修为个个都在先天初境,却死在一个只懂制符的废物手中,真是荒唐可笑!”

    说话的是一名黑须老者,他虽面容苍老,但肤色如玉,目光湛然,整个人散发着冷厉威仪的气息。他是李家修为最为深厚的大长老李凤图。

    噗通一声,吴管家跪倒在地,枯瘦的脸上大汗淋漓,嘴中不断颤声重复道:“老奴无能,老奴无能……”

    “一个月前,因为有将军府的洛冲和松烟学府的蒙空插手,李寒三兄弟惨死平民区,陈天黎的幼孙陈昊也随即逃离松烟城,这些我都可以原谅。”

    “但是,今日这件事我却决不会就此善罢甘休,为了得到紫犀老怪手中的洞玄灵,我李家这十年来已经付出太多了,这种失败我承担不起,整个李氏家族也承担不起!”

    大长老李凤图的声音低沉冷厉,蕴含着无尽怒气,大厅中的气氛愈发沉寂压抑起来,没人敢发出半点声音。

    “都是我的错,一直忽略了对陈汐的监视……”李逸真如坐针毡,额头汗水淋漓,神色愧疚不安,再无一丝族长的威仪可言,。

    “哼。”

    大长老冷哼一声,神色却是缓和许多,“此事罪不在你,为今之计还是要抢在三个月后的南蛮冥域试炼之前,早早把洞冥令抢到手中,否则此事一旦被龙渊苏家知晓……”

    龙渊苏家!

    虽只寥寥四个字,但却像一把重锤一般狠狠砸在李逸真心上,面色骤然变得极为难看,深吸一口气,咬牙说道:“大长老放心,哪怕动用一切力量,我也要把洞冥令抢过回来!”

    吱呀!

    就在此时,紧闭的正厅大门被打开。在座诸位长老皆心中一怒,谁这么大胆子竟敢擅自闯入正厅?

    砰!

    一个巨大的黑影砸落地面,赫然是被陈汐杀死的那头紫犀尸体。

    “紫犀老怪已经被杀了,那枚洞冥令应该落入了陈汐之手。”

    伴随着冰冷淡漠的声音,一道颀长的身影缓缓走了进来,他剑眉星目,长发披肩,踱步之间,一股惊人的煞气逸散而出。

    大少爷!

    他……他什么时候从祖屋中出关了?

    跪在地上的吴管家看到这名年轻人,心中不由一寒,跪在地上愈发不敢抬头了。

    此人正是被誉为李氏家族千年罕见的天才人物——李淮!

    三岁修炼,九岁进阶先天境、十三岁臻至先天圆满,在祖屋闭关四年,此时破关而出,必然已一举奠定道基,踏入紫府境界!

    见来人是李淮,在场诸人心中的怒气瞬间消失,长老们个个露出一抹微笑,在他们心中,犹如天之骄子一般的李淮,已具备参与正厅议事的资格。

    “父亲。”

    李淮朝李逸真微微颔首,便即坐在一侧,漠然不动。

    李逸真心中升起一股欣慰和自豪,有儿如此,李家未来的辉煌指日可待!

    “紫犀老怪也被陈家那个废物杀了?看来此子倒是成长起来了啊!”李凤图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声音中透着一丝惊奇。

    跪在地上的吴管家连忙道:“大长老果然目光如炬,据老奴观察,那小子不仅炼气修为已臻至极高境界,还修炼了一门高深的炼体功夫,也已进阶先天之境。若不早早诛杀,此子必成大患。”

    炼体先天?

    此言一出,在场之人无不露出一丝愕然之色。同阶之中,炼体流修者碾压一切炼气流修者,而在松烟城中,虽甚少见到进阶先天境的体修,但其威力却没有人敢忽视。

    “我这就去杀了他!”

    静坐不动的李淮突然开口,俊朗的眉宇间已是杀气重重,似是对陈汐的成长极为排斥和反感。

    李淮的反应似乎早在众人的预料之中,闻言,李逸真连忙说道:“淮儿,稍安勿躁。陈汐与龙渊苏家的婚约已经被毁,他再如何进步,也绝无可能娶到苏娇姑娘的。”

    “父亲,苏家曾答应过我们,以废除陈汐的修为作条件,以陈汐被羞辱致死为代价,苏家家主才答应把苏娇嫁给我的。如今此子气候将成,再不采取行动恐怕就晚了。”谈起这段还未达成的婚事,性情冰冷淡漠的李淮终于变现得像个常人一般。

    “淮儿说的不错,如今已经可以确定洞冥令落在了陈汐手中,既然如此,还是早早采取行动为好。”

    大长老李凤图略一沉吟,缓缓开口,“吴管家,此子现在居住何处?”

    “清溪酒楼。”

    吴管家连忙回答道:“自从上个月刺杀失败之后,那小子似是察觉到不妙,一直呆在清溪酒楼中。”

    “清溪酒楼?哼,一个跟将军府关系不错的破酒楼罢了,逸真,今夜安排一些人手,把那小子给我抓回来,若有人敢阻拦,杀无赦!”

    李凤图冷冷一哼,缓缓说道:“我要让松烟城所有人知道,得罪我李家,死亡是唯一的下场!”

    “大长老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李逸真肃然领命。

    “杜清溪没有那么好欺负的。”

    便在此时,悦耳叮咚的声音伴着一股清淡的香风从正厅门外飘了进来,袅袅娜娜,令整个大厅众人面色不由一变。

    大长老李凤图面色虽不曾变化,但心中却升起一股惊骇,谁?在自己的眼皮底下,竟有人躲在正厅外边偷听?这等修为又该达到何种地步?

    ——

    我很努力的在更新,望兄弟们也很努力地点击收藏一下下……

高速文字手打 书包网 神箓章节列表 http://www.bokbao.com/xiazai/1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