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神箓 > 松烟风云 第五十章 仙府纸笺

    第三更!求收藏、红票!

    陈汐从不认为自己是个修炼天才,可这种炼体速度依旧吓了他一跳,细细算来,他炼体总计才不到半年,便已从后天一举进阶至先天圆满境界,这种速度连他自己都差点不敢相信。

    “很惊讶么?你修炼的是我家主人传下的《周天星戮锻体之术》,又有庞大的玄冥煞气为支撑,这样的速度只能算作正常。”

    季禺淡然说道:“好好努力吧,相较于那些真正的天才,你这修炼速度也是不堪之极。尤为重要的是,你已经荒废了十六年的时间。”

    陈汐激动的心情平静许多,事实正如季禺所说,他自幼到大,虽说一直接受爷爷陈天黎的教诲,也修炼者家传的炼气功法《紫霄功》,可缺乏灵丹、元石的支持,他修炼的进境极为缓慢。而在四年前,由于要维持生计,他更是挑起重担成了一名制符学徒,在修炼一途上所花费的时间愈发稀少。与那些自幼便专心于修炼的家族子弟一比,要远远落后了许多。

    就像李淮,年龄跟陈汐相仿,可如今已是紫府境修为,原因便在于李淮拥有着数之不尽的各种资源,根本不用为生存的问题而奔波劳苦。

    “多谢前辈当头棒喝。”陈汐神色肃然,眉宇间尽是坚定认真之色。

    季禺笑了笑,从藤椅上站起身子,目光在水池一扫,说道:“还剩下将近五百斤玄冥煞气凝聚而成的液体,我帮你收起来。”

    说话时,他手掌一探,整座八棱形的水池猛地翻滚起来,旋即乌光一闪,已化作一盏犹如黑玉砌成的八角宫瓶。

    “其实这座水池便是一个八角宫瓶,布置此阵的修士,先已引煞之剑沟通天地煞气,而后以冰魄心莲孕养煞气,最后汇入八角宫瓶,历经万年,方才形成这一池子的玄冥煞气。”

    季禺侃侃而谈,显得极有耐心,继续说道:“不过由于这座化山聚煞大阵近万年来无人主持,其内的玄冥煞气逸散出去大部分,若非如此,这水池起码能够汇聚不下万斤的玄冥煞气。”

    “原来如此。”陈汐点了点头。

    季禺把八角宫瓶丢给陈汐,说道:“此物虽无他用,用来储存一些灵液美酒倒是不错,待你进阶涅槃境界,便可用其中的玄冥煞气凝结涅槃轮了。”

    陈汐小心把八角宫瓶装入储物戒指,目光不经意一瞥,看到水池原先所在的位置附近,赫然有着一座奇特的阵法图案。

    “这是?”

    陈汐走上前一看,这座阵法图案中央位置,有一个凹陷的槽口,脑海中灵光一闪,当即从储物戒指中拿出洞冥令,略一对比,恰可以完美无缝地嵌入其中!

    “哈哈哈。”

    季禺仰天长笑,“不错,正是通往剑仙洞府的挪移阵。在刚进入此处时,我便发现其中蹊跷。按我推断,此处阵法必然是由那位剑仙设下,为的便是搜集玄冥煞气!”

    陈汐着实有点不敢置信,原本他以为自己坠入深渊,就彻底与剑仙洞府无缘了,却没想到自己竟在这里意外地找到一条通径,真是峰回路转,柳暗花明啊。

    “走吧,百万年来我已见多了绝世剑仙,可无不饮恨在我家主人的洞府之内,我倒要看看,这位剑仙究竟是何人,其留下的洞府又有何妙处。”季禺悠悠说道,轻描淡写的声音中流露出睥睨一切的傲然气概。

    ……

    ……

    狭长漆黑的通道内,不时响起阵阵暴喝声,和恐怖的金戈相交的碰撞声。

    刷!

    太乙青莲刀化作一抹青幽虹光,狠狠斩碎一头煞气傀儡,杜清溪有些狼狈喘息起来,望着前方兀自咬牙战斗的端木泽等人,清丽的脸颊上此刻已是写满焦虑。

    这还是剑仙洞府吗?简直就是一片煞气傀儡的海洋!

    他们一行人在柴乐天的带领下,终于有惊无险地穿过赤炎山脉,在一个月的最后一天,凭借洞冥令,被三才挪移大阵传送进了剑仙洞府。

    本以为各种法宝秘籍已是垂手可得,却没想甫一进入这条狭长的通道,便遇上了一波又一波的煞气傀儡。

    这些煞气傀儡高大无比,面容丑陋僵硬,浑身缭绕着黑色煞气,左右手中各握着一把锋利巨剑,其剑法简陋粗鄙,但凭借其悍不畏死的气概,和坚硬如岩石的巨大体魄,在这狭长的通道内,简直如同一道钢铁洪流,横冲直撞所向披靡。

    “该死!这些蠢东西简直杀也杀不尽,咱们已经被困在这里两天了,若再这样下去,迟早要力竭而亡。”

    一脚踹飞身前的一头煞气傀儡,端木泽纵身一跃,躲过左右两头煞气傀儡的包夹,狼狈地来到杜清溪身边。

    此刻的端木泽,白衣染血,头发披乱,英俊的脸颊上蒙着一层病态的白色,眉宇间已是疲惫至极。

    “怎么会这样呢?我们的实力自从进入此地,便已恢复至紫府境,再不受南蛮冥域的限制,可是若想杀尽这些煞气傀儡,却根本没法做到,要不……咱们冲过去吧?”

    杜清溪也变得手足无措起来,说是要冲过去,可是当看到远处那密匝匝奔涌而来的煞气傀儡,自己也觉得希望极其渺茫。

    “冲?我看希望不大,”端木泽苦笑一声,旋即咬牙切齿地说道:“咱们原本有八条通道可走,偏偏柴乐天故意把咱们引上这条通道,若非如此,咱们何至于狼狈至此?”

    杜清溪皱眉道:“你现在的样子,跟柴乐天当日对待陈汐又有什么区别?不要把什么事情都推到别人身上。”

    顿了顿,杜清溪似乎也觉得口气有点重,无奈道:“利、衰、毁、誉、称、讥、苦、乐八条通道,咱们选了‘乐’字通道,便已被困到如此地步,若是选择‘苦’字通道,岂非早就死了?”

    端木泽嗤笑道:“我只是觉得柴乐天很荒谬,自认为名字中有个‘乐’字,就把咱们带上这条道,这不是瞎扯吗?”

    哗!哗!哗!

    三把巨剑夹着狂暴的气息,朝杜清溪和端木泽狠狠劈来,两人不敢再多谈,咬牙迎战而上。

    此时此刻,他们也只有如此苦苦撑下去。

    “这些该死的杂碎,老子受够了!”不就之后,远处传来柴乐天暴怒的咆哮,随即便见他猛地窜起身子,手掌之间蓦地出现一抹璀璨耀眼的光芒,随即被他挥手狠狠甩飞出去。

    “焚天两仪符!给我爆!爆!爆!”

    轰隆隆!

    刺眼的白光骤然照亮四周,一阵阵犹如惊雷般的爆炸在狭长的通道内响起,狂暴的气流恍如飓风一般,朝通道前方碾压而去,所过之处,一尊尊煞气傀儡就像冰融于水一样,焚化一空!

    端木泽怔怔地看着空荡荡的通道,半响才咬牙切齿道:“这个该死的混蛋,拥有焚天两仪符这等足以媲美两仪金丹境修士全力一击的宝贝,却到现在使用,真是用心不良啊!”

    “赶快走吧,一旦晚了,说不定就被苏娇他们捷足先登了。”杜清溪长松了口气,抹去额头的汗水,纵身上前。

    “噢。”想起剑仙洞府内的宝贝,端木泽也是不敢怠慢,急冲冲奔了过去。

    ……

    ……

    “想不到这条‘称’字通道内竟充满了各种机关,真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此次若非有苍兄的四灵玄武盾防御在四周,恐怕这次我等就被困在其中了。”

    另一条通道中,苏娇看着远处的出口,暗自松了口气,朝身旁的苍滨嫣然笑道。

    “哈哈,苏姑娘过誉了。”苍滨本在肉疼被毁去大半灵性的四灵玄武盾,闻言不由强颜欢笑道。

    “此次若能获得剑仙洞府的秘藏,必定要先让苍兄挑拣一件,以报苍兄的救命之恩,大家没有意见吧?”

    苏娇似是看穿苍滨心思,笑吟吟建议道。

    “那是自然。”“这的确是苍道友应该得到的。”其他人七嘴八舌地纷纷点头同意。

    苍滨的心情顿时大好,看向苏娇的目光火热中透着一丝敬服。

    “事不宜迟,咱们赶紧出发吧,莫要被那些人抢占了先机。”苏娇微微一笑,便即转身朝通道外行去。

    ……

    ……

    刷!

    陈汐睁开眼睛时,便已置身在一处空阔房间中。

    一张玉床、一方案牍、一个蒲团,除了这三件事物,房间中再无他物。

    这里难道就是剑仙洞府?也未免太简陋了一点,好像什么都没有啊……

    陈汐疑惑不已。

    “咦?”案牍前,季禺似是发现什么,惊咦出声。

    陈汐连忙凑过去,便看见,在案牍桌面上,赫然有着一张泛黄纸笺,其上写着满满的字迹。

    这些字迹肆意泼洒,纵横捭阖,一撇一捺皆如凌厉无匹的剑势,陈汐甫一观望,如潮剑意带着森然肃杀的气息,扑面而来,顿时浑身一僵,额头冷汗涔涔,急忙转头闭目,深呼吸一口气,才又睁眼继续看去。

    “与淮崖子论剑,顿悟人生四顺四逆之理,斩尘缘,破樊笼,自觉窥得剑道真谛,然偏执于剑,终成心魔,正所谓成也剑道,败也剑道……”

    只读了寥寥几行字,陈汐只觉一股厌憎烦躁的情绪冲荡胸腹,道心动摇起伏,忍受不住,再次闭眼不看。

    “这张纸笺乃是一个悟了剑之大道的剑仙所书,你境界不到,强自去看轻则神魂损伤,重则道心失守,还是莫要再看。”

    季禺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掀起陈汐心头一阵惊涛骇浪,只是留下的一张纸笺,便能令观看者道心失守?

    ——

    今天点击破2000,红票增加89张,收藏增加43个,按照约定,我会加更两章!

    不过,今天枯坐一天码了一天,实在太累,脑袋此刻已经发懵发胀,这两章容我明天和后天还上。也就是说,明天和后天除了保底的两章,还会各自多出一章。

高速文字手打 书包网 神箓章节列表 http://www.bokbao.com/xiazai/1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